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がゃっこう。
安静挖坑,安静作死。
头像pid=53214216_5

黄粱一梦

深夜自爆。
文SD的安吾&文AI的织和太。
捏造及OOC预警。



起因是这边的太宰治说要吃今日的特别菜单鮟鱇锅,就拖着刚补修完的这边的织田作之助来找他了。太宰一脸兴奋,织田一脸困顿,一个眉飞色舞地说着,一个迷迷糊糊地附和着另一个,恍惚间好像看到了那边的太宰和织田的影子。
神使鬼差地他就答应了,于是他们仨就坐在深夜的食堂里,围着一大锅食材。看着就十分鲜美的片成片的鮟鱇鱼排在锅的一边,切成花的胡萝卜点缀在菇和菜之间。织田随即就被香味唤醒了,很快加入了争抢食物的行列中来。
上一回见到这个火锅,大概也已经是那边的太宰提起那个可以用来自杀的豆腐之前的事了吧。他这么想着,摘下蒙上一层白雾的眼镜放在了桌边,面前的太宰和织田的轮廓也变得柔和起来了。他拿起温度刚刚好的冰镇啤酒喝了一口,看面前两人乐此不疲地抢食。人也好,食物也好,都美好得那么不真实。
深夜的食堂,暖光的壁灯安静地亮着。太宰和织田的争抢已经由鱼片转移到蔬菜上,而他已经吃了个八分饱。或许是太久没有接触过这样的氛围了,他晃着手中的啤酒,脑子里闪过一些已经很久不曾想起的东西来。
当他漫无边际地胡思乱想之时,太宰已经从争食中取胜,心满意足地调侃起织田来。战果惨淡的织田和太宰拌了几句,最后翻了个白眼,说太宰くん,要是这边的安吾在,可就要和你打起来了。
他忍不住笑了笑,拿过放在一旁的眼镜戴上。趁两人拿对方的呆毛和辫子来互相伤害之前,他问道——
这边的安吾是怎样的人呢。
隔着冷掉的火锅,面前的两人难得的沉默了。片刻,这边的织田叹了口气,说司书くん,其实我们并没有什么转生前的记忆。
拿起桌上的啤酒,黑发的织田接着说道——倒不如说我们拥有的只是对“关系”的认知罢了。太宰くん来图书馆之前,我也记不起我和他之间发生过啥,等他到来了,记忆才一点点地回来。
红发的太宰看起来有那么一丁点沮丧——安吾不来的话,感觉好像缺失了什么呢——不过呢,鱼片就都是我的了,司书きん一定也不会介意的。
他无奈地摇了摇头,真过分啊太宰くん。
和那边的太宰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面前的两人又拌起嘴来。他靠在食堂的椅背上,仰望没有打开的彩色玻璃吊灯。


坂口安吾睁开眼睛,镜框横在他眼前,隔断了昏暗的天花板。还是他所熟悉的公寓的天花板,茶几上放着的笔记本电脑的亮光投射在他的镜片上。他扶了扶眼镜,从沙发上爬了起来,后辈送的靠枕滚落到了地上。
滑了滑鼠标滑走屏保,电脑界面仍然停留在游戏界面上,梦里见过的食堂的景象平铺在电脑屏幕上。点开献立表,那锅熟悉的食材出现在眼前。他揉了揉眉心,随手切回了首页,助手织田说着设定好的游戏语音,一动不动地呆在屏幕的那一头。
还是换个助手吧。他这么想着,点开了司书室。屏幕暗下去,右下角的白条闪动,很快助手织田又带着司书室的背景出现了。鼠标指针放在助手变更上的一刹那,游戏语音又响了起来:
“无论安吾是怎样堕落的人——都不要放弃他啊。”
坂口安吾坐在他公寓的沙发上,靠枕还在他脚边安静地呆着。他看着屏幕暗下去,游戏的BGM仍然平静地播放着。漆黑的屏保再一次出现,又一次将他包裹在了黑暗之中。
他合上了电脑,游戏的BGM很快便戛然而止。捡起地上的靠枕,桌边的手机振动了起来。他拿起手机打开,那个不知道何时又搞到了他新的手机号码的家伙给他发了短信:

安吾!我有事要和你谈谈。
所以请我吃饭吧?
大冬天的果然是火锅啦,鮟鱇怎么样w

坂口安吾往沙发上一靠,手上飞快地打起字来。

——真过分啊,太宰くん。

END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