逆行/がゃっこう。
安静挖坑,安静作死。
头像pid=53214216_5

【织中心】家长

织田作生日快乐!
匆匆忙忙的,可能bug很多……
背景是非常和睦的横滨√



“那个……织田作先生?”
“怎么了。”
“可不可以放开我啊……”
“很抱歉,不可以。你们会打起来的。”
中岛敦满脸郁卒,望向另一头的芥川龙之介。
“哼。”
“……哼。”

上午八时,晨练中的两个年轻人被某位前辈逮住了。一头红发、套着茶色外套的这位前辈抓着完美的时机加入了战局,三下五除二地把他俩制住了,然后左一个右一个地,拎着去见他们的另一位前辈。
四月的横滨海风吹得呼啦啦地响,一辆正经的白色面包车安静地停在不知何时画出的岸边的车位上。织田作之助把两个年轻人放了下来,问道:“你们能好好相处一段时间吗?”
冷静些许的中岛敦看了一眼满脸写着不高兴的芥川龙之介。
“……好吧。”织田作想了想,说,“这辆车是太宰托安吾借给我的,如果弄坏了的话……”
“哼。”芥川打断了他的话,“要走就快点。”
“那委屈你们在前排挤一下……”
望着芥川瞬间变得超凶的表情,中岛摇头:“织田作先生!办不到的!”
织田作这回没有接话,而是打开了车门,直接把两个年轻人塞了进去。面包车的前座还算宽敞,差不多可以塞得下两个僵硬的年轻人。
绕了半圈织田作坐上了驾驶座,说:“实在对不起,等会还会有其他的乘客。”
芥川一脸上了黑车的表情,隔着中岛瞪着说出这番话的司机。织田作掏出手机输拨出一个号码然后递给了芥川,接着发动了汽车,从这个海边的明黄色方格里倒了出去。
“喂喂,织田作?”
“……太宰先生。”芥川攥着手机。
“哦是你啊芥川君。怕你们晨练忘了时间就拜托织田作顺道去接你们了哦。”
“我不会忘记的。”
“嘛……”电话那头传来另一位前辈的轻笑,“我也相信你是不会忘的——今天可是重要的毕业典礼啊。”

“……说起来,为什么要搞毕业典礼啊?”
白色的面包车不紧不慢地穿梭在横滨的街头,中岛敦夹在闷声开车的织田作和一脸不耐烦的芥川中间,努力地寻找着话题打破这尴尬的气氛。
“大概是太宰他们认为你们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吧。”织田作这样回答道,“高中的毕业典礼,就是为毕业生打开踏入社会的大门而设置的。”
芥川冷哼一声:“难道不是你在太宰先生面前提起的吗?”
织田作握着方向盘沉默了片刻,说:“也的确是我提起的。”
“那……就是太宰先生的一时兴起吧?”
“也不算。夏目先生他们也同意了。”
“……啊?”
“一群人一边打麻将一边做的决定,”芥川一脸冷漠地看着中岛敦,“人虎,你在期待什么?”
“诶……但你不也很重视吗?!”
“谁说的?”
“喔,所以你们大清早的跑去打架……啊,芥川,可以开下你那边的车窗吗?”
白色的面包车,不知不觉停在街角的花店门前。

花店的门唰啦一声拉上了,门前蹲着一只眼熟的银毛在锁门。芥川不情愿地摇下了车窗,那个满头银发的中年人端起脚边的纸箱,向着面包车走来。
“哟,作之助……啊,龙之介和人虎也在啊。”
安德烈·纪德笑得十分灿烂,也自然而然地收到了芥川的瞪视。夹在织田作和芥川中间的人虎望向车窗外的那位退休了的海外组织领导人,问道:“纪德先生,今天不营业吗?”
“嘛,和米国佬他们约好了打麻将啊。”
“……还真是和睦啊。”
“哈哈。”纪德拍了拍怀里的纸箱,“作之助,这个放后面吗?”
“嗯,麻烦了。”
纪德拉开了车门,将纸箱放在了座位上。
“你说的乘客就是那个纸箱吗?”芥川望向织田作。
“龙之介,耐心一些啦。”纪德拉上车门,又晃到了前排的车窗前,“这是给还没上来的乘客们的小小礼物。”
“哼。”芥川扭头,直勾勾地望着前方的马路。织田作向窗外的纪德挥了挥手:“谢谢了,改天请你喝酒。”
“好啊我等着……哦对了,”说着纪德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张书册形的纸片,“或许你会需要。来来,龙之介,帮忙递一下。”
在芥川接过纸片递过去的时候,纪德突然坏笑着拍了拍芥川的肩,“龙之介,还有人虎,毕业典礼也要加油啊。”
在芥川反应过来之前,纪德飞快地收回了手,织田作也十分配合地发动了面包车,迅速地溜了。
“谢谢你啊,纪德先生!”中岛敦望着后视镜里的纪德,越过芥川向着车窗外这样喊道。
“人虎,我想打死你。”
“……为什么是我啊?”
织田作将纸片收进了外套口袋里,说:“抱歉了,再忍耐一下吧。”

白色的面包车这回停在了某个卖咖喱的西餐馆前面。织田作熄了火,打开车门,径直走进了西餐馆里。中岛敦努力地无视掉身边气压超低的芥川往窗外望去,不一会儿,就见织田作领着一群少年出来了。
“啊……是幸介他们。”中岛敦认出了那群少年。芥川兴趣缺缺地望窗外看了一眼,仍是一副不高兴的神情。
四个少年人,三男一女,围着中间那个西装笔挺的少年。织田作拉开了后座的车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年轻人们吵吵闹闹地挤进了面包车,看起来年纪最小的女孩子捧起了刚才放上来的纸箱。
中岛回头和他们打招呼:“你们好啊……今天是幸介君的生日吗?”
“是毕业典礼啦,幸介就要念大学了哦。”女孩子接话道,“然后明年是克巳,后年是优,接着是真嗣,最后就是我啦……哇,好漂亮的花!”
“咲乐,那是等会要给幸介的吧。”反戴着棒球帽的男生说道。
“就看看嘛。我毕业的时候也想要啊……哦不,请来一车!”
“咲乐你是要去结婚吗?”最年长的男生揶揄道。
“真是的!”女孩合上了纸箱,将它整个塞到了那个男生怀里,“我不如去和织田作说呢!织田作,一整车的花,好不好嘛!”
“好啊。”刚发动起汽车的织田作回答道。白色的面包车又缓缓地开动了。
“织田作,你太惯咲乐啦。”
“有吗?那明年这个时候,你要不要也……”
“不不不,还是不要了。”
“女孩子撒撒娇也没什么的吧克巳。”
“真嗣,你也太惯咲乐啦!”
一群年轻人就这么吵吵闹闹起来了,期间还夹杂着中岛敦的吐槽。怒气值噌噌地往上涨的芥川十分烦躁。偶然间瞥向开着车的织田作,却看见这个不苟言笑的男人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
“……哼。”看着芥川更烦躁了。

白色的面包车,钻进了某个中学附近的停车场里的明黄色方格里。后座的年轻人们早在中学门前下车,车里的乘客仍然还是黑着脸的芥川龙之介和瑟瑟发抖的中岛敦。
“哈喽,芥川君和敦君。”
“哇啊啊啊……太宰先生!?”
某个黑发的前辈笑眯眯地从车顶上探出了头。
“……太宰先生,您一直在车顶上吗!”
“怎么可能啦芥川君,只是觉得这个车棚的结构完美得不行,所以爬上去研究一下而已哦。”太宰麻利地从车顶上上蹦了下来,“织田作,谢谢啦。”
“也是顺路。难为他们两个挤了一路了。”
“没事啦,挤一挤增进感情嘛!对不对啊芥川君?”
“……哼。”
“好啦好啦,该下车了……诶织田作,你在写什么?”
车里两个年轻人回头往驾驶室的方向望去,织田作伏在方向盘上,在那张小纸片上一笔一划地写着什么。
“也没什么。”织田作停下手中的笔,却没有抬头,“‘恭喜毕业,在大学也要加油’,这样吧。”

太宰一左一右地拎着中岛和芥川,走过中学的门口。毕业典礼的日子,学生们伴着家长有说有笑地走进学校,度过他们在学校的最后一天。
“太宰先生,放开我啦。”中岛敦哀嚎道。
“不行哟,你们会打起来的。”
“哼,反正一会也是要打起来的。”芥川抱着胳膊,仍是不爽的表情。
“喂喂,芥川君,你真的有好好听我讲毕业典礼说明吗?就和幸介那样的哦,给你们发毕业证,然后再拍个照……”
“太宰先生,我不能接受!”
“嘛……就算是要打架,也不是你们俩互殴啊……”
中岛敦听着身旁两人的谈话,默默地偏过头,尽量无视掉一些家长们投来的关爱的目光。他往着涌向学校的人潮的方向看,看到了人群中那个熟悉的茶色外套。那个男人混在家长之中,混在横滨的未来和他们的父母之中,很快便消失在他的视野里了。



END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