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がゃっこう。
安静挖坑,安静作死。
头像pid=53214216_5

【纪&织&芥】三人行

如题所言,有关于这三个人的一种妄想。
脑洞一开就瞎写【。
通篇私设,无cp粮食向。


夜晚的姿势

芥川摊在沙发上,望着那端的织田和纪德挤在窄小的饭桌边写信。陈旧的电扇在头顶上吱呀吱呀地转着,将吊灯投下来的光搅得乱七八糟。他想着换个姿势避避风,却一不小心碰到了他今晚新添的伤口。
折腾了半天,芥川仍摊在沙发上。窗外还在下着雨——这种恰好能把衣服黏在皮肤上的雨,大概是要无休止地下个一整夜。今夜他在这雨中,第二次带着伤踏进这个屋子。他本想就这么若无其事地溜进自己的房间(虽然好像没什么必要,但他就是莫名地心虚),独自面对凝结的伤口和被雨水打湿的外衣,结果刚进门,就被这两个人给逮住了——他想这两个人定是和往常一样,在他进门前的一刹那就已经商量好怎么对付他了。
实际上,新添的伤,是他最不擅长处理——或者说压根不会处理的伤。被目标的手下围堵的过程之中,虽然罗生门突破重围穿透了目标的胸口,但他也因此收到了暗处狙击手射过来的子弹的问候。
他一直认为,枪支是愚者的武器——然而他每一次都栽在枪支上。至于把他摁在沙发上处理伤口的那两个人,也都是用枪的好手。对上纪德那半个屋子的军械,或者是织田那两把保养得当的旧手枪,虽然不是很想承认,但他的确是没有胜算。
不是很严重的伤,但也需要休养一段时间——不久前织田处理完他的伤口,这么对他说,而后又随着纪德回到饭桌边写信。因此他也难得能观察到这两个人没事干的夜晚在做什么。这两个人在家的时间算不上多,就算是在他也只是缩在自己的房间里,只了解他们夜间活动的大概。写信倒不是今夜一时兴起,不过往常也没有什么固定的时间,大概就是闲着没事的时候写一下。此外还有把酒言欢这样的活动——也没有言欢,就是两个人静静地喝酒,在他无法看到的境界之中聊着什么他无法得知的东西。
起初他被这两个人捡回来的时候,还是有些诧异的——横滨的街巷之中流传着的令人闻风丧胆的他的两位老前辈,住在一起姑且不论,相处竟如此地融洽。后来时间一长,他又觉得这副光景那么地自然和谐——因异能的无比相似而相识的两人,若不是厮杀至两败俱死,就该是像现在这样的相安无事。
那么夹在这其中的他呢?他思考,他自身有什么样的理由留在这里呢?起初他是因为养伤而留下——伤好了,伤会好的,就算再次受伤,也终究会好的——独自一人奔驰在横滨的街巷之中面对暴力与杀戮,不需要安身之所,亦不需要与之相伴的人。长久以来,他都是这么想的。而织田与纪德的存在,却正与他的想法背道而驰。
但他却就这么住下来了,并且日渐习惯着现在的生活。就比方说夜晚——独自一人活着的时候,又什么时候有过这样安逸的夜晚呢?又什么时候能这样心安理得的怠惰呢? 
芥川龙之介这么想着,一边不受控制地打起了哈欠。他望着织田放下笔揉了揉手腕,却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tbc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