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がゃっこう。
安静挖坑,安静作死。
头像pid=53214216_5

【BHYR】燃 改二

很久之前的短篇的后续,大概烂尾了【喂
灵感源于某MMD。
弃坑也有一段时间啦,不知道能不能填完_(:з」∠)_






눈 감아 내게 안겨 내일은 또 없으니까。
闭上眼睛拥我入怀,因为我们没有明天。

我在画昨晚画到一半的稿子——男A终于把一直撩他的女B带回了家。昨晚断开的地方正是翻云覆雨之处,浑浑噩噩地一觉醒来,只想随便糊两笔直接事后烟。想到这我望向往常放烟盒的地方,接着才反应过来烟盒早已空了半个月,也只能握着笔烦躁着。揉了揉脑袋,揉出一手汗,我想着既然是画黄漫,就得画得和美少女飙车打架一样认真敬业。

我抖着腿,画着画。门吱呀一声开了,一阵轻快的脚步声传来。趁着我画完一条长线,两条纤细的胳膊搭上我的肩。一股厚重的脂粉味儿,夹杂着令人怀念的烟味儿。我继续画我的画,那双弹过琴夹过烟,现在也终于用来撕逼打架的手,正捏着一叠薄薄的信件。我抬头瞄了一眼,瞧见了电费单,又低头继续画。哗啦哗啦,那叠信翻到了头,那双手的主人挑出了最底下那张,麻利地拆开了,然后凑在我耳边轻声说:

“‘给B.H.老师’……呢。”

“啧……到底哪个混蛋把我住址抖出去了。没法住了。”

她埋在我的颈后,大概是笑了,那叠信码整齐放在了我的桌边。肩上的重量蓦然一空,那股乱七八糟的味道却没有跟着离去。我随手丢了币笔,回头望着她进了厨房。拿起那封拆开的信,看了一眼,便被那强烈的情感所灼伤。年轻人——大概是年轻人,期盼着的那个《炽焰之心》的作者B.H.,早已被出版社榨得连烟钱都不剩。

仿佛受到某种刺激,我扔下信,又重新拿起了笔。未来着实看不到头,但生活还是要继续下去。她似乎心情不错,挥舞着锅铲,哼起了老歌。那些青春啊,狂放啊,刻骨铭心,历历在目。

情不自禁,跟着哼了起来。笔下的社会形色,也不由得青涩起来。

TBC【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