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がゃっこう。
安静挖坑,安静作死。
头像pid=53214216_5

【冥王Day-16-】冥王(YR中心主YRCE,半架空,未完)

耶,后半月啦。

《往者》系列第六篇。YR中心且CP为YRCE的半架空中篇(?)。

 


归档

 

 

 

她深夜归来,正碰上我收拾行装往魔奇去。在她回来之前,“白色神话”赫尔伯特•塞克的死在她回来之前就已经传遍了整个拜德,甚至还有人在举行什么庆祝仪式——不过没多久,就又传来了“白色神话”的儿子,“哈梅尔的白狼”澄•塞克接任他父亲的位置的消息。

她并未受伤,只是十分疲惫。我把她请进我的房间,她坐下来,沉默地喝着茶——她最近越来越不喜欢说话了,对于上面指派的命令,她沉默地接受、沉默地执行,而对于部队里的人们的搭话亦或是搭讪,她都不会多说什么。只是她「冥王」之名,倒是不允许她那么低调。

我随意地问了她一句怎么样,她放下茶杯答了一句还好,并问我有什么需要帮忙。实际上我的行李已经收拾好了,随时都能出发。这次回魔奇看一眼森林就会赶回来,途中还要在贝斯马追捕一个逃犯。时间方面还算是比较充裕……我就问她:

“我会经过厄泰拉……有什么想要传达给伊芙的吗?”

她在听到那个名字后,睁大了越发璀璨的琥珀色眼瞳,愣愣地看着手中的茶杯。我看到她表情的一刹那就后悔了,连忙拍了拍她的肩膀,想着说什么能安慰她。

她没等我想出来,只是放下了茶杯,对我说:

 

“不用了……无论是她,还是我的先祖,她们……都已经离我很远了。”

 

 

尽管如此我还是在厄泰拉停留了几天——伊芙的帝国已经重建得差不多,我到来时她就站在原先纳斯德之王所在的那个地方看着我,没有欢迎我,但也没有赶我走,还差她的女仆奥菲利亚给我找了住的地方。

时不时在她自称的“工作的间隙”,她会来找我,我也就擅自地跟她说一些关于以前那个艾尔搜查队的事情。距离我们在厄泰拉分别已有十几年,我们这群人的变化也相当大——连时间已经停止很多年的我,都有往前走上那么几步的感觉。

她什么也没说,就面无表情地静静地听着,也没有主动问起什么——什么都没有。

这样的间隙也不多——纳斯德的女王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忙碌,我在厄泰拉的几天,也只够时间把所有的事情大概讲一讲,然后把我和艾拉的工作内容简单带过……或许伊芙对于我并不高明的含糊说辞抱有疑问,但她还是什么都没有问。

我不解,并再一次,像十几年前我们离开厄泰拉的时候那样,怀疑起她们的关系来。

 

她们究竟是不是恋人呢?

 

无论是否,她们相处的时间都太过短暂。从隔着休眠舱的初次相遇,再到她们告别前的那个吻都不过是寿命比得上精灵的高等纳斯德的岁月中微不足道的一隅——那个纳斯德的坟塚、钢铁的废墟之间,带着余烬般的夕阳的吻,我从远处望过去,就像是在诉说永别一般。

 

 

——快乐如此短暂,像兔子的尾巴掠过秋天的原野。

 

 

“你在等她来找你吗?”离开时我还是忍不住问了她。本以为她还会继续冷冰冰地沉默下去,但她和艾拉•韩一样没等我道歉,就回答我说:

 

“我不知道。”

“我无法确认这是不是……爱情,或是别的什么。我对她还抱有着什么样的期待,我不知道。”

 

同样她没有等我表示歉意,就带着她的三个仆人走了。

 

 

 

 

当我完成贝斯马的任务回到拜德的据点时,望见了某个在庭院里徘徊的身影。一袭黑衣,黑发披散着,没有了往常标志性的金色发簪,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出了有几分诡异的白色。我喊了她的名字,她转过身来,赤红色的眼睛,带着一股说不清的媚态。

“……银?”

“正解。”红瞳的“艾拉•韩”懒散地勾起嘴角,这样对我说道:

“她太累了,所以才这么轻易地被我占据了——虽然只是暂时的。”说罢她将胳膊搭上我的肩,“别紧张,我就去睡——不会干出什么奇怪的事来的。”

“她又有什么新的任务吗?”我侧身避过了他的胳膊,这样问她。

“这倒是没有——不过大概过不了多久,她就会领到杀死‘白狼’的任务吧。”

附着于艾拉•韩身上的、名为“银”的恶魔这样笑着,被红色浸染的眼瞳里,映不出皎洁的月光。

 

 

这是艾拉在战场上遇到的恶魔,在她重伤的时刻救了她一命,并和她订下了契约——自此之后艾拉拥有了自称九尾白狐的银的力量,并拥有了妖物漫长的生命和不老的容颜。她离开军队的原因之中,有很大一部分就是因为这个“守护神”。

她从来都不多说银的事情,很大一部分还是银在“趁虚而入”的时候告诉我的。银对她有着相当多的了解,给我一种她们认识很久的感觉——不过银又像是在遵守与她的某种约定,对于她们如何认识的这一点从未有过确切的回答。

我感应到了银身上危险的力量,尽管似乎是在封印的状态,但那种邪恶的气息是封印所无法封住的,仍旧透过封印渗透了出来。

 

无论如何,艾拉定是别无选择,才会与这样的恶魔为伍吧。

 

 

同时,正如银所说,艾拉在我回来的几天以后,就接到了暗杀“哈梅尔的白狼”澄•塞克的任务。这位塞克家族的王子殿下现在是塞纳斯公国“名正言顺”的执政官,在他父亲死后的几个月里没干出什么事来,却仍然是个危险的家伙。

同时根据情报部门的消息,不仅仅是部队,还有许多组织都盯上了这位已然成为国王的王子,包括那个和部队抢了大大小小的任务对象的组织「猩红」。这个风评不佳的组织有着一个知名度堪比「冥王」、但从不露面的头目,最近几天刚刚放出了亲自刺杀澄•塞克的消息。

艾拉会遇上这位头目,已经是毋庸置疑的事实了。早有传言中这位头目嗜血成性,怕是任何阻拦他的人都会死在他手上。

 

 

我检查了一遍我的剑,确认它仍然锋利无比,挥动的时候四周的风还会跟着它流动——还有我的弓和从魔奇带回来的新的树枝。艾拉将会在共存节那天潜入哈梅尔,而我将带着一队人给她开路,进城之后,剩下的就都要靠她自己了。

 

艾拉•韩打扮成了共存节的哈梅尔中随处可见的吟游诗人,将她的长矛伪装成了手杖随身携带。最后她看了我一眼,头巾裹住了她的半张脸,只留下那双奇异的金瞳。和银那双赤色的眼瞳不一样,这双金瞳澄澈而透亮,带着满眼的决绝。

 

 

“再见了,蕾娜小姐。”

 

 

 

 

——「冥王」踏出了十八层地狱,而「白狼」精心设计好了圈套,正耐心等待着他的猎物到来。

 

 

 

 

TBC


评论(7)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