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がゃっこう。
安静挖坑,安静作死。
头像pid=53214216_5

2016瞎瘠薄乱写总结

辣鸡如我都不好意思自称文手……

今年三次元很忙,二次元还沉迷打游戏,早就已经是个废人了[邓摇.gif

今年……嘛,很明显,脑洞很多写出来的很少,文力越来越跟不上脑洞了……虽然就没跟上过。大概是因为今年看的书少了吧,懒得很又静不下心,积累的东西也就少了……怠惰啊。

翻了翻lo,今年基本上都在产BSD。翻了翻小本子,今年的梗也基本上是BSD。应该明年也会是这个状态吧,然后加个舰啊加个文AI啥的。不过明年的事情谁说的准呢搞不好又不知道跳到哪个坑去了。不过明年估计就会更忙了……

总之瞎总结一番,嗯。



1-2月

这个人不知道去干嘛了,也还没开始肝游戏。

然而一点也不现充啊到底在干啥啊这个人……



3月

哇,BSD要开播啦,快快快产起来,四月是你的文野啊!

然而就写了两篇【。



__

我把织田作带回了家,身着和服的福泽先生有些诧异,但还是放下了手中的报纸从沙发上起身表示欢迎。一本正经的织田作君,您好您好,您就是太宰君的养父吧?这般说道。我心想完了完了,果不其然,被福泽先生瞪了一眼。福泽先生也一本正经地纠正着——啊啊,真是无趣。

这便是,我的监护人和我的友人之间的故事的开端。


没错就是个开端而已没有下文

起因是看了小说三感觉很鸡血,幼织为什么这么可爱啊prprpr→福织先生和织田作凑在一块说不定很有趣→不如再加个太宰,就是这样完全不讲道理的开了这个脑洞。

结果最后变成了太宰自己一个人唠唠叨叨……顺便一提这里的太宰,感觉还是受本体的影响很深的……



《请路过的杀手少年吃了两份咖喱》

“少年……”

少年抬起头,福泽就感到一种莫名地被年轻人嫌弃的老年人的心境。少年没有感情的茶褐色的眼眸,散发着细微的不悦的情绪。

“你的鼻子上……沾了咖喱。”

少年愣住了。

这倒是出乎福泽意料之外的反应——要是表情再丰富点,就有那么点像眼睁睁地望着猫粮被拿走的猫咪,就能被称为懵……不对,福泽觉得自己的想法十分危险。面前的少年则回过神来,将脑袋偏向一边,默默地揩掉了鼻头上的那一点咖喱,然后看也不看福泽,低下头继续吃着咖喱,还吃得比之前更快了。

看起来,就和普通的少年别无异处。福泽突然想起那日在拘留所少年对他说的话。

——我只是有点羡慕。

本质上,大概也是个普通的少年,退一步来说,也算是不那么普通的少年。


这一篇完全是因为幼织超级可爱才写的

关于幼织其实朝雾老师给的信息真的很少呢……所以自己稍微稍微地脑补了一下。后面没有一点解释地强行拔草也都是自己的妄想……



4月

说好的文野呢!零产出!

讲道理舰也是四月底(30号)入的,这个人这个月到底干了啥啊。



5月

五月病进行中。写了两个段子。



__

——他在人群中一眼望见那个身披羽织、满头银色的身影,便不由自主、甚至不顾一切地跟了上去,像追逐太阳的夜光虫一般,以至于太阳的光芒倏然照在他身上时,他反倒惊慌失措、无所适从起来,然后逃开了,再一次没入黑暗。


再看一遍想删掉的小段子[

也是没头没尾的。



__

某日,我在常去的自杀帮助小组的聚会之中,遇到了那个从未谋面的红发的男人。男人明显是第一次参加聚会,独自一人靠在远离人群的墙壁旁边,带着与我们这群失去生的希望的人所不同的、格格不入的神情,但融入我们之中,又没有什么违和感。


这是一个原著前日谈向的……开头?

后来有拓展,加了个标题:《这么优雅的一天我却没能死成》(from《九龙复古》),然后还加了点后日谈的脑洞……不过仍然没有产出来[[

脑补了一下织田作和太宰的相遇的一种可能性,但是想到最后却觉得堵得慌,写出来的东西也觉得都变了味……索性就让它是个小段子好了[你

这里的宰也比较偏向于本体……本体宰,或者说《人间失格》模式下的宰对我的影响挺大的,感觉每次写出来的宰都是这个样子……



6月

这个人沉迷女装扶她etc不过还没有这个胆写[喂110吗

小说二一直没来,于是复习了小说三。

幼织真的好可爱啊[



放学不该好好回家吗

江户川乱步叼着吃完的冰棍,百般聊赖地晃着腿。也就丢下值日的织田作之助跑出来买个冰棍吃,他就被险恶的横滨某党给逮住了。大概是福泽谕吉出差之前那次委托留下的小问题,也可能只是单纯地冲着他来——总有人想趁着银狼不在找他谈人生。乱步翻了翻白眼,推了推眼镜,向校门口望去。某个熟悉的红发少年正一前一后地背着两个书包,正若有所思地站在校门口。

织田作之助站了好一会儿,才往乱步刚才买冰棍的小卖部走去。门口的镇店之猫今天也一脸威严,近来的每天作之助都会和它深情对望一会儿,美名其曰:观察。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爱猫人士福泽谕吉并不敢把家养的猫留给两个活蹦乱跳的小兔崽子照顾。所以福泽不在的几天,作之助的观察对象都是这只花猫。乱步见作之助十分费劲地蹲了下来,与卧在废纸箱上的花猫“交流”了起来。乱步不禁笑出声来:放弃吧作之助,你是学不会高贵的福泽语的。


福泽先生身边的两个年龄至少减十的小天使。

完全不科学,脑子里想的也是如何把这两个人写的可爱一些[你



7月

这个人打游戏去了。零产出。


8月

这个人不好好补课开了一堆脑洞……最后却只有打鸡血的产物。

小说二到了,一口气看了两三遍想要抄写好词好句……但是四季的翻译太小言了我放弃了[。



__

酒保向我道别,然后和往常一样,问我今天写了什么。我答他:还是老样子,一个杀手的故事。想了想,又补充道:或许是两个。


纪织,杀手纪x作家织的强行he。

不知为何特别喜欢作家织这个设定……只要有脑洞基本都是作家织。大概是因为这是织的期望吧,想看到实现了自己的期望的织田作安安静静地过日子。



9月

这个人开学了,开了一个月脑洞啥也没写。



10月

哇这个月这个人是不是开窍了……后来想想,错觉啊,都是错觉。

总之这个月都在赞美骨头爸爸,黑时有动画啊,多好啊。



《Unlimited Singularity/无限的奇点》

“你有没有想过,正由于我抱着与你相见的希望——而你回应了这份希望,所以才先和你见面了呢。”


荧幕在这时黑了下来,整个空间寂静无声。他能感受到纪德坐在他对面呼吸着,那双眼睛在黑暗中等待着他的应答。



奇点是由两个人不断地读取对方的未来而产生的。

那么如果他停止去预测未来——这个奇点是否就不存在了呢。



荧幕像是要忤逆他一般重新亮了起来,会变成老虎的白发少年重新登场。他看着仍然是那副表情的纪德,说——那都是你逼的。

纪德的表情变得十分精彩。


大概是自己对纪织这两个人凑对的一种强行理解。脱开原著,这对的设定真的好吃啊……然而原著是脱不开的。

也算是强行HE吧,后面捏他了作家织怒写第二卷[蛤?



《后日谈》

作为一个新晋酒保,纪德还是挺上道的。
“小说的话,果然还是要有素材吧。”
“对啊对啊——所以‘幽灵先生’有什么高见吗?”
“嗯……比如说,‘作之助和坂口先生一起掉进河里你会先救谁’这样。”
“噗——”安吾一口威士忌没来得及咽下去,旁边不明真相的织田作望着纪德,一边好心地拍了拍安吾的背。
太宰满脸兴奋:“当然是跟着他们跳下去啊!”


庆祝黑时开播的有病的小段子合集。

玩梗玩得很开心。强行HE模式下的黑时后日谈,设定是港黑宰特务科安作家织和酒保纪。

这么平和的话,应该是不错的日常吧。但总感觉又有哪里不对。



《三人行》

他思考,他自身有什么样的理由留在这里呢?起初他是因为养伤而留下——伤好了,伤会好的,就算再次受伤,也终究会好的——独自一人奔驰在横滨的街巷之中面对暴力与杀戮,不需要安身之所,亦不需要与之相伴的人。长久以来,他都是这么想的。而织田与纪德的存在,却正与他的想法背道而驰。
但他却就这么住下来了,并且日渐习惯着现在的生活。就比方说夜晚——独自一人活着的时候,又什么时候有过这样安逸的夜晚呢?又什么时候能这样心安理得的怠惰呢? 
芥川龙之介这么想着,一边不受控制地打起了哈欠。他望着织田放下笔揉了揉手腕,却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IF芥芥的老师不是太宰←这样的设定。

这三个人真的很相似啊。

小标题取自织田作的《夜光虫》,上篇夜晚的姿势下篇晨间的构图……然而你倒是吐下篇啊?



《赤发的咖喱妖精》

妖精是为了庆贺而来。不知从何时开始,妖精便会在这一天到来,对他说出那句像是某种证明一般的话语。
而妖精一言不发的离去了——作之助觉得自己好像失去了什么,但内心却没有那种象征失去的失落之感。空了的茶杯很快被召来的店员灌满,赤色的影子淹没在澄清的茶水之中。窗外不知不觉已近日落,茶馆里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作之助喝着续好的茶,合上了面前的小说。他的生活,又将回到正轨之上。
然而有什么事情正在悄然改变着——

小说的下卷,安静地躺在他的桌边。

妖精是为了庆贺而来。
每一回,都会为他附上礼物。


一篇生贺,织田作&作之助。

大概是两条世界线交叉最后得出了一个世界线的HE。

含有自我救赎的意思……二卷之中有句话:“人是为了救赎自己而生的,在将要迎来死亡之际便会理解。”如果只是一条世界线的话,救赎的自己也没有未来,但如果是两条世界线的话,那么迎来死亡的自身便会救赎另一条线的自己。这条线死去的织田作默默地陪伴了另一条线的过去的自己,无形之中便给予了自己救赎←大概就是这样。



11月

这个人在玩文AI。



12月

这个人还在玩文AI。

安吾为什么还不实装![我活着好痛苦啊.jpg

想要写长篇,然后写完了设定就没下文了[



《黄粱一梦》

他忍不住笑了笑,拿过放在一旁的眼镜戴上。趁两人拿对方的呆毛和辫子来互相伤害之前,他问道——
这边的安吾是怎样的人呢。
隔着冷掉的火锅,面前的两人难得的沉默了。片刻,这边的织田叹了口气,说司书くん,其实我们并没有什么转生前的记忆。
拿起桌上的啤酒,黑发的织田接着说道——倒不如说我们拥有的只是对“关系”的认知罢了。太宰くん来图书馆之前,我也记不起我和他之间发生过啥,等他到来了,记忆才一点点地回来。
红发的太宰看起来有那么一丁点沮丧——安吾不来的话,感觉好像缺失了什么呢——不过呢,鱼片就都是我的了,司书きん一定也不会介意的。
他无奈地摇了摇头,真过分啊太宰くん。
和那边的太宰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面前的两人又拌起嘴来。他靠在食堂的椅背上,仰望没有打开的彩色玻璃吊灯。


文SD和文AI,完全不科学的司书安吾&文豪太宰织田。

灵感就是周日食堂特殊菜单安吾の锅。

露伴已经实装了,安吾还会远吗![安慰自己

大概是安吾不由自主地在游戏中寻找心理安慰……写完想了想觉得安吾应该不是这样的人。所以果然还是OOC了。



《EVENING YOKOHAMA!!!》


突然想到的乐(ou)队(xiang)PARO,表达自己是新旧双黑的一分几。

然而现在卡住了一时半会不知怎么接……



于是这个人怠惰的一年就要结束了。

希望明年会更好啊。

蛤,更怠惰吗?

别瞎给自己立FLAG。


逆行/砂架/绘绘

2016.12.31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