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がゃっこう。
安静挖坑,安静作死。
头像pid=53214216_5

【巴零/APC组】Rosa 2(无脑欢乐向)

(伪)玫瑰骑士paro。

cp主巴零,次诺艾/阿梅苹/潘拉银/罗斯皮。



“你听说过玫瑰骑士吗。”

“……啊?”


巴拉克看着友人愣了老半天,终于在他差点忘掉他问的问题是什么之前反应了过来。玫、瑰、骑、士,他一字一句地重复着,有关于那个身着盔甲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少女——亦或是少年的记忆似乎又多出了那么一些来。那是个给腰缠万贯的宝藏猎人跑腿的日子,不慌不忙地接货送货,再不慌不忙地杀了一轮价躲了一轮箭之后,才在日轮最后的光辉之下踏出那个装潢华丽的阿梅莉亚之居。在那个低调奢华有内涵的后门前踏出三步,就不偏不倚地望见了那个披着夕阳的骑士握着那枝银色的玫瑰走进他的视线——瘦削的下巴和抿着的双唇,以及那缕不听话地窜出来的、宛若月光般的银白色的头发,已然是他所能看见的那身特制的的铠甲之下的骑士的全貌。骑士拈着没有刺的玫瑰,安静地听着一旁的纳斯德公主的吩咐。身旁没有伴随着两个仆人的苹果公主竟是带着温和的笑靥,讲着一些完全听不懂的东西——最后公主殿下拍了拍沉默的骑士的肩头,纳斯德特有的沉稳的嗓音在风中轻轻地回荡:
“今天也好好地工作吧……我的玫瑰骑士。”
骑士仍不发一言,对着苹果公主颔首示意,便带着玫瑰离去。巴拉克站在逆光而昏暗的后巷之中,一时间忘记了归家的去路,仿佛那禁锢着他的苦痛也短暂地与他隔绝开来一般。揣在兜里的、宝藏猎人给的钱袋里的银币哗啦哗啦地作响,不知怎的地他有些后悔——怎么就没听从那个奸商偶尔也换点什么别的酬劳的建议,抽走那枝插在波鲁安大陆北方特产的昂贵的素白瓷器里的玫瑰呢——那枝同样散发着清冷的光芒的、永不凋零的玫瑰——莫名其妙的情愫,驱使着他难得地向友人打听起那个陌生的词来。

巴拉克望着友人趁着已经蔓延开来的夜色钻出了那个墙缝,又把手中的军帽重新扣到脑袋上压压那一头乱毛——艾丹上校告诉他那是那个金毛的奸商手下的一种工作,大致上就是一些有钱没处花的公子哥看上了谁家的姑娘,就掏那么一笔钱买下一朵银玫瑰——虽然也不一定是银的,指不定会有什么24K纯金的土豪玫瑰被那个奸商摆出来卖。买下来的那朵玫瑰就会由骑士送到姑娘手里,并依照雇主的吩咐给姑娘卖卖安利什么的——巴拉克努力地想象了一下那个沉默寡言的骑士面无表情地夸着什么,啊这个家伙好棒哒跟着他混什么都不怕辣……这种话的场景——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出来。
“那个你没见过的魔王就跑去做这种大概就是红娘的工作了。”艾丹上校顿了顿,带着想起什么糟糕回忆了的神情苦大仇深地继续说道,“就是苹果当时带过来的那个……那个样子去当红娘真的无法想象,怎么看都是被那个奸商给怂恿了——话说现在都被卡密拉赶出来了,你居然从来没有遇见过她。”
巴拉克茫然,过了很久很久才翻出了相关的记忆——那个被称为“暴走的自我”的三魔王之一,是个纳斯德——然后就没了。银发的玫瑰骑士与友人的描述逐渐地重合,但却仍然只是个模糊的影子——只有那瘦削的下巴和抿着的双唇,和那缕不听话地窜出来的、宛若月光般的银白色的头发。

“我见过了。”
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又在友人惊诧地目光之中加了个大概。巴拉克简洁明了地向艾丹上校陈述了那个傍晚发生的事,并不知为何地收到了苦大仇深的艾丹上校苦大仇深的目光。长吁短叹好一阵,两人已经走到了近卫军驻扎的营房——没有经济来源的艾丹上校目前便住在这里。仍然听着友人吐槽着那场即将举行的婚的巴拉克忽然感觉到了一股扑面而来的寒意——他想明天应该不用去给收货地址不定的艾丹上校送血了。
体温本就偏低的艾丹上校浑然不知:“你可以去苹果的婚礼看看——她应该是会去的……也可以趁机找阿梅莉亚敲一笔,我看好你。”
“看好谁呢。”
艾丹上校嘴角一抽。
“诺……诺亚你听我解释……哎哎别拽疼疼疼疼疼……”
“夜安,巴拉克君。这家伙我收下了。”
诺亚大队长似乎十分愉快,勾着嘴角如是说道。巴拉克目送着两人远去,却是在思考起那位银发的骑士的事。漆黑的夜幕之下,骑士是否叩开了某家姑娘的门,递上了那枝作为信物的玫瑰,正在以那样一副看起来毫无说服力的姿态来夸赞起雇主的什么什么来呢?那大概是很有趣的光景吧——和竞技场上完全不同的光景。

 

于他于她,都已不再是那个带着杀戮欲望的魔王了。



TBC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