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がゃっこう。
安静挖坑,安静作死。
头像pid=53214216_5

【冥王Day-26-】逐星(YRCE,半架空,未完)

含些许双艾迪……



艾拉•韩醒来,茫然地摸索了好一会儿。眼前是一片深蓝色的天空,有着明暗不一的无数的星星。这片略感不真实的星空,似乎看不到尽头。意识里一片寂静——她试着呼唤了几次银,没有收到任何回应。


她还没来得及深思,就看到了窝在星空一角的那一团淡淡的紫色——那是她所熟知的青年,有些病态的苍白皮肤,发电机正警惕地护着他。同时她也意识到眼前的星空,不过是这个空间的布景板罢了。


发电机整齐地面向了她,青年收到了感应一般睁开了眼睛,视线不偏不倚地投向了她所在的方向——却没有在看她。青年和她一样,依旧有着年轻的容貌,身上散发出的戾气却越来越重。青年站起身来,发电机收拢在他身后。


“这是我的领域,没有我的允许没人进得来。”青年这样解释着,同时露出了“艾迪•金”式的不耐烦的神情这样问道:


“你怎么变得这么弱。”


艾迪是艾拉逃出被人包围的露家旧宅不久后顺手把她扯进领域之内的。至于他为何会路过,大概是追着艾拉的某些人不知为何惹怒了他。进到领域之内艾拉就失去了一直撑着她意识的银而陷入昏迷——这个空间有着奇妙的特性,隔绝了银的存在,艾拉也省去了和艾迪解释的时间。艾迪并不知情,尽管他知道很多艾拉的事情,但却从未亲自去打探过。


大部分还是那个已经离世的红色骑士团团长告诉他的——艾迪在艾索德•赛格特死亡的前夕去了红色骑士团的驻地,听了很多战争过后的事,同时也转述了艾丽希斯•赛格特的消息。尽管那是非常残忍的答案,但也是艾索德长久以来所求之物——这对姐弟分离数年,却因血脉的感召,近乎同时离开了人世,也算是得以圆满了。


但艾迪并没有将在艾丽希斯身边的艾拉•韩的事告诉那位受人尊敬的骑士领主:


“你只是找他姐姐途中碰到的——况且这感觉是不一样的。你的智商跟他一块走了么?”艾迪虽然这么说,却没有戏谑的神情,“他和你,都是笨蛋。”


“大概是吧。”艾拉并没有反驳,只是这样淡淡地笑着说。


幻境般的星空之下,艾迪看着艾拉,和旧日那个给他指着夜空中的星星的艾拉并没有什么两样。


那是某个离群的夜晚,他在贝斯马的湖畔盯着对岸不知道在看着什么的伊芙——高等纳斯德的一举一动都使他充满兴趣,但还是无法排遣他内心的孤独。


艾拉不知何时来到了他身边,向他搭话。并不是什么有意义的内容,大多都被他忘得一干二净。只是艾拉伸出手,指向远方深邃的苍穹之时,笑着的眉眼他怎么都无法忘却。


“你看——星星哟。”


黑色的天空,也仅有那么几颗黯淡的星。


很多年以后,当艾迪看着另一个时空的自己倒在星光灿烂的穹顶之下,他才明白——她的星星在湖的对岸,倒映在纳斯德额上湛蓝的能量石之中。




艾迪并未追问艾拉容颜不改的原因,大概是艾拉向他提起认识的一位时空魔法师的时候,就默认了什么事情。


那位名为爱莎•亚梅的魔法师,他不仅听过那些传奇事迹,还十分有幸地见过其真人。对于这个年纪大概已经很大还幼稚如小孩子、甚至还自称前辈的紫发魔法师,艾迪倒是没什么好的第一印象。只是魔法师“勉为其难”地传授他一些有关于空间的知识,才让他“勉为其难”地对她刮目相看。


不过这位魔法师,倒是没有传闻中的如此厉害。法术的确是完全地铭刻在她的头脑之中,只是她无法成功地完全施放出来。每当她向艾迪吹嘘起自己的过去之时,也只是说着“我叱咤风云的时候你还没出生”这样的话,随后她就敛起了脸上的骄傲,带着怀念的神情看向别处。


“她说她被一个禁术锁住了,而且这个禁术是她自己下的——她并不后悔。”艾迪望着星空,没有留意艾拉的表情。


“那么……是怎样的禁术呢?”


“换一个人的七天——死后的七天。”


“当那个人死去,她身上的禁锢也会解除,同时……”


艾迪这时候看向艾拉,突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没有接着说下去。


艾拉真真切切地,带着悲伤的表情,澄净的金眸中蓄满了泪水。





艾迪终究是没有告诉她——禁锢解除的同时,亦会带走爱莎•亚梅的生命。


“值得么,做到这个地步。”


“你还不懂啊。”


魔法师带着怀念而又寂寞的神情,这样笑着说道。


现在他懂了。




艾拉并未在艾迪的领域之内呆多久——尽管外界已经飞快地度过了许多年的时光。她自己选择离开,艾迪也未做任何挽留。临走时她交给艾迪一封信,请求他送往远方的厄泰拉。


“值得吗。”


艾迪知道她要做什么,但还是这样问了。


艾拉•韩冲他笑。


“嗯,值得。”




艾迪•金坐在满天繁星的领域之中,想着他现在应该有勇气,向那个倒在星穹之下的自己伸出手来了。




TBC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