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がゃっこう。
安静挖坑,安静作死。
头像pid=53214216_5

【冥王Day-12-】狼-Ⅰ-(半架空,未完)

 《往者》系列第四篇。时间距离上一篇跨得有点远,第一人称LK。OOC一定有,LK没怎么玩过基本按照很多同人的设定和自己的理解来写……  

CP出来了,嗯……



前篇:《她》 《蝶》 《远行》



亲爱的艾索德: 
我在巡礼者关卡给你写下这封信,驿站老旧,实在找不出一张像样的纸来,还请见谅。 
沛塔的局势不是很乐观,但姑且还在掌控之中。阿雷格先生和伦特先生他们都是很好的领导者,能短暂地在他们麾下做事我感到十分荣幸。 
同时,很遗憾,我并未在沛塔打听到你的姐姐的消息。但不必灰心丧气,有很多人都说想问红色骑士团团长的消息,在哈梅尔会容易一些,在哈梅尔试着问问看吧。 
最后,替我向导师问好。

 

你诚挚的

艾拉•韩

 

 

这是她这次前往沛塔之后寄回来的第四封信,和前几封一样,没有透露有关于她自己的什么消息。我把信锁进抽屉,和前几封一起,继续看起桌上的公文。升职之后几乎每天都在公文之中度过,也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过老师了。老师大概也在忙于训练新一期的骑士们,我见不到几次。

我的老师雷文不仅仅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剑术大师。在这场战争爆发之前,我和她——我的师姐艾拉一起,在厄泰拉拜了前来休假的拜德禁卫军副团长为师,我学习的是剑术,而艾拉学的,更多的是老师的精神。

 

被称之为「孤狼」的我的老师所具备的那种、「狼」的精神。

 

 

或许艾拉她本身就是一匹幼狼。我和蕾娜•利乐小姐离开魔奇森林,第一次在艾德的城镇上见到她时,她已经孤身一人跨过了那片海,从波鲁安来到罗兰西亚,带着那双悲伤的琥珀色眼瞳,向我们诉说她的故事。她仅长我三岁,但已经有了能媲美身为精灵的蕾娜的沉稳。

从她加入艾尔搜查队时起,可能她就收起了她的獠牙,暂时地隐藏在我们之中,不去想那些关于家族和魔族的事情。除了那双眼睛,她就再也没在我们面前展露出悲伤的模样。眼底的悲伤像是一直缠绕在她身边,直到我们遇到伊芙,才有所消散。

她和伊芙的关系,可能我永远都无法理解。在打败纳斯德之王取出艾尔之石后,被唤醒的伊芙的——大概可以称之为怒火,基本上是由劝说她的艾拉来承受的。往后在厄泰拉度过的那段清闲的时光,和一直冷冰冰的伊芙最亲的,是艾拉;调和伊芙与想要解体她的艾迪的关系的,也还是艾拉。跟随老师离开厄泰拉时,和决心留下重建帝国的伊芙闹僵的,仍然是艾拉。

 

蕾娜说,大概是她们的经历太过相似——她们都失去了一切,孑然一身,所以才会更了解彼此。

 

伊芙最终还是没有跟我们走,她现在应该还在战火没有波及的厄泰拉,和她制造出来的三个仆从一起,振兴她的帝国。而艾拉则在战场上努力着,为了终有一天能再见到她的哥哥。

 

 

现在她无需隐藏獠牙,战场上她需要和老师一样,迅疾而致命,挥舞着战矛指向她所仇恨的魔族。

 

 

 

 

熬了一夜解决掉了公文,我找了个训练时段,在训练场里找到了我的老师。他的剑一直配在他腰间,外套上的几把短刀收在鞘中。像往常一样,老师敏锐地察觉到了我的到来。我向他传达了师姐的话,他也只是点点头,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面前操练的骑士们身上。

老师的话并不多,拥有着「孤狼」的名号,却并不是个冷酷的人,也不能算禁卫军的巴内萨团长那样严肃的人。我在老师那里学到了理智和冷静——尽管他并未教我,但日复一日地,我在向老师和本身就不需要教的师姐靠拢。理智一些也确实比鲁莽更为可靠。

只不过我还是无法做到像他们那般隐忍——没有经历过一些事,自然没有那么容易体会到。远在哈梅尔的蕾娜说我有的时候还是像魔奇森林里的那个年少轻狂的艾尔搜查队队员那样,尚且还会提着剑冲出去干一些傻事。我并不否认——老师说及时地正视错误,才会有所突破。

同时老师也并不是个严厉的导师,即便是在最艰苦的训练中,都不会化身为巴内萨团长那样的“厉鬼”。同样的,对于要求老师严格对待自己的艾拉,老师也在“严格”的基础上,给了她最大限度的关心。

我还会时不时想起那次在严寒的拜德森林中猎狼的特训。那天我和艾拉收拾妥当,就在一个清晨分头从森林外的营地里出发,在潜伏满雪狼的森林里捕猎,并要在天黑之前带着两张狼皮回到营地里。我还算是比较幸运,没有遇到狼群,很顺利地在黄昏之前走出了森林——老师一直在森林外等着我们,以防我们带着的信号弹起作用。我回营地里换了身衣服、喝了碗热汤,直到夜色渐沉,艾拉仍然没从森林中出来,也没有使用她的信号弹。

夜晚的森林比白天的更为危险,还纷纷扬扬地下起些雪来,甚至是老师都没有把握能走进森林再平安返回,更别提进到森林里去找位置不明的艾拉了。我们也只能在森林外面干等着,希望艾拉能够平安无事。

在不知道第几次老师拦下想要冲进森林的我之后,借着从营地里照过来的微弱的灯光,我们终于看到了艾拉——她满身是血污和雪粒,嘴唇冻得发紫。老师迅速地脱下外套裹住了她,她虚弱地喃喃了一句对不起,就倒在了老师怀里。

老师沉默了一会儿,制止了喊着她的名字的我,抱起了怀中失血过多而晕过去的她,往营地里走去。

艾拉昏迷了数日才醒过来,第一时间老师就从巴内萨团长的“思过惩罚”之中抽出身,来找还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的她。没等她开口,没有带佩剑的老师就平静地说道:

 

“变强的同时,也要保护好自己的这条命——毕竟是最心爱的人换来的,好好珍惜吧。”

 

说罢老师拍了拍守在她身边的我的肩,就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直到老师的身影消失在门外的风雪之中,我才听见我身后的艾拉•韩轻轻地嗯了一声。

 

 

艾拉伤养好之后不久,老师就宣布我们可以出师了。我跟随姐姐的脚步加入了红色骑士团,艾拉则在老师麾下,在拜德和沛塔之间往返。

 

 

 

 

在我去找老师那之后不久,我坐在满桌的公文前有些烦躁地搔着头的时候,那个从沛塔前线逃到拜德的骑士就这样毫无征兆地冲进了我的办公室。他带来了前线失守的消息,同时也带来了前线的半个指挥官、我的师姐艾拉•韩身受重伤地陷进敌阵、生死未卜的消息。

正当我热血上涌,想要就这样握着剑冲出去召集人手往沛塔进发之时,不知从何处得到消息的老师出现在门前,像猎狼那次一样制止了我。只不过和那一次不同的是,他提出带队前往沛塔,并劝我在拜德耐心等待,同时布置好兵力、安置好群众,随时应对魔族的来犯。很快老师就趁着夜色带队赶往沛塔,巴内萨团长则依据他的请求将副手的位置暂时交予我。

 

我花了一个晚上来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尽量使自己不去想那些不好的事情。那个彻夜无眠的夜里我想着我的老师和我的师姐,还有我失踪多年的姐姐——这位据说已经死去的前任红色骑士团团长,曾几何时也是孤身一人带着我、训练我,再孤身一人地离开家。我也正是因为和她的约定才努力地变强,直到今时今日。

第二天清晨我站在我的老师的位置上,暂时忘掉那些关于姐姐、艾拉和老师的事情。此刻起我便是拜德禁卫军的代理副团长,并从此刻起,开始践行老师一直言传身教的那些事物——那些有关于「狼」的和无关于「狼」的,都会一并地,将其贯彻到底。

 

 

 

 

拜德的骑士领主并不知道,濒死的少女已经接受了恶魔开出的条件——

 

 

 

 

TBC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