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がゃっこう。
安静挖坑,安静作死。
头像pid=53214216_5

【福织】请路过的杀手少年吃了两份咖喱

愉快地投喂自己w

小说三卷衍生,应该还是挺欢乐的。

另外,真实cp为咖喱织(严肃)。

 


 

 

机缘巧合之下,福泽谕吉在某个没有带着名侦探的午后,见到了那个在一家餐厅门前徘徊的少年。仍然是那副打扮,偏红色的短发似乎长了一些。少年正望着餐厅橱窗上贴着的广告,似乎正在思考着什么。

“少年,这么快就逃出来了吗。”

“……因为咖喱实在太难吃了。”

红发的少年转头望向福泽,那双原本空无一物的茶褐色眼眸里,现在福泽却可以看到……一盘咖喱。还真是喜欢咖喱啊,现在大概也正在思考着要不要进店去吧。福泽刚把活蹦乱跳的名侦探送到委托人手里,又被遣出来给名侦探带饭,现在他自己腹内也是空空如也。福泽看了一眼广告,找到了任性的名侦探要吃的东西。他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问了面前的少年:

“要不要一起吃个饭?我请客。”

少年平静的眼眸带着些许诧异望着福泽,然后他问可不可以要两份。在这之后他还要去工作,大概是没有时间吃晚饭的。

“……两份咖喱吗?”

“嗯。”少年坚定地点点头,回答道。

福泽看着少年的眼中难得地闪着某种情绪的光芒,不禁暂时忘记了面前这个少年杀人如麻的事实。

 

 

很快少年要的两份看起来非常辣的咖喱和福泽要的拉面以及给某位侦探带的一些甜食就送上来了。少年选了一个很合适的位置,即使最近福泽在横滨名气大涨,坐在这个位置埋没于人群之中,也鲜少有人能认出他来。少年大概是饿极了,拿起勺子就开始吃,福泽想起菜单上写着的什么“地狱级的辛辣口味”,再看看放在一旁打包好的给侦探的甜食,深刻地思考了一会儿是不是现在的年轻人的口味都那么重,他光是看到这些东西就觉得胃在抽痛。

福泽看着少年以风卷残云之势吃掉了第一份,拿起桌上的水杯咕嘟咕嘟地灌了几口。少年吃饭的表情也是极为平静的,但福泽总觉得少年现在散发着一股由内而外的幸福的气息——真是货真价实的咖喱控啊。等少年将水杯放下,将另一份咖喱摆到面前,正准备继续扫荡的时候,福泽开口:

“说起来,少年,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少年举着勺子,看了一眼福泽,答道:“织田,织田作之助。”

作之助吗。福泽暗暗将这个名字记下。他再一次打量起眼前的少年来:看起来比传闻中还要来得年轻,不去与那双令人不舒服的眼睛对视的话,就是个带着些许孤独气息的普通的少年——但福泽知道此时少年揣着那两把保养得宜的旧手枪,只要他抽出来射击,就必定会命中他的目标。他也有揣测过少年的来历,揣测过少年究竟是如何来到这座城市的——与少年为数不多的交流之中,福泽已经听出了少年微妙的关西腔。

“少年,为什么要做杀手呢?”

吃着第二份咖喱的少年放慢了将咖喱往嘴里塞的速度,嚼着饭含糊不清地说着:“因为没有别的事情可做。”这个回答倒也处于福泽的意料之中,看起来独来独往的少年的确也只是为了生存而走上这条道路。

“那么少年,你的家人呢。”

沉默地吃着咖喱的少年,过了很久才抬起头望向福泽:“我不想说。”随后又埋头于面前的咖喱。有意无意地,少年加快了吃食的速度,大概是想尽早地结束这顿饭了吧。

“抱歉,无意冒犯。”

福泽看着狼吞虎咽的少年,最终还是将心底的好奇压了回去。他望着少年,看了好一会儿,筷子在吃剩的面汤里转了几周。最后他还是忍不住了。

“少年……”

少年抬起头,福泽就感到一种莫名地被年轻人嫌弃的老年人的心境。少年没有感情的茶褐色的眼眸,散发着细微的不悦的情绪。

“你的鼻子上……沾了咖喱。”

少年愣住了。

这倒是出乎福泽意料之外的反应——要是表情再丰富点,就有那么点像眼睁睁地望着猫粮被拿走的猫咪,就能被称为懵……不对,福泽觉得自己的想法十分危险。面前的少年则回过神来,将脑袋偏向一边,默默地揩掉了鼻头上的那一点咖喱,然后看也不看福泽,低下头继续吃着咖喱,还吃得比之前更快了。

看起来,就和普通的少年别无异处。福泽突然想起那日在拘留所少年对他说的话。

——我只是有点羡慕。

本质上,大概也是个普通的少年,退一步来说,也算是不那么普通的少年。

 

“少年,我想搞一个武装起来的侦探社……你有没有兴趣加入?”

他脱口而出。

红发的少年仍然吃着饭,没有看向他,也没有回答他。

 

 

 

 

“所以说——织田作,你有没有兴趣加入武装侦探社啊。”

“嚓”的一声,他把他坟头的杂草拔了下来。拍了拍那方朴素的碑上的灰,他站起身来。身后站着的青年,老样子周身缠着绷带,双手插在兜里,那双狡黠的眼睛正望着他。

“太宰……你刚才说啥?”

“我问你有没有兴趣加入侦探社啦。”

他有些恍惚。

那方的太宰接着往下说:“织田作的能力这么优秀,屈才去做咖喱实在是太浪费啦……”

“不啊,‘天衣无缝’在煮咖喱的时候,还是挺好用的。至少在它糊掉之前我能把火关掉——不过现在有了经验,也能凭感觉来了……太宰,有什么问题吗。”

太宰望着他:“真是败给你这个咖喱控了……你怎么不和咖喱殉情呢。”

“可以吗?但是浪费食物不好啊太宰。”

“唉……”太宰摊手,“算了,就当我没说。”

“我觉得,”他看着那方墓碑,上面只有简单的“织田作”三个字,“做我现在做的事,就挺好的了。”

脚边传来一声细微的猫叫,一只黄白相间的花猫正蹭着他的裤腿。他俯下身把猫抱在怀里,看着猫满意地蹭他的衬衫。

“啊啦,织田作,居然养猫了吗?”太宰好奇地凑过来。

“嘛,那几个孩子心血来潮养的,后来就撂在一边了,干脆就抱过来养。”

“啊,抱着猫吃着咖喱,这种悠闲的生活还真是令人羡慕啊……平静得想要和着一大瓶安眠药吃下一盘辣咖喱呢。”

“你想吃的话随时可以来,只是没有安眠药这种东西。横滨的药店,这种东西还是比较难买的呢。”

“那,就什么时候带着敦君镜花酱他们去好了。要激辣的咖喱哦?最好辣到升天那种,吃完就能在眼前浮现白雪皑皑的富士山之类的幻觉,然后暴毙而亡什么的……想想就觉得很兴奋呢!”

“好啊,你喜欢的话。”

他最后看了一眼他的墓碑,便随着陷入某种奇怪的亢奋状态中的太宰离开了。

 

 

——再一次,拒绝了。

他在厨房里忙活,煮着一锅放着喜悦的辣椒的咖喱。今天他的小店被某个闻名横滨的侦探社包场,菜单便是店内的招牌激辣咖喱。做着咖喱,难得地他想起一些往事——某个男人曾经请他吃了两份咖喱,那是他至今还未能做出的美味。那个男人问了他同样的问题,问他愿不愿意加入男人的麾下,一同保护那个天才侦探。他认真地拒绝了,并趁着男人蹲下来喂餐厅门口的野猫的时候,转身离去,与男人背道而驰。

直到今时今日,死里逃生,仍然未曾再见那个男人。

将白米饭自饭锅里舀出,放在盘子里,再细心地将煮好的咖喱慢慢地倾倒在上面。起初只是抱着做做看的想法,时至今日他已经做得相当熟练了。盛完最后一份咖喱,挂在门口的风铃晃悠着响起,一群吵吵嚷嚷的家伙就这么走了进来。为首的缠着绷带的青年径直走到了厨房门口,踱进来冲他打了声招呼:

“呀,老板。”

“喔,来得正好。”

青年帮着他把咖喱端了出去,一群人听着青年的介绍露出了惊恐的神情。青年笑眯眯地说着诸如“吃不完老板会把你们丢出去”这样的话,他无奈地澄清着,视线穿过人群,落在他蹲在门口作为吉祥物的猫上。

穿着和服的那个男人,正在与他的猫对视着。过了一会儿,才从袖中摸出一条小鱼干,举到猫面前晃来晃去。他的猫认认真真地履行着职责,不为所动。

 

“社长……我想那只猫,应该比较喜欢吃咖喱。”缠着绷带的青年这么说着。

他的猫优雅地喵呜了一声,以示赞同。此刻他看到一段影像,银发的男人将会抬起头来望向他——影像消失,他勾起嘴角笑了笑,卷起袖子,转身回了厨房。

 

 

 

 

END❤

评论(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