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がゃっこう。
安静挖坑,安静作死。
头像pid=53214216_5

【巴零/APC组】Rosa(无脑欢乐向)

LOFT也丢一份好了_(:з」∠)_

寻求同好啊……噫【。

cp:巴零/诺艾/阿梅苹/潘拉银/罗斯皮(顺序大概决定出场的多少【【)

算是复下健吧orz



1.

巴拉克在某个不见光的犄角旮旯找到了窝在墙角瞎念叨的友人,默默地递上了那个高贵冷艳的近卫军队长扔给他的那袋尚且还挂着一串冰珠的血浆。张开的黑色翅膀彻底隔绝了午后昏沉的太阳,红衣上校那双血色的眼睛在苍白的眼窝之中发亮。他转身,望向不远处的竞技场——没了他这样的破坏分子乱窜,竞技场实在是满目的和谐,地上再也没有坑了,护栏再也不会断了,褐发的管理员腰不酸了腿不疼了,不用望着报修单发愁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人已经散得差不多了,稀稀拉拉的几个人围着难得光顾竞技场的红色骑士团十夫长问长问短,印象之中总是认真而严肃的十夫长也尽职尽责地开着小灶。一抹鲜亮的翠绿带着一阵风冲着人群而去,巧笑倩兮的精灵缠上了十夫长的手臂,终于是戳破了那层理智与冷静。
身后的友人发出了意义不明的唏嘘,巴拉克看着脱下军帽后那颗乱七八糟的脑袋,鬓处的发辫也快要散架了一般。艾丹上校沉吟片刻扼腕叹息,就差抱着喝干的血浆袋痛哭失声——大概。自从三魔王及其他破坏分子在卡密拉小姐十分友善的勒令之下被迫遣散之后,往日整天挥着刀喊着血血血的艾丹上校把他失去了血刃斩BUFF的刀老老实实地上交给了诺亚大队长,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妻管严——某日愤愤不平地埋怨起为何其余两大魔王都为社会做贡献去了独留他孤单在湖面成双……然后就被冷着脸的诺亚大队长一边嘲讽着一边拽着辫子拖走了。巴拉克默默地在心里给友人点了颗离子蛋——一点威胁性也没有,并不需要额外地找什么工作。
这只是给出了竞技场就没了工作的失业人口提供改过自新从头做人的机会——尽管除了三魔王以外几乎人人都是有个本职工作的,某个例外的粉毛公主现在也被那个惜财如命的宝藏猎人好生供养着,听闻最近还要正正经经地娶过门——艾丹上校说这话时内心近乎是崩溃的,诺亚大队长在一旁呵呵一笑魔杖一举,甩出个魔气蛋让他自个玩去。

巴拉克现在——是个送快递的。严格来说也不属于什么○宝公司,只是自旧日上司诺亚队长拜托他给艾丹上校送口粮起,渐渐地他就成为了联系你我他的小天使,最近还有不少快递小哥试图挖墙脚——艾丹上校曾幸灾乐祸地嚷嚷着为什么,他在经过一轮深思熟虑之后,扑棱扑棱翅膀,以淡漠但却真诚的语气说道:“我会飞。”
但其实很多人都会飞——但是巴拉克也不管这些。若不是有那么一些事日复一日地在他眼前重复,大概仅有终身伴着他的苦痛和铁血上校与他一战的承诺能让他记住——前者仍时刻提醒着他,将他一次又一次地推向那个披上魔铠的、被血火照亮的夜晚;而后者也随着他与艾丹上校结下深厚的友谊并双双放下了手中的剑而一点点地淡出他的脑海,取而代之的大概是有着并不那么漫长的保质期的关于竞技场的残章断句——这身烙印着苦痛的铠甲夺走了他的感情,像是连同他记忆的能力也一并磨灭殆尽。
然而毫无征兆地,在这个惯例听着友人诉苦的黄昏,那枝银制的玫瑰悄然绽放,毫无征兆地,浮出他记忆的水面。夕阳的余热为其镀上一层金色的嫁衣,也同时模糊了那个折了花的绰绰倩影。面甲之下那双金色的眼睛失神地睁着,循着那冰冷的护铠光晕而去,最终随着那缕自头盔之下不经意地泄露出来的清冷的银白色的发丝而消散。


“你听说过玫瑰骑士吗。”



TBC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