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がゃっこう。
安静挖坑,安静作死。
头像pid=53214216_5

赤发的咖喱妖精

织田作生日快乐!!
无cp,就是个胡闹的脑洞产物_(:з」∠)_
捏他内详w


-
少年——我们就姑且称他为作之助好了。总之就是这么一个少年,偏红的短发,茶色的眼眸,带着与年龄不符的淡漠的神情。在这条街上,他大概算是个名人:只要说出他的姓氏,恶徒、凶匪之类的,大概都会闻风而逃。我们就用他的名字来称呼他,以表明——他只是个少年罢了。

某时某刻,作之助坐在他常去的茶馆的不起眼的角落,背对着冷冷清清的桌椅板凳——并不是吃饭的时间,只是他工作结束后的消遣。作之助自己一个人生活,因此除开工作之外,他都是自由的——巷里的茶馆,是他消磨时间的去处之一。
他坐在窗边,面前放着盛着热茶的杯子,吃得很干净的咖喱盘子,以及某本小说的上卷和中卷。作之助没有什么爱好——硬要说的话,咖喱算得上一个。辛辣口味的咖喱,或许与他冷静淡漠的性格不相符,但他的确热衷于这种食物,并在工作的间隙,访遍坐落于这个街道上的大大小小的、卖咖喱的地方,最终找到了这么一家奇异的、供应咖喱的茶馆。
他端起茶杯喝了口茶,再给面前摊着的小说翻了个页。茶馆里安静得很,门前挂着的风铃发出细微的清脆的声响,零零星星的店员们坐在馆里的各处休息着,偶尔传来茶水注入杯子的声音。
实际上这一天他没有要做的工作——他已经在这个茶馆里待了大半天。面前的小说,也不知道读了有多少遍了——虽然读多少遍,都仍然是一部有趣的书,无论如何都找不到的下卷,也无时不刻不在牵动着他的内心。
他给自己放了假,却不知道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可以做。

“你好,作之助。”
沉浸在阅读之中的作之助抬起头来,盛着半杯茶的杯子映出模糊的赤色的影子。有什么人背对着他坐在了他身后的那张桌子上。
“你好,妖精先生。”
身后的人——是个男人,自称为妖精。不知何时起,每年的这一天,妖精先生就会来到他身边,伴着宽阔的背影和一头与他相似的红发。作之助从未见过妖精先生的真面目,但直觉告诉他有什么事情一旦被戳破,妖精先生就会随之而消失。
往常他大概是不信这些的,可能是妖精先生施了什么魔法——有什么东西盘桓在他心中,他问不出口,也无从寻问。
总之就有这么一个妖精先生,每年的这个时候,作之助都会和他聊一聊。
“今年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吗。”妖精先生这么问道。
作之助想了想,说了他遇到的另一个男人和另一个少年的故事。那两个人,都是及其令人印象深刻的,现在大概也一同在这条街的另一面奔走着吧。
“有点羡慕他们。”作之助端着茶杯,赤色的影子随着他的动作翻滚着。
“怎么说?”
“……”
作之助盯着茶杯,不知从何回答。茶馆里安静得像是时间静止一般,铃叮的风铃和流动的茶水声,都变得渺远起来。身后的妖精像往常一样沉默着——妖精从不提及自己的事,而是倾听者,等待作之助的诉说。
良久,妖精岔开了话题:“往常你没有读书的习惯呢。”
作之助放下了茶杯,望向翻开的小说。破旧的书页、斑驳的字迹,勾起了他对这部书的回忆。他向妖精说明获得这部书的经过,表明寻不得下卷的遗憾。
接着,他提起了那个不久前遇到的奇妙的男人——那个冲他搭话、和他聊起这部小说的男人,大概就和身后这位妖精一般,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令他相信某些事物的能力。
“他说——由我来写,这部小说的下卷。”
“那么,你的回答呢?”
“……我不知道。”作之助向妖精诉说着,却望着书页短暂地走了神。
少年的人生,其实简单至极。日复一日的工作,占据着他人生的意义——他没有别的事情可做,也没有想到别的事情可做。
而那个男人,给他指了人生的另一条路。像是望到了那条路上的风景,他的思维也随之开阔。他开始思考以往不曾思考的事,寻求着这其中的因果与虚实。有什么事情正在悄然改变着。
于是他问妖精——

“我有没有资格,成为那样的人——成为那样描写人类的人呢。”

妖精依然缄默不语。赤色的影子,停留在茶杯的反光之上,仿佛跟着停滞的时间一同凝固了。

妖精是为了庆贺而来。不知从何时开始,妖精便会在这一天到来,对他说出那句像是某种证明一般的话语。
而妖精一言不发的离去了——作之助觉得自己好像失去了什么,但内心却没有那种象征失去的失落之感。空了的茶杯很快被召来的店员灌满,赤色的影子淹没在澄清的茶水之中。窗外不知不觉已近日落,茶馆里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作之助喝着续好的茶,合上了面前的小说。他的生活,又将回到正轨之上。
然而有什么事情正在悄然改变着——

小说的下卷,安静地躺在他的桌边。

妖精是为了庆贺而来。
每一回,都会为他附上礼物。


-
青年——我们就姑且称他为织田作好了。这么一个青年,与年少之时相比,约莫只有阅历之上的改变。现在他默默无闻了,兢兢业业地做着他的工作,却也总有不顺意的时候。我们用他的绰号来称呼他,是因为——他所珍视的人们,都是那么称呼他的。

“我小时候,遇到过一位妖精。”织田作这么说着,想了想又补充道,“大概是咖喱的妖精吧——我其实没有见过他的真容。”
“织田作!那只是你的臆想啦,哪有什么妖精啊!”
“不,妖精是存在的……说起来,好痛啊,幸介。”
“织田作……很想吃咖喱吧。”
织田作将视线从面前的孩子移向靠在墙边的友人。摘掉了右眼上缠着的绷带的友人,套着茶色的外套,靠在墙边冲他笑着。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的确。”他这么回答着,惹得身边几个孩子笑了起来,随即他认真地澄清道,“但是妖精,是存在的。”
“我相信哦,织田作。”抱着图画本坐在一旁的女孩子这么说着,满含期待的眼睛望着他。
“那么——我来给你们讲个故事吧。”

织田作之助用他那只没打石膏的手握着盛着温水的玻璃杯,杯壁上倒映出了熟悉的赤色的影子。


END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