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がゃっこう。
安静挖坑,安静作死。
头像pid=53214216_5

【冥王Day-30-】往者(半架空,YRCE,全文完)

CP:YRCE

《往者》系列最终话。结局想了想还是让它这个鬼样了……

能写完这30天也是可喜可贺……先去暖暖肝……【捂



消失の归档

 

 

 

 

她往那个关闭已久的废墟走去,洁白的衣摆沾上了飞舞的尘埃。废墟的门禁并未有解除的迹象,还像是数百年前那般闪烁着冰冷的红色光芒。她随手带上那看不见的门,搅动了禁地之中凝固的时光。

没有人气的机械的枯林,蒙着一层厚厚的灰,模糊了倒映在这之上的黯淡星空——像是永远不会被清理掉的那些记忆也跟着一并模糊了。

她远远地望见了那个一袭黑衣的女子倚在那个死去的巨大君王的一条残损的手臂旁,身边没有一直携带着的那杆长矛。柔顺的黑发缀着两只金色的蝴蝶,垂下些许落在绒坎肩上。散发着淡淡的光泽的琥珀色瞳孔缓缓地转向了她,黑衣女子露出了恬静的微笑。

机械反射出来的星点的光芒,像是曾几何时魔奇森林的夜色之中的萤火虫一般。远处的女子朝她招手,洒在肩头的星光随之摇曳起来。她并未走过去,站在原地看着黑衣黑发的女子——不偏不倚地就选了这处残骸,冰冷机械的映衬下显得那么没有生气。

 

 

尽管此处不仅是相遇,亦是离别。

 

 

 

 

她并不惊讶于艾拉•韩依然年轻得宛若初见,对上那双澄澈见底的眼睛时就瞬间填满了这几百年的空当——其实是自不久前在她的文书里莫名其妙地多出了艾拉的来信,才让她短暂地记起已然飞逝的时光。

对于她来说,甚至遇见艾拉•韩,都像是昨日的事情。那是厄泰拉的一次巨大的地震,纳斯德之王轰然倒下,之后那心灵的余震又使得她的心底的希望彻底破灭。对于面前一群吵吵嚷嚷地讨论她的去留的家伙,怒火也理所当然地被点燃。她不理智地赶走了搜查队众人,独自站在废墟前凭吊。始终一言未发的艾拉带着尚且没有那么坚毅的眼睛,最后回过头来望了她一眼,悲伤的蜜色瞳孔里落下了血红色的夕阳。

往后的日子她总是独自躲在废墟间隙的隐蔽角落里——就像是捉迷藏一般,艾拉总是能找到她,然后自顾自地在她身边坐下,自顾自地讲起一些事来。一开始她还会掉头就走,但逐渐地艾拉的话就溜进了她的数据库里——像是红发的那个鲁莽的笨蛋叫艾索德、绿发的精灵叫蕾娜、白发的少年叫艾迪,之类的。

 

“艾索德说他想和你做朋友。”某一天艾拉这么说着,又在一阵沉默过后才小心翼翼地开口,“我也……想和你做朋友。”

十五六岁就已饱尝人间困苦的少女有着不符合年龄的冷静,但却仍怀着一颗渴望爱与被爱的心。

 

想到这里她浅浅地勾了勾嘴角——大概自从她看着艾拉•韩跟着拜德禁卫军的副团长离去之后,她就有这么漫长的一段时间没有笑过了。面前正伸出手来邀请她的女子看着她,随即绽放出更为灿烂的笑容。

 

 

她并不知道,这样真挚的笑容自她们分别过后,也很少出现在艾拉•韩清秀的脸上了。

 

 

 

 

纳斯德理应是不会有这样复杂的情感的——然而当艾拉•韩牵着她的手穿梭于废墟之间的时候,那个阀门却无法抑制地打开了,纷杂的情感也由此决堤。她跟着艾拉不紧不慢地步伐行走着,往废墟的更深处行进。

自她们第一次亲吻过后,这样的感情代码就开始频频地侵扰着她。也不能说是造成什么重大的损失,只是那段代码一直萦绕在她的数据库之间,挥之不去——那个吻也是始于一个两人独处的夜晚,狂欢之中的艾德的街道将她们隐匿于人群之中。带着她看完游行表演的艾拉和她坐在人群的后头说着什么,不知怎地就凑到了她面前。那双含着胆怯的羞涩的眼睛在她眼前放大,带着柔软的双唇冲她而来。她冰冷的嘴唇感受到一个柔和的温度,干涩的触感和艾拉高亢的心跳清晰地传入她的处理器之中。

很快满脸通红的艾拉就慌慌张张地别开了视线,微热的触感也随之消失。她站在原地正处于当机的状态,好长时间才听着艾拉的道歉而恢复过来。她看着脸上红晕尚未褪去的少女,最终还是没有将心中的疑问问出口来。

 

 

往后艾拉时不时会亲她,亦或是两人接吻——但也仅限于亲吻,甚至连爱语都不曾说上一句。她想艾拉并不擅长,而她自己绝不会主动去说——于是她心中的疑问也一直悬而未决,直到今时今日都仍存在于心中。

 

纳斯德会怀着怎样的情感呢?

 

在那之后很多年她在身处她的帝国之中做着她的事情,时不时会往窗外看去:她制造出的三个仆人正依据她的吩咐在外待命——他们或许也察觉到自己的主人有观察他们的习惯,也尽职尽责地做着他们的工作:扶着剪草机欧贝伦偶尔会无缘无故地惹到了奥菲莉娅,在草坪上小打小闹一会儿,又会重新投入工作;费尔南德站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修剪着树丛,时不时回头看看另外两人,然后装作什么也没看到一般继续灵活地动起剪刀来。

长期观察得出来的结论——什么也没有。她倒是没有越来越困惑,但同时也没有任何的进展。

 

 

「爱」是什么。

她始终无法弄明白。

 

 

“你在等她来找你吗?”

面对绿发的精灵的问题,她也无法回答。

她在等她吗?她会等她吗?她对她还抱有着期待吗?她期待着她什么?她爱她吗?

 

 

“我不知道。”

也仅剩下着单薄的四个字。

 

 

 

 

她和艾拉•韩最终来到了纳斯德之王沉寂数百年的眼皮底下,简陋的支架在她们脚下吱呀作响,不知何时会寿终正寝。月亮撩起了夜幕的一角,艾拉•韩平静的双眸里蓄满了月光。她将视线四散,扫过她孤独地醒来的地方,扫过她休眠舱曾经的放置地点,扫过每一个艾拉找到她的地方,扫过百年前她和艾拉吻别的地方——那个在赤诚的夕阳下的吻,本该诉说着永别。

 

“你到底为什么回来。”她收回视线,转向身边的艾拉。

 

艾拉弯起好看的眉眼,将那一泓月光打散。从艾拉•韩的出生直到死亡——无论是那个荒谬的诅咒还是那个荒诞的「守护神」,亦或是她荒唐的一生,都一并地于此刻消逝。

 

 

“呐伊芙。”

“我爱你。”

 

 

 

 

伊芙睁开眼睛,晨光倾泻而下。她环顾四周,仍然是那片没有生机的废墟——星空、月光、萤火虫,还有艾拉•韩,都像是从未存在过一般。她站起身来,抚了抚身上的灰尘。远处她的三个仆人正往这边赶来,她亦站在原地等着,直到清晨的阳光洒在她身上。

“女王陛下……”费尔南德确认了她的主人并没有什么事,才满脸疑惑地这样说道。

“把废墟重新封起来吧。”

奥菲莉娅沉默地领命,拖着欧贝伦就往准备开始工作。欧贝伦挣扎了那么两下:“女王陛下您昨晚……”

 

 

“只是……来了一位「往者」罢了。”

伊芙这样说着,看着三个仆人对付起门禁来。摊开手心,金色的蝴蝶翩翩起舞,随着她嘴角若有若无的那抹笑意飞向那轮耀眼的金色太阳。

 

 

 

 

END

评论(9)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