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がゃっこう。
安静挖坑,安静作死。
头像pid=53214216_5

【冥王Day-15-】艾拉一家的同居xx题 2

各种奇怪的东西……我没有在黑啦QAQ

裸睡超级短……是因为不懂得炖肉_(:3」∠)_



归档





4.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月黑风高的杀人夜——

送完一盒又一盒披萨的小伙子回到他合租的公寓,房间里黑漆漆的一片,安静得吓人。小伙脱掉他的制服,一边喊起他两个室友的名字。

他走到其中一个室友的房门前,发现窗户敞开着,月光照了进来,风吹着白色的窗帘。他感觉脚底踩着什么东西,捡起来一看,发现是一张纸。

“下个月夜……我还会……再来?Mr.Liulian?”他诧异地念出了纸上的内容,同时感觉抓着纸片的手黏糊糊的。他丢下纸片,看到了自己颤抖的双手上沾着的是什么。

他惊慌失措,看向了敞开的窗户——窗边静静地躺着一只沾着血的榴莲,旁边是他脸色苍白地倒在地上的室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银看着她的三个房客惊恐的缩成一团,翻了翻白眼,又呲的一声开了罐啤酒。她实在是不明白,这部怎么看都是搞笑片但就是要被说成恐怖片的《榴莲杀机》到底哪里可怕,吓得三个小姑娘都快哭了。

 

事情的起因是Yama•Raja的同学给了她一张恐怖片,那三个永远面无表情的姐妹花中的幺妹说着“虽然这是给真男人试胆的但是你不是有室友吗半夜一起看恐怖片能增进感情的哟(棒读)”,不等Yama•Raja拒绝就把碟片直接塞进了还在发愣的同学手里然后跟着两个姐姐飞快地跑走了。

这张碟被Yama•Raja遗忘在背包的深处,直到某个Sakra•Devanam一觉睡不醒的周末的夜晚,她才翻出来给她的室友看。在Sakra•Devanam和Asura的互相嘲讽以及银麻利地摆好啤酒问着Yama•Raja能不能抽烟之后,这张碟就这样塞进了DVD机。

一开始是那个五官端正三观正常的外卖小伙送了大概有十分钟的快递,然后又和室友打打闹闹十分钟,讨论了十分钟恐吓信,再送了十分钟快递,再和室友打闹……啊不,是回到家发现室友被杀掉了。

看见室友躺在榴莲旁边的尸体之后,一直战战兢兢的Yama•Raja喊了起来,刚才还在插科打诨互黑互讽的Sakra•Devanam和Asura也喊了起来。银吓得喝空的啤酒罐都掉地上了——当然是被三个房客的尖叫声吓的。

往后尖叫声一直没停过,三个女孩子逐渐缩到一块去了。银又解决了一罐啤酒,望了一眼缩在Sakra•Devanam和Asura之间的Yama•Raja紧张地闭着眼,过了一会儿又偷偷地睁开,接着又被吓得喊了起来。

啧。

银摸了烟盒和火机,冲着几个姑娘说了句“你们真是图样图森破”,就叼着没点着的烟溜达回房间了。

 

 

 

 

5.裸睡

 

 

裸睡Party。

这尼玛的究竟是谁想出来的啊!

 

Sakra•Devanam在内心嚎叫着,一边把脸埋进了枕头里。现在她浑身脱得只剩下内裤,跟她一并躺在客厅里临时铺的地铺上的两个室友和房东也是如此——啊不对,她们连胖次都一起脱了。

“小帝帝……”

“帝帝啊……”

Asura和银笑得十分灿烂,正向她凑过来。

“卧槽你们离我远点……”Sakra•Devanam把四人同盖的被子往身上一卷,脸还埋在枕头里,“脱了我就嫁不出去啦!你们奏凯啦!”

“你说的可是嫁?”银笑得十分愉悦。

“这种事情不应该小冥冥担心吗……哎哟小冥冥别打我,疼!”

Yama•Raja无奈地叹了口气,伸手晃了晃裹成团的Sakra•Devanam:“不脱就不脱啦,把被子还来好吗,冷。”

“冥冥你不能这样!帝帝这是叛教!”Asura看着Sakra•Devanam一点一点地往Yama•Raja身上蹭,这样不满地说着。

“什么什么教啦……不说啦……我好困……”Yama•Raja任由比她大两岁的室友给她裹好被子,很快地就睡着了。

“……所以说,说好的Party呢。”银一脸无趣。

“都是帝帝的错啦!”

Sakra•Devanam满脸无辜,但没有反驳,只是将手指叠在唇上,示意室友们安静下来。

“得得得,我们也睡吧。”银拍了拍Asura的肩膀,扯过被子的一角盖好,随手关了灯。

 

【位置:冥修帝银→冥帝修银】

 

 

 

 

6.一方卧病在床

 

 

“完蛋了。”

“是啊,完蛋了。我的伙食怎么办……我不想吃外卖。”

“对啊……我好想念小冥冥的鸡汤啊……”

Sakra•Devanam扶额:“喂,你们不应该先担心一下小冥冥的伙食吗。”

沉默了半响,Asura望向银:“银小姐,敢进厨房吗?”

“别想。”

“那你敢让帝帝进吗?”

“也别想。”

“好咯你们也别看我……我不会做饭的。”最后Asura这样说。

Sakra•Devanam回头望了望Yama•Raja虚掩着的房门,房主此时正静静地躺在床上,头上贴着一片退烧贴。她想了想,掏出了手机,拨通了某个家政万能的同事的电话。很快她就挂了电话,跟室友转述了她那个有着一头耀眼的金色长发、带着两个弟弟的同事的话:

“总之,先煮点粥给冥冥吧。等小艾拉放学再说——毕竟只有她会做饭了。”

 

三人在厨房里忙活了半天,最后弄出了一大锅颜色勉强能算是白色的粥。Yama•Raja短暂地醒了那么一次,换了片退烧贴现在还在睡。完全没有照顾人经验的三人互瞪了半天,最后只能无奈地看着眼前的粥。

“等她醒了都要凉了……”Sakra•Devanam十分无力。

“那有什么办法。不如我们一人一碗先吃点解决一下吃饭问题。”

“……银小姐,你敢吃吗?”

“……”

“……”

“……”

“我去抽口烟,顺便叫个外卖。你们吃什么?”

 

最后还是银庞大的外卖网络帮了忙,她叫来了一碗看起来比较正常的皮蛋瘦肉粥。正巧Yama•Raja醒了过来,迷迷糊糊地喝了粥又睡下了——另外三人胆战心惊地看着她咕噜咕噜地喝了粥,看着她又一次入睡,才松了口气,跑出去扒拉自己的外卖。

过了几天好起来的Yama•Raja从厨房某个隐秘的角落翻出了沾着一些奇怪的东西的某个失踪的锅,再从Ara•Han那里听说了在她生病期间三个室友的事,噗嗤一声,认命地刷起锅来。

 

 

 

 

TBC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