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がゃっこう。
安静挖坑,安静作死。
头像pid=53214216_5

【冥王Day-23-】艾拉一家的同居xx题 3(现代paro,all冥)

今天这三篇其实是一天之内发生的事……本来打算来个超强结合一篇写完的,然而我的过渡实在是不能看orz

炖肉蓄力中……总觉得会立FLAG,但是还是立吧【x



归档





7.因恶劣的天气被困在家里&停电

 

 

“暴雪么……”

银难得地蹲在客厅里看着电视,新闻主播冷静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客厅里。她的三个房客都没回来,从Yama•Raja刚才给她打的电话来看,她们应该是会合了,在某个拥挤的超市里采购着。

已经开始下起小雪来了,天色也逐渐变得阴暗起来。银抬头看了看悬挂在饭厅里的时钟:下午四点半。 她想时候去地下室的仓库里翻翻她的屯粮了, 或许还要找点照明设备——暴雪天气,大概什么都可能发生。

当她拖着一箱东西回到客厅时,一辆普通的越野车缓缓地停在了公寓门口。后座的门打开,依次走出了她家那三个抱着大袋小袋的女孩子。这是Yama•Raja的那两个皮肤黝黑的同班同学家的车,稳重的大哥和调戏着他家大哥的二哥打开后备箱帮三个女孩子扛其他东西,负责开车、同时也是Asura的同学的三弟从车窗外探出头默默地看着小打小闹的自家哥哥们。

银溜达到门口开了门,把三个姑娘领进门。所有的东西都堆到玄关里之后,好不容易把二弟塞回车里的大哥把一个纸箱送到Yama•Raja怀里。

“和伊芙她们一起做的便携暖气,手动发电的,我想你们应该用得上。”说罢就上车去教育他二弟去了。

驾驶座上的三弟无言地朝公寓门口的几人挥挥手,摇上车窗绝尘而去。

 

 

三个女孩子回来后不久,大雪就铺天盖地而来。Yama•Raja在做饭的时候,就把另外三人赶去关窗堵门。等到四个人围在饭桌边吃饭的时候,狂风暴雪,使劲地拍打着窗户。Asura看着饭厅里那盏吊灯摇得十分欢乐,对银说道:

“银小姐,这灯不会突然掉下来吧……”

话音刚落,那盏吊灯就闪了那么几下,很快就灭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银无奈地放下碗筷,凭着她的记忆走到客厅里摸到了她从地下室里拿来的电筒。她打开开关,森森的白光照在她脸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鬼啊!!!”女孩子们叫得更大声了。

“你们的胆呢?炸了么。”

 

饭后三个女孩子又在银的瞪视之下以怕黑为由一起挤进浴室里去了,留下银守着客厅里的一根根蜡烛发呆。从地下室里找出来的蜡烛里莫名地混入了两根那种“洞房花烛夜”才会有的红烛,好好地被裹在了红纸里。她想这是她父母的遗物、还在犹豫要不要点的时候,已经三个姑娘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拿过来点上了。整个客厅里都点着蜡,看起来就像是某种异端审判仪式一般。

银听着浴室里三个姑娘时不时传来的尖叫,感觉摸着烟盒的麒麟臂真的要抑制不住了。

 

 

 

 

8.喝醉&冬天一起睡觉

 

 

银又开了一罐啤酒,面无表情地往嘴里灌。身边祭坛似的蜡烛熄了一大半,Yama•Raja那群心灵手巧的同学们提供的便携暖气正工作着,但还是无法阻止她身裹一张厚厚的棉被。

她打了个哈欠,望向面前的三个女孩子。坐在中间的自然是Yama•Raja,她正努力地把喝了两口酒就开始痴线的Asura从她身上扒下来,另一边还在推着喝了不知多少酒之后就安静地伏在她身边的Sakra•Devanam——就像以往的每个休息日的清晨那样,大有一睡不醒的势头,

“银小姐……”

“让帝帝睡吧,她累了。修修……我再拿床被子来,晚上客厅睡——你们仨别挤了。”

“诶?好……”

Yama•Raja这样说着,终于是把Asura给折腾妥当了。她的酒量意外地好,不能和酒鬼银拼,都至少能比比另外两个东倒西歪的家伙。她看看往房间里走去的银,再看看扑街的两个室友,叹了口气,着手收拾起桌上的啤酒罐来。

 

像曾几何时的裸睡Party一样,四个人挤在一块。便携暖气也差不多快要停了,厚实的大棉被估计也是抵御不住夜间的低温。银算盘一敲,本来打算把两个不知情的家伙捆在一块,然后自己和Yama•Raja抱一块——只是当她俩费劲心思把那两个家伙拖进被窝,睡得昏天地暗的两人却不约而同地往Yama•Raja身上缠……

“……银小姐。”

“……你们高兴就好。”

银最后给便携暖气发了会电,再转头过来时,本来还满脸无奈的房客也睡着了。她坐着看了好一会儿,才给三个姑娘盖了个严实,再把另一床棉被往自己身上一卷,闭上眼睛也就当什么都不知道了。

 

 

 

 

 

9.宿醉&数量超常的烟头

 

 

头好疼……

Yama•Raja挣扎着从铺盖上爬了起来,看了看一左一右两只章鱼还趴在她身上。睡在另一边的银似乎不在,只有棉被胡乱地丢在一旁。

她小心翼翼地抽出身来。便携暖气还散发出些许暖意,看起来银起床也有些时候了。她套上沙发上搭着的羽绒服,再给两个室友掖了掖被子、摆弄了一下暖气。她看向银的房间,门敞开着,空气中散发出一丝丝平日在客厅之中闻不到的味道。

她走到门边探头往里看去——果不其然银在抽烟。雪已经停了,房间的窗也开着,整间房都带着冰冷的气息。银裹着条毛毯,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右手夹着的烟像是在空烧一般,久久都不凑到嘴边吸一口。

 

“银小姐,你该戒烟了。”她也看到了银杂乱的桌子上那个盛满烟头的烟灰缸——昨晚才清过,现在已经装满了,也不知道银在这里抽了多久。

她静静地站在银身边,银也没有回答她。

 

直到银摆在桌上的手机震动起来——技术宅的手机总是有电的。银起来看了看,是条短信。

“下午就恢复供电了,暖气也会恢复的。”

“哦……”

银把手里的烟往烟灰缸里摁,顺手端起了那个装得满满的烟灰缸往屋外走。

“早上吃什么?”

 

相当随意地问着,就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般。

 

 

 

 

TBC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