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がゃっこう。
安静挖坑,安静作死。
头像pid=53214216_5

【冥王Day-17-】狼-Ⅱ-(YR中心主YRCE,半架空,未完)

《往者》系列第七篇,YR中心且CP为YRCE的中篇(?)。

顺便,除了艾拉一家有三重禁忌外,澄一家也有……

标题和正文仍然没有卵关系……



归档

 

 

 

 

塞纳斯公国的执政官官邸,坐落在哈梅尔中心喷泉的附近。现任执政官澄•塞克从自家的窗台上往下看,就能看到早已布置好了共存节的装饰的中央大街。东方还未吐白的街道上,已经有了那么几个行人,伴着稀疏的灯火匆匆而过。

像往年的每一届共存节那样,现年三十三岁的澄•塞克仍像当年那个小孩子那样早早地起了床——尽管他工作到深夜、两三个小时前才睡下,也没有改变这一类似生物钟般的习惯。他感觉有些讽刺——这几天不仅是共存节,同时也是艾尔大爆炸的纪念日;再然后他感觉有些怀念——成年之前的每一个共存节、那些魔族还没有来犯的日子里,他早早地爬起来、推醒身边的两个双胞胎弟弟,互相帮忙穿戴整齐,就去敲父亲的房门。

想到这里,家仆在他身后喊他。他看着两个弟弟在窗台上冲他笑了笑。他想了想今天的日程安排,除开早上的共存节仪式,似乎剩下的时间都可以让他自由支配。

 

久违地去看看共存节庆典吧——他想着,冲他的两个弟弟所在的方向挥了挥手。他的两个弟弟仍然带着笑,但当他转过身去的时候,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那个奇怪的吟游诗人是偷偷溜出会场的执政官在喷泉边的某个石凳边见到的。听声音是个女人,浑身裹在宽大的外袍之中,只露出一双金色的眼睛。这位吟游诗人并没有携带什么乐器,反而拿着一个奇怪的手杖。她并未唱歌,面前仅有一个装钱的钵体,稀稀拉拉地丢着几枚铜钱,没有人驻足停留。

已经乔装打扮过一番的执政官上前去和吟游诗人搭话。一头金色的长发束起来的执政官有着湛蓝色的清澈眼瞳,看起来只是个十分和善的公子哥。吟游诗人未放下眼中的戒备,但还是处于礼貌地回应了他。

“抱歉,我有打扰到您歌唱吗?”

“这倒是不会——我的本意并非在此歌唱。”

“哦?”

金瞳滴溜溜地转了几圈。

“我只是想来看看首都——这个我的兄长一生都在挂念的地方。”

执政官越过吟游诗人的肩头,看见那个未着白色盔甲的男人牵着他的两个小儿子,稍大那么几分钟的大儿子一蹦一跳地走在前头,半长的金发在阳光的照耀下跳跃着。他们从他眼前走过,很快便消失在人堆里。

 

“说起来,我也有兄弟姐妹呢——是我的双胞胎弟弟们。”

执政官微笑着,问吟游诗人愿不愿意跟他到街上去逛逛,顺便交换一下两人的故事。

 

 

他们穿过了两三条街,执政官便得知了这位吟游诗人名叫艾拉,来自大陆北边的一个小村庄,父母双亡,从小跟着哥哥长大,也师从她的哥哥,在兄长因战争而去世之后,她就继承了兄长的衣钵,在战后的波鲁安大陆上流浪。这次赶来首都,就碰上了三年一度的共存节。执政官一直用心听着,偶尔看两眼街道上的小玩意、躲一躲前来找他的警卫之类的。

只不过他们正在渐渐地远离着喧闹的人群——执政官装作没有看见吟游诗人悄悄地换了个姿势握住了手杖,向她指了指远处某个尖顶的房子。

“我们要去那个地方——现在到我来讲讲我的故事了。”

 

 

 

 

他出生的时候,还带着他的两个弟弟,同时也带走了他的母亲。他们的父亲在悲痛之中带着他们长大,并给了他们最为严格的训练,等到魔族入侵之时,父子四人共赴战场,是家族史上最大的荣耀。

直到他的父亲被魔族占据了心神——那又称之为“白色巨神的陨落”。他自前线回来,看着他父亲的权利快速攀升,很快掌握了大半个哈梅尔,仍然野心勃勃地盯着整个公国。他被父亲留在了身边,办一些他无法理解的事。待到前线传回来他的双胞胎弟弟战死的消息,他看着他的父亲没有丝毫悲伤地、用那双浑浊的瞳孔望着他,跟他说明下一步该做的事,他才彻底明白——他的父亲和他的弟弟们一样,一并死在了战场上。

 

 

“然后——剩下的一切,我想你都知道了。”

哈梅尔某个偏僻的教堂后面,澄•塞克站在三个简陋的墓碑之前,看着来自远方的吟游诗人。

 

“艾拉•韩——亦或是叫你‘冥王’比较好呢。我等你很久了。”

金发的执政官这样说着,拔出了怀中的银色手枪,指向了她面前双瞳灿若耀日的暗杀者。

 

 

艾拉•韩几乎在枪口抬起的一瞬就甩开了她手杖的伪装,架起了她的长矛。目标连同她的真名都知道了,那就不再需要伪装。哈梅尔的执政官看起来隐藏的东西有很多,包括他那两个去世的弟弟——应该就是身旁除去“赫尔伯特•塞克”之外的那两个墓碑的主人了。此外他的手段也为部队的情报部门所低估——在她离开部队之前,关于她的真名的资料,都一并被她销毁。不知道这位执政官哪里得来的真名,怕是自己的底细都被查清了。

迅速思考完这些事,她看着漆黑的枪口,重新构思起作战计划来。面前的执政官看起来除了那把枪以外再无其余防备,教堂内外除了他们再也没有别的人。

这时执政官敛起笑容,这样说道:

 

“我不打算为我做的事情辩解,我父亲做过的很多事情——你们所知道的,我或多或少都有参与。同时,关于你的老师,我很抱歉。”

 

澄•塞克看着面前的暗杀者听到老师二字时瞪大的双眼,冲着站在她身边的他的两个弟弟露出了苦笑:

“我理应恨我父亲,他不单单是对那些无辜的人,就是对我兄弟的死都置若罔闻。”

“但是,那是魔族的错。你的哥哥兰——阿炼•韩,你经历过他的事情,应该都能懂得我的想法。他是养大我的父亲。你若不动手,那么我现在也不会是执政官——我是不会杀死他的。”

“但我不会因此宽恕你。”

金发的执政官看着他的两个弟弟向他走来。

 

“嗯,我知道。”

 

下一刻,闪着血光的、红黑相间的长刀贯穿了他的胸膛。

 

 

“你就是「冥王」?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嘛……”

 

艾拉•韩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听到了银焦急地喊着她的名字,同时也看到了一抹晦暗的红色从她眼前闪过。

那个杀死澄•塞克的女人有着一头红锈色的头发,她面无表情的拎着刀站在倒下的艾拉•韩身边,吩咐她的手下:

 

 

“带走吧。”

 

 

 

 

——澄•塞克倒在地上,看着哈梅尔阴霾散去的蓝天,握住了两个弟弟伸过来的手。

 

“欢迎回家。”

“嗯,我回来了。”

 

你呢,艾拉•韩。

你还没有回到你的族群里去呢。

 

 

 

 

TBC

2015.5.28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