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がゃっこう。
安静挖坑,安静作死。
头像pid=53214216_5

言白
云玩家偷偷表达一下这对西皮的好吃。

-
-
-
-

白起的屁股卡在他家小公寓的窗框里。
他自然是差点被李泽言扔出去了——当然他相信李泽言再怎么失了智都不会真把他丢下去。背后的万家灯火凝固着,好像无数双望着他的眼睛。耳边一点儿风声也没有,而冬日的寒意却也结结实实地将他封住了——就好比将他扒光了扔进冷水里。这到底是他最讨厌李泽言的地方。
李泽言西装笔挺,提着他揉得乱七八糟的领子,力道不轻不重,表情不咸不淡,看不出是喜是怒。他抬着头,挑衅般地冲着李泽言咧开了嘴,然后裂开了他嘴角的伤口。
“你多大了?”李泽言冷冷地开口,“还单打独斗?”
“比你年轻——不给啊?扔我下去啊。”白起乐不可支,装腔作势地将脖子往后...

【织中心】家长

织田作生日快乐!
匆匆忙忙的,可能bug很多……
背景是非常和睦的横滨√

“那个……织田作先生?”
“怎么了。”
“可不可以放开我啊……”
“很抱歉,不可以。你们会打起来的。”
中岛敦满脸郁卒,望向另一头的芥川龙之介。
“哼。”
“……哼。”

上午八时,晨练中的两个年轻人被某位前辈逮住了。一头红发、套着茶色外套的这位前辈抓着完美的时机加入了战局,三下五除二地把他俩制住了,然后左一个右一个地,拎着去见他们的另一位前辈。
四月的横滨海风吹得呼啦啦地响,一辆正经的白色面包车安静地停在不知何时画出的岸边的车位上。织田作之助把两个年轻人放了下来,问道:“你们能好好相处一段时间吗?”
冷静些许的中岛敦看了一眼满脸写着不高...

【Family Kaslana】我的老爹和老妹贼瘠薄不靠谱

3rd第八话的岳父巨可爱,遂给他配了受难的凯文酱。于是这是一篇世界观不明的凯文和琪亚娜是兄妹的玩意儿。感觉三个人凑在一起,凯文一定是最劳碌的那个【笑
本来我是想新年发的啊……但是懒。新年就开始怠惰,今年大概药完。
最后,这个游戏真的很好玩呀。

“你们自个儿烂在家里吧!劳资不做饭了!”

凯文•卡斯兰娜坐在离家不远的教会门前,回想起自己三个钟前像个小媳妇一般的发言,默默地捂上了脸。透过指缝望向一旁的超市购物袋——他绝望地闭上了眼。
起因就是五好青年凯文(被迫)去教会帮完忙累得像条狗一样爬回家,却发现吩咐给自己爸爸和妹妹的打扫家里卫生的事情——像以往一样,被无视得干净彻底。爸爸对着电视剧里的大胸御姐嘿...

2016瞎瘠薄乱写总结

辣鸡如我都不好意思自称文手……

今年三次元很忙,二次元还沉迷打游戏,早就已经是个废人了[邓摇.gif

今年……嘛,很明显,脑洞很多写出来的很少,文力越来越跟不上脑洞了……虽然就没跟上过。大概是因为今年看的书少了吧,懒得很又静不下心,积累的东西也就少了……怠惰啊。

翻了翻lo,今年基本上都在产BSD。翻了翻小本子,今年的梗也基本上是BSD。应该明年也会是这个状态吧,然后加个舰啊加个文AI啥的。不过明年的事情谁说的准呢搞不好又不知道跳到哪个坑去了。不过明年估计就会更忙了……

总之瞎总结一番,嗯。


1-2月

这个人不知道去干嘛了,也还没开始肝游戏。

然而一点也不现充啊到底在干啥...

【设定水完弃坑中】EVENING YOKOHAMA!!! 04

太中+敦芥。本篇又水了一章【
胡说八道的乐(ou)队(xiang)paro。
OOC,不科学,剧情拖沓预警。

“……你怎么在这。”
芥川随手关上了总裁办公室的门,隔绝了港黑的总裁森先生带笑的说话声。今天他看起来比平时还要不高兴,脸上挂着的两个黑眼圈也让他看起来比平时更嫌弃我了。
这天,福泽老师带着我和国木田前辈到港黑娱乐去参观。我起得稍微晚了点,没有赶上芥川出门——不过看起来他早早地就离开了。港黑娱乐就是芥川所在的娱乐公司,事务所的大楼矗立在横滨的中心地带。国木田前辈在学校门口载上我,在横滨的街道上兜兜转转了半个多钟,才到达事务所。
一路去到总裁办公室,刚走出来的芥川老远就看见了我。和穿着洋装的可爱的...

EVENING YOKOHAMA!!! 03

太中+敦芥。
胡说八道的乐(ou)队(xiang)paro。
OOC,不科学,剧情拖沓预警。
本篇是无聊的强行过渡【。

“‘黑之时代’……?”
我站在“Lupin”的吧台后,重复了一遍这个谈话中提到的陌生的词。面前坐着芥川、坂口先生,还有之后到来的织田先生和他的邻居纪德先生。这时四人表情各异,却齐刷刷地望着我。
“中岛——你连‘黑之时代’都不知道吗。”芥川这么说着,带着怜悯的表情。
“……那是五年前吧!”我十分没底气地辩解着,“五年前我还在山里呢!”
“到底是多么偏远的山啊……我在法国都有所耳闻哦。”企划书上的鼓手安德烈•纪德先生笑着这么说道。
“虽然已经过去五年了——但还是感到有些受伤呢。”
“嗯,我也有点...

EVENING YOKOHAMA!!! 02

太中+敦芥,本篇主要是敦芥。
胡说八道的乐(ou)队(xiang)paro。
OOC,不科学,剧情拖沓预警。

当我裹成球、艰难地挪到家门口之时,已经临近十二点了。我住的地方是离学校不远的有些年头的某单位宿舍,热水还是去年才开始供应的,暖气也没有装,冬天只能和室友挤在唯一装着暖气片的房间里过夜。不过租金实在是便宜,和室友分摊下来能省下一笔钱,勉强符合同门前辈的勤俭持家标准。
摸着冰凉的门把手,我哆哆嗦嗦地开了门——客厅的灯居然还开着。窄小的客厅(也顺便充当了饭厅)摆着简单的家具,很久没打开过的、以前的租客留下来的电视正放送着夜间新闻。
“咦……芥川,还没睡吗?”
我的室友芥川龙之介坐在沙发上,抱着暖水袋...

EVENING YOKOHAMA!!! 01

太中+敦芥。
胡说八道的乐(ou)队(xiang)paro。
OOC,不科学,填坑不定(划掉)预警。

我打了个哈欠——开足暖气的酒吧里温暖得让人犯困。今夜的酒吧“Lupin”人也少得很,即使是今年横滨的第一场雪也没法给这间巷子里的小酒吧带来多一些顾客。我望了望挂钟,还有半个钟头才是我的下班时间。
“怎么啦敦君,这之后有约吗?”
说话的是靠在吧台上的太宰先生,和在他旁边睡死过去的中原先生一样,是这间酒吧的常客。他们两人以酒吧驻唱为生,在没有工作的时候就会泡在这间没什么人气的小酒吧里。
我将续满的酒杯放到太宰先生面前,向他解释道:“没有啦,只是想早点回去。冬天的话,我的室友睡得很早的。回晚了吵醒他就不好了...

黄粱一梦

深夜自爆。
文SD的安吾&文AI的织和太。
捏造及OOC预警。

起因是这边的太宰治说要吃今日的特别菜单鮟鱇锅,就拖着刚补修完的这边的织田作之助来找他了。太宰一脸兴奋,织田一脸困顿,一个眉飞色舞地说着,一个迷迷糊糊地附和着另一个,恍惚间好像看到了那边的太宰和织田的影子。
神使鬼差地他就答应了,于是他们仨就坐在深夜的食堂里,围着一大锅食材。看着就十分鲜美的片成片的鮟鱇鱼排在锅的一边,切成花的胡萝卜点缀在菇和菜之间。织田随即就被香味唤醒了,很快加入了争抢食物的行列中来。
上一回见到这个火锅,大概也已经是那边的太宰提起那个可以用来自杀的豆腐之前的事了吧。他这么想着,摘下蒙上一层白雾的眼镜放在了桌边,...

赤发的咖喱妖精

织田作生日快乐!!
无cp,就是个胡闹的脑洞产物_(:з」∠)_
捏他内详w

-
少年——我们就姑且称他为作之助好了。总之就是这么一个少年,偏红的短发,茶色的眼眸,带着与年龄不符的淡漠的神情。在这条街上,他大概算是个名人:只要说出他的姓氏,恶徒、凶匪之类的,大概都会闻风而逃。我们就用他的名字来称呼他,以表明——他只是个少年罢了。

某时某刻,作之助坐在他常去的茶馆的不起眼的角落,背对着冷冷清清的桌椅板凳——并不是吃饭的时间,只是他工作结束后的消遣。作之助自己一个人生活,因此除开工作之外,他都是自由的——巷里的茶馆,是他消磨时间的去处之一。
他坐在窗边,面前放着盛着热茶的杯子,吃得很干净的咖喱盘子,以...

1 /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