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がゃっこう。
安静挖坑,安静作死。
头像pid=53214216_5

【冥王Day-27-】归途(半架空,未完)

《往者》倒数第二篇……



当阔别数年的她重新将我拉回她的意识之中,我就知道这段漫长的旅行结束了。她记忆里的那一大片紫色的风信子被她没有自觉地翻找出来,就这么明晃晃地摆在我眼前。

她始终带着淡淡的微笑,回答着我的问话。她在那个小屁孩的老家绕了好一会儿,也不知道是在干什么。最后她对着落满灰尘的古堡深深地鞠了一躬,接着对我说道:


“银,我们回家。”


也是要到了踏上归途的时候。



出了魔界,便到了拜德。那些永无止尽的追杀也算是消停了一会儿——人类早已在她消失的那段时间又匆匆地更替了一代,又将「猩红」和「冥王」的存在感冲得更淡了一些。

她也很快地收起了那些风信子,换上了红发的鲁莽少年和黑发的寡言男人。她并未向我作任何解释,就踏进了某个眼熟的森林之中,来到了先代红色骑士团团长的墓前。那块陈旧的碑被鲜艳的赤色包裹——那是一丛不知什么人植下的虎刺梅,在初秋的薄寒之中绽放着。

有那么一点像那个女人的颜色呢。我看着她伸出手,摩挲着墓碑上的文字:Elesis&Elsword.Sieghart。


她在墓前一言不发地站了好一会儿,直到她转身往森林外走去之时,才问我记不记得塞克家的三兄弟。 


乘着罗兰西亚港口的偷渡船去往哈梅尔,水之都的冬天已然来临。她在有些悠久历史、几经翻修的执政官府驻足,又去了那个正在重建的偏僻教堂——据说是为了纪念什么人而重建的,却又因为经费的问题烂尾了十几年。

她继续说起澄•塞克和他那两个弟弟。有些灿烂的金发和澄澈的湛蓝色眼瞳的兄弟三人和那对红发的姐弟一样,早在六尺之下团聚。


“‘哈梅尔的白狼’……是三人啊。”她喃喃着,转身离去,将那翻新而又再次衰败的尖顶留在了身后。


随后她走进了一条人迹罕至的小巷,轻车熟路地绕了几个弯,最后停在某个没有人看守着柜台的杂货店前,伸出手,用着某个特殊部队约定俗成的方式敲着那排银色的风铃。绿发的少女应声而出,碧瞳在看见她的瞬间注满了戒备与疑惑。

“您知道蕾娜•利乐小姐吗?”她问道。

“……她早已回归森林。”

她道了谢。有着尖尖的耳朵的绿发女孩像是想起了什么,惊讶地问出了声:“您是「冥王」前辈吗!?”

她沉默良久。


“我并不是。”



“恍如隔世,是吧。”

“银,这本就是隔世了。”



最终我们回到了用一场春雨来迎接我们的帕尔曼,这个小小的村庄和她上一次来的时候一样看不到些许人烟,杂草丛生显得没有半点生机,几里外的邻村村民还将它视为鬼村,善意地提醒她莫要被孤魂野鬼勾了去——只是不知道她身上已经有我这只孤魂野鬼了。

韩家的家宅亦是如此,空荡荡的,那些她祖宗所留下的阵法也被消耗殆尽。这个她长大的地方,早就在那个我第一次向她搭话时所处的那个暗道被打开的刹那,就已经失去了。

家宅勉强还保有基本的架构。她迈入议事厅,雨水顺着年久失修的屋顶滴落下来。那些家训牌匾,还有那块家徽画卷,已经被侵蚀得看不清本来的内容了。

画卷之下有着很多年前她亲手立下的牌位,写着祖宗和家主、还有那三个长老以及家中德高望重的老人的名字。更老一辈的祠堂早已被魔族一把火烧了个干干净净,包括战死的韩家人的尸体。

年轻的她在原本是我的封印的地方找到了尸身未朽的帝天•韩,正落着泪想要上前去拥抱之时,帝天就像是如愿见到自己最珍视的后代长大成人一般,化作风而离去。

她在议事厅停留了很久,最后跪在牌位前磕了三个头。


“艾拉•韩,愧对列祖列宗。”


她又穿过坍塌的连廊,来到曾经百草丰茂的后花园。这里早就成了韩家的百人冢,埋葬着未化为灰烬的韩家人的骨头。这里还有帝天•韩的衣冠冢,埋着帝天的爱枪。

在那旁边,居然还有一个新坟。微微隆起的土堆前,插着一块矮小的石碑,上面工整地刻着“阿炼 韩”三个字——那是她那个徒弟的字迹。


“他们成功了呢。”


那是因为你相信他们……这不是你自己说的吗。



最后她来到了千百年前封印我的地方——那个半大不小的石坛。她靠着墙根坐下,不偏不倚的正好就是帝天死时的那个位置。她握着她的战矛,喊了我的名字。


“我回家了——你也一样。”


她想带着我下地狱。



“永别了,银。”


艾拉•韩举起战矛,送往心脏。



紫发的魔法师笑眯眯地出现在了白狐的眼前,十分愉快地说:


“你输了哟,老狐狸。”


没有实体白狐看着艾拉缓缓地闭上眼睛,看向魔法师,身上的着装逐渐变化着,那张本是艾拉•韩的脸也开始改变。


“输赢无所谓……解脱的并不只是她。”带着一缕白色的头发,银幻化而成的女人这样笑着说。


“你是!?”

“我是。”

“你一直……是那个狐狸吗?”

“同化罢了。倒是你,就这么付条命没问题么。”

“只……只是报恩。老狐狸你别笑!”

“管你呢。我去找我那个傻乎乎的妹妹了。”


修罗•韩这样说着,冲着身形渐渐和她一样变得透明的爱莎•亚梅挥了挥手,露出了没心没肺的笑。



TBC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