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がゃっこう。
安静挖坑,安静作死。
头像pid=53214216_5

【冥王Day-20-】情诗 下(ISYR,现代paro)

CP:ISYR

够傻吗!够白吗!够甜吗!【x

毕生少女心用尽……原谅我实在不剩什么少女心orz



归档

 

 

 

 

好端端地打什么妹子作死呢?

From:YR  15:33

还有你放我桌上的是什么蛋蛋,女孩子看到会吓跑的吧嗯^_^

From:YR  15:34

看不惯她们叽叽歪歪……

To:YR  15:34

我的诗啊!

To:YR  15:34

叽叽歪歪啥了你这么不乐意- -

你的黑历史又黑出新高度了2333

From:YR  15:35

没什么你就当我不乐意吧- -

To:YR  15:35

……你高兴就好- -

To:YR  15:36

请吃饭咯w

From:YR  15:36

谢谢会长大恩大德。

To:YR  15:37

就今晚吧……放学校门口等我√

From:YR  15:38

……不去找学长蹭吃么?

To:YR  15:38

我乐意2333

From:YR  15:39

总之就这样咯,好好上课别玩手机^_^

From:YR  15:39

也别写诗……

From:YR  15:39

会长你呢!不也在玩手机么!

To:YR  15:40

记你过哦^_^

From:YR  15:40

……我什么都没看见会长你继续……

To:YR  15:41

^_^

From:YR  15:41

 

 

IS再次翻看着下午与YR的短信记录,无奈地叹了口气。中午在校园里乱逛的时候听到几个女生在八卦着学生会长和某学长的事,一不高兴就冲上去一人一拳,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脸上已经多了一道挠痕——等他下午偷偷摸摸地潜入YR的教室放好他新写的诗再回到教室,才知道他“打女人”的名号已经响彻了整个学校。他现在站在校门口的那块刻着学校名字的大石头前面,方圆几里内都不敢站人。

距离第一声下课铃打响已经过去了十多分钟,让他等在这里的YR却仍未出现。随手发了条短信催了催,他想来又是那个一副人生赢家姿态的学长的事了。每天这个学长都带着一束花或是看着很高级的点心来敲学生会室的门,很快就满面春风地带着若干满脸讨好的学生会干部们和小弟们两手空空地走出来。作为YR邻居的IS自然知道那些花送给了邻里街坊,点心则给孤儿院的孩子们分食了——每当蹲在楼梯口看的时候,他总会带着幸灾乐祸的心情不爽着。

他想着这些有的没的,时间过去得很快。这么干等了大半个钟之后,却等到了抄着棒球棒或是铁棍、带着一身伤的帮派前辈们从校门口走过。一问才知道刚从隔壁学校打完架回来,他们听说是学校里某个很有钱的公子哥雇了隔壁学校的帮派来绑走了某个姑娘,于是他们就跑去隔壁学校要人了。

“等等……哪个公子哥?”

“追学生会长那个。”

“被绑走的也是……”

“学生会长咯,老大正在揍公子哥和他那群保镖呢,喊我们先回来养伤。”

“……学生会长呢!”IS瞪着眼,看着他的前辈们,感觉抓着前辈肩膀的手都是那么的无力。

“诶?IS你别急先放手啊!学……学生会长说是关在别的地方了,老大也派人过去了……”

“在哪呢?!”

“河……河堤东边的那座桥下面……等等IS你要泡的妹不会就是……”

 

“那就是!”

IS抢过了前辈的棒球棒,对目瞪口呆的前辈们这样说着,随便找了什么话含糊过去就迈开腿飞奔出去。

 

 

那个他和YR从小玩到大的河堤的尽头有那么一座桥,桥底有个不知通往何处的山洞入口。每当YR的父亲醉酒到不可理喻的地步的时候,他就会拉着YR往山洞里躲。充满着无数童年记忆的洞穴入口照不到阳光,就这么黑黝黝地在他面前立着。他侧耳倾听,洞穴里面安静得可怕。前辈们所说的前来解救的帮派成员们也一个都没见到。脑中闪过无数个不好的念头,也迫使他热血上涌,举起棒球棒就这么冲了进去。

进洞后是一条笔直的通道,拐个弯、经过那个“大厅”之后才会有着他所熟知地形的“迷宫”。他想那群人应该会聚集在大厅里,远处也果然如他所预料地透出了星点灯火,是那种廉价的荧光棒的光芒。他握紧棒球棒,喊叫着冲进了拐角。

的确是一片荧光棒的海洋,艳俗的粉色和绿色交错着,像是什么什么演唱会上的景象。IS喊过之后,才发现压根就没有什么人跳出来应战。随后他往地上一看,看见了也握着棒球棒或是铁棍这些武器的“尸体”七横八竖地倒在地上,期间还有佩戴着他帮派象征物的。

“……YR?”他试着喊了一句,然后不远处的那堆荧光棒动了动。

那个被荧光棒照着的身影身着他们学校的校服,手臂上戴着学生会的袖章。似乎是站起身来了,头上一对蝴蝶闪了闪,随后荧光棒就照亮了那张掺着血色的脸庞。

“在呢。你喊得真傻——没事的话过来帮我找找手机呗,你认识的就不要找了——我意识到他们是我们学校的之前就把人家敲晕了,真是不好意思。”

额头上有着一块还在流血的伤口的学生会长YR愉快地笑着,这样对她的青梅竹马说。

 

“你的头……”

“不小心被敲了一下,皮外伤不碍事。”她说完又蹲下身来,继续她刚才的搜寻。

IS愣了老半天,才急急忙忙从口袋里掏出一条孤儿院院长强塞给他的手帕,叠好再跑过去往YR头上捂。

“嘶——疼啊。”YR皱着眉这样说着,拍开IS的手的同时也捂住了手帕。她迅速地别过脸,用剩下的那只手又开始翻找起面前“尸体”的口袋,“快快快帮我找找手机——”

“哦哦哦好……”IS也顺了YR这一岔开话题,开始翻起地上的“尸体”来。他看着那些倒下的人,尽管下手是留了点分寸,看起来仍旧十分惨绝人寰。他给倒下的帮派成员们默了个哀,但愿不要以后见到学生会长就躲得远远的吧……

还有怎么跟帮里的人解释呢,刚刚好像说了YR是他的妞来着——这样想着他把手伸向了某个隔壁学校的帮派成员的裤兜,摸到了YR的那个吊着个有着奇怪图案的挂坠的手机,以及一张皱巴巴的纸。

他冲YR晃了晃手机,同时展开了那张有点眼熟的纸。

“这是……”

熟悉的字迹、熟悉的语句。

“你放我桌上那张纸——我还以为这群人随手丢掉了呢。”YR接过他递来的手机,却没有去抢过那张纸。IS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握着那张纸看着YR摁下了电源键。

“你不还我那张纸也无所谓……内容我都记下来了。话说你怎么又想起产黑历史了啊哈哈……”YR这样干笑着,又将手机屏幕摁灭,把脸上的表情一并藏在了荧光棒微弱的光之中。

“所以说为什么你记得这么清楚嘛……”

回答他的是沉默。他看着YR的身影在黑暗之中静立了好一会儿,才拉起青梅竹马的一只手,对她说:

“你记得我们在洞穴外埋下的时间胶囊吗?”

 

 

借着地上散落的工具,他们在洞穴的入口附近凭着记忆找了一块地方向下挖,很快就看到了那个构造奇特的月饼盒子。小学三四年级的两人学着时下流行的电视剧一样将自己当时认为重要的东西分别放进了上下两层。废了些劲撬开了生锈的月饼盒,首先看到的便是IS的那一层:那时新奇的一些玩具、还有IS最喜欢的一本书,和他诗稿中的其中一本,以及别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你不要告诉我这是树叶。”YR嫌弃地指着盒子的一角这样说着。

“啊……这是BH姐姐给的幸运之叶。”IS有些难为情,“我的没什么好看的快把你的打开吧!”一边说着,一边就动手起手来开始撬。

“黑历史都不让人多吐槽几句吗……”

“才不要!”

拌了几句嘴的功夫,属于YR的那一层也打开了。IS闻到了一阵熟悉的气味——那是他幼年时期用来写诗的廉价钢笔的墨水味。

属于YR的那一层和杂乱的IS的那一层形成了十分鲜明的对比。这一层里是码放得整整齐齐的两叠纸,都是用十分稚嫩但又粗犷的笔迹写成,显然不是字迹从小就十分清秀的她的东西。

 

那是IS的诗。

 

“你居然……都留着啊……”

“IS的黑历史嘛……”

YR这样说着,拿起了面上的那一张,埋下头看了起来。

 

忧郁地,

灌入了我的心棂,

送我进入这夏日之夜。

拍打我心间的浮萍,

冲淡我悲哀喜乐。

暖橙色的倩影,

邀我跳起最后之歌。

 

YR轻声地念着,勾起嘴角露出了一个暖心的微笑。太阳正逐渐往西边下沉着,IS看着青梅竹马恬静的脸庞,握住了面前的少女执着他诗稿的手,凑上去吻向那双带着笑意的唇。少女并未推开紧张地闭着眼睛的少年,绯色悄悄地染上了她的耳尖。

 

 

“那个……”

“啊……”

“吃饭,还去吗?”

“去啊……还是你请客……”

“吃什么?”

“……撸串。”

“……好吧。”

“嗯……”

“然后……做……做我女朋友好吗!”

 

少女抬起头来望向少年清澈的眼睛。

 

“好。”

 

 

 

 

END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