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がゃっこう。
安静挖坑,安静作死。
头像pid=53214216_5

【冥王Day-13-】骊歌(半架空,未完)

《往者》第五篇。仍然是LK视角,照例OOC。

这章写得草,节奏快,语死早,标题和内容没有半毛关系……



偷懒直接放归档

 

 

 

 

自离开拜德很长一段时间的艾迪•金突然出现在战场上之后,这场战争就开始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仅是造成了一个短短两天的形势逆转,就使得我们等来了哈梅尔的救兵。从此之后魔族就节节败退,终于伴随着军团长波尔德的倒下,它们被赶回了魔界。

尽管战争取得了胜利,人类在这场战争中也损失惨重。艾迪并未留下来参与战后的重建——虽然他确实没有什么真正的理由留下来。问及参与战争的原因,他也只是不耐烦地说:

“这场战争是必然,无论到哪个时空里都能看到那群长得如此智障的家伙——我看着不爽很久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刚刚探望完还在养伤的艾拉•韩——我一直都站在房门外,知道他们除了打招呼以外再没说过一句话。他在说完那番话之后站在我面前沉默了一会儿,又说道:“你最好看好艾拉。她不会像你一样干傻事,但是她现在情况确实糟糕,看起来特别不正常。”我还想问他什么,他却白了我一眼,继续说:

 

“艾索德•赛格特,我希望你的智商不要十年如一日,还是那么低。”罕见的,他没有带上轻蔑的神情,只是陈述事实一般地说这,接着一言不发地打开了时空裂缝,又一次离开了。

 

 

我没时间去为他这句话愤怒——就连为老师的死悲伤的时间都没有。老师在带回重伤的艾拉之后很快就投入了战场,在战争结束前夕,在从沛塔赶往拜德的路上遭到了苟延残喘的魔族的伏击,不幸离世。那时候正是战争最为关键的时刻,而在那之后就是战争的结束,一直到现在的重建。我只能在看望艾拉的时候短暂地想一想,但仍然不敢向她提起来——她在得知这一消息之后就沉默得可怕,尽管根据她和老师所结下的那个约定,没有做出绝食绝命这种事情,但终究是如艾迪所言,情况糟糕。

我忙得甚至没有时间担心她,每次想到这点的时候我都会烦躁起来——但我想这并不是老师所期望的,只能在尽力地做好自己手头的事情之后,再抽空去看看她。

 

 

等到沛塔的天空终于有了那么一点阴云散去的迹象,我的上级才给我缓口气的时间。一直陪着艾拉的蕾娜告诉我艾拉去了老师的家,我也正是在老师哈梅尔的家里找到了正在打扫卫生的她。她的气色比艾迪走的那时候看起来好了很多,伤也好得差不多了——只是悲伤笼罩在她身上。我想要安慰她几句,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最后也只能和她一起整理老师的东西。

黄昏时分我和她沉默地走在哈梅尔的街道上,去往她暂住的地方。战争中她并未来过哈梅尔,却一直都在挂念着她在哈梅尔已经失去本心的哥哥阿炼•韩——或者说是伯爵兰。得知哥哥被红色骑士团的新任团长杀死的消息,她喃喃着“解脱”、“再见”这样的词语,留下了自我认识她以来见过的第一滴眼泪。

我和她穿过了几条街,一路上都有听到一些流言蜚语。所有的一切都是关于赫尔伯特•塞克,这位塞克家族培养出来的“白色神话”。据说他在战争结束后就掌握了整个哈梅尔、甚至是整个塞纳斯公国,并动用了政治手段取消了一些贵族的特权,并遣散了红色骑士团之外的军队。我还没有去找过驻扎在哈梅尔的红色骑士团负责人范恩西欧先生,并不能证实这一切。

自我踏入哈梅尔以来就听到的这些传言中还提到了赫尔伯特•塞克的儿子澄•塞克,这位塞克家族的“王子”据说为他父亲“占领”整个哈梅尔做出了极大的贡献。传言还说若是他的父亲死去,他就会得到他父亲的一切——所以便理所当然地怀疑起了他有弑父之心。

我和她来到蕾娜给她和我找的暂住地时,她问了我关于这些流言的看法——出乎我意料,她不仅用心听了这些流言,知道的也比我详细得多,像是有意去收集过情报一样。我想了想,如实回答她: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会是个很大的威胁呢……”她这样说着,又在逐渐下沉的夕阳之中站了好一会儿,才问我:

 

“老师有提起过这两个人吗?”

琥珀色的瞳孔缓缓地坠入夜色之中——这是她自老师去世以来第一次主动提起老师,眼睛里反倒没有那层一直盘踞着她的悲伤了。

 

我思考着她问这个问题的缘由,一边给予了她否定的答案。老师很少谈论别人,也很少说起他的事,在这些为数不多的对象里找了一圈,并没有姓塞克的。她听罢也没有再说什么,闲谈了几句之后就往她的房间走去了。

 

 

 

 

 

这件事我并没有放在心上。从哈梅尔回来后我又投入到了工作之中,直到大半年以后的某个深夜,蕾娜突然背着她的战弓、佩着她的爱剑,和握着战矛的艾拉一起,来向我告别。

 

 

蕾娜说要带着艾拉一起前往精灵的特殊部队——在战争结束之后,就和人类的特殊部队联手,用于培养刺客和特工。艾拉在得知蕾娜是这个组织的一员之后,就有了加入的打算;来找我的前一天,她才通过这个组织的考验。

那时候我看到的艾拉和老师尚且在世时、和我一起接受训练的艾拉已经没什么不同了,看起来她已经将悲伤化为了动力。她告诉我战争虽然结束,但仍然有着许许多多的隐患——就像是大半年前她跟我提起的塞克家族。她想她要在暗处继续践行着老师的精神,防止又一次大战挑起,也避免更多像她这样的惨剧发生。

蕾娜还说本来艾拉想要不告而别,被她硬是拉了过来,也对深夜来访向我表达了歉意。很快她们就以不妨碍我工作为由,趁着夜色离开了拜德。

 

她们走了之后我就算是孤身一人了。老师已经不在人世,而身为特殊部队,自然我不会知道她们去往何方;而艾迪在时空之间随意穿梭,更不知道他身在何方;至于伊芙,我知道她是在厄泰拉,但根本不敢去找她。

还有我的姐姐。整个战争期间我都没有找到她——在那场直面魔族三大军团长的战争中,我还有过些许期待:那个红发的骑士,会威风凛凛地带着她的剑从天而降,带领我们势如破竹地击退魔族。

她没有出现,也没有半点消息,像过去的十几年一样。

 

 

那晚我想着姐姐,看着剩下的公文的时候,并没有想到几年后传来赫尔伯特•塞克被杀的消息,同时带来的还有战争期间那段尘封的往事——为了使得魔族能顺利占领拜德,这个被魔族占据心智的“白色神话”,派出他的部下装扮成魔族,伏击了我的老师。而杀死他的刺客据说是个身着黑衣的黑发的女人,有着一双耀眼的金瞳。

 

 

 

 

——其名为「冥王」,为审判世间万恶而来。

 

 

 

 

TBC

2015.2.24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