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がゃっこう。
安静挖坑,安静作死。
头像pid=53214216_5

EVENING YOKOHAMA!!! 02

太中+敦芥,本篇主要是敦芥。
胡说八道的乐(ou)队(xiang)paro。
OOC,不科学,剧情拖沓预警。


当我裹成球、艰难地挪到家门口之时,已经临近十二点了。我住的地方是离学校不远的有些年头的某单位宿舍,热水还是去年才开始供应的,暖气也没有装,冬天只能和室友挤在唯一装着暖气片的房间里过夜。不过租金实在是便宜,和室友分摊下来能省下一笔钱,勉强符合同门前辈的勤俭持家标准。
摸着冰凉的门把手,我哆哆嗦嗦地开了门——客厅的灯居然还开着。窄小的客厅(也顺便充当了饭厅)摆着简单的家具,很久没打开过的、以前的租客留下来的电视正放送着夜间新闻。
“咦……芥川,还没睡吗?”
我的室友芥川龙之介坐在沙发上,抱着暖水袋面无表情地看着我。芥川和我差不多大,是横滨某娱乐公司的练习生,专长是吉他,现在正在默默无闻地发育着。据说他一直在等着仰慕的前辈回来,因此一直没有参与公司的企划。
芥川总是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呃,或许只对我这样?一起住了快两年了,我还是不敢作死和他开开玩笑什么的。除开吃饭,我和他一起行动的时间也是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
芥川没有回答我的提问,反过来问我:“这么晚?”
“认识的客人带了朋友来……听他们多聊了几句。”我解释着,果不其然看到了他嫌弃的表情。我把身上的“护甲”剥下来,正想放到另一张沙发上,却看到了那上面放着的、写着“三个字”的文件夹。
“诶,芥川要参加企划了吗?”我将外套夹在了腋下,拿起了那个文件夹向他挥了挥。
“前辈,要回来了。”芥川转过头,又望向电视。前辈说得就是那个仰慕的前辈吧,看起来是要和前辈一起参加企划了——这么说来现在的芥川应该挺高兴……的?不过这么说出来,八成会被他瞪。
“可以看看吗?”我问。
芥川点了点头。
我满怀好奇地打开了文件夹。“EVENING YOKOHAMA”——大概是企划的名字了。看起来是要组建一个六个人的乐队,吉他手一职后面写着芥川的名字,排在最后面。我顺着他的名字往上看,鼓手应该是个外国人,贝斯手是坂口安吾……嗯?这个名字听起来有点耳熟;DJ一职后面跟着织田作之助——我突然有种奇妙的预感,我继续往上看两位主唱的名字。
“咦咦咦?中原先生和太宰……先……生……”
说着我感觉背脊一凉,抬头发现芥川正在瞪我。我战战兢兢地想要开口,却被芥川抢先了一步:
“中岛,你认识太宰前辈吗?”
“呃……太宰先生是店里的熟客……”我情不自禁地抖了一下。
“今晚,也在吗?”
“是……”我小声地回答道。
芥川噌的一下站了起来,走到我面前一把抢过了企划书,望着我,一字一顿地说:
“中岛敦。”
“……我在?”
他瞪了我好一会儿,最后说道:“我去睡觉了。”说着他径直走回了房,砰的一声关上门,还顺手锁上了。
暖气片装在他房间里……我愣愣地看向沙发,上面只剩下芥川压过的痕迹。
“卧槽!芥川我错了还不行吗!好歹给我留个暖水袋啊啊啊啊!”
“你吵死了!”芥川隔着门冲我吼道。

后半夜芥川还是大发慈悲地把客厅里裹着外套瑟瑟发抖一边在揭示板上问“室友知道了我和他最仰慕的前辈谈笑风生却不带他玩现在正在生我气我该怎么办急在线等”的我放进了房间。

隔天我十分心虚地早早地离开了家,上了一天课之后就往“Lupin”跑,甚至连晚饭都没有回去吃。然而当我换了衣服往吧台上一站,没过多久芥川就拉着脸走了进来。
“芥芥芥……芥川……”
芥川白了我一眼,拉开椅子坐了下来,转向旁边坐了有好一会儿的、带着眼镜的客人:“坂口前辈。”
点了威士忌的客人推了推眼镜:“是芥川君啊……好久不见。来找太宰君吗?”芥川点了点头,又望向了我。我把酒水单递给了他,然而他还是瞪着我。
“芥川你先冷静……太宰先生可能在工作……”我越说越怂,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他的表情。片刻,他才叹了口气,低下头看起酒水单来。
“芥川君,经常来吗?”一旁的坂口先生——我想应该就是企划书上的贝斯手了——对芥川这样说。我看着芥川拿着酒水单的手抽动了一下,听见他回答道:“不,我是第一次来。”然后他指了指我,“这家伙是我的室友。”
“是嘛。”坂口先生说着,“看来酒保君处在这个关系网之中却一直不知道呢。”
您真是一针见血啊!我悲愤地想着。芥川指了个度数比较低的酒,又瞪了我一眼。我赶紧转过身去倒酒。
我透过玻璃杯的反射观察起坂口先生来:坂口先生西装革履,座位旁边放着手提箱,一副出差归来的学者的模样,和我印象中的贝斯手的形象完全不一样。
不过说起来,太宰先生竟是芥川的前辈,真是完全意料不到的展开。这样看来,太宰先生也曾是训练生——搞不好已经出道了。不过我的领域并不是这方面,来横滨的时日也不算特别长,今天本想找个机会查一查,却一直在思考怎么面对芥川……
不过现在看来也没什么事了吧——我把针织杯垫放在芥川面前,将他点的酒放了上去。芥川依旧沉默着,坂口先生也在一旁安静地喝着酒,看起来两人的关系并不是很好。
想来芥川提起前辈,也一直是指太宰先生这个前辈。如今不只是太宰先生,就连坂口先生也要和他一起组建乐队了——怎么说,这大概就是心情复杂吧。
“中岛。”芥川喊我,随即抬起头来,正好对上我的视线。
“啥?”
“你能不能不要老盯着我。”
“啊,抱歉……”真的不知不觉地看了半天——我默默地低下头,装作我在很认真地擦杯子。


TBC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