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がゃっこう。
安静挖坑,安静作死。
头像pid=53214216_5

【冥王Day-10-】言(穿越梗,有虐,短END)

十天啦_(:з」∠)_

搜查队内的日常,几句话红紫,两句话雷伊。

 

 

 

 

17岁的艾拉•韩还没来得及思考一下引发目前状况的缘由,就听见了队伍里那个永远都充满活力的红发少年嚷嚷着她的名字推门冲了进来。红发少年叽里呱啦地说了什么,才看见她屋里还有另一个人——身披黑色坎肩的女孩子,尚带着稚气的脸庞和自己相差无几,但从气质上来看,这位带着淡淡的微笑的不速之客显得更加成熟稳重。

红发少年被随后跟上来的姐姐敲了敲脑袋,一边好奇地看着端坐在他熟悉的少女对面的女孩子,一边问着“你是谁”。跟在他姐姐后面的紫发少女满脸惊诧,随即三步并两步地冲上前捡起了放在两人之间的那张写着令人费解的咒语的纸,喃喃着:

“怎么可能……本天才魔法少女的咒语怎么可能出错?”

“倒并不是咒语的错,我想应该是……嗯,‘我’的错。”听到这番话的那个看起来像艾拉的姐姐的女孩子这样说道,“初次见面,我是艾拉•韩——来自未来。”

 

事情的起因是爱莎提出来的一个游戏,据称只需要一张纸和一句咒语,就能稍微预测出自己的些许未来。到镇子上购置食物的艾拉并没有直接参与游戏,当她抱着一堆食物回到小队住的地方的时候,正看到一屋子人围成一桌正在讨论着看到的未来。爱莎逮住她往她手里塞了纸,一本正经地跟她交代起咒语和注意事项。晕乎乎地听完的她带着纸回了房,把该放的东西放好,才在桌子上铺好纸,念起咒语。

但当一阵强烈的白光闪过,却是召唤来了这个同样名为艾拉•韩的女孩子——她的确是看到了未来,只不过这个“未来”有哪里不对。

一群人挤在艾拉的房间里,就连满脸不爽的艾迪都被拖了过来。这位来自未来的艾拉说她是从五年后来的,穿越之前正和未来的众人一起喝着茶聊着天,一道炫目的白光从她眼前闪过,等她反应过来她已经身在这边的艾拉的房间里,面对着过去的自己。这个艾拉十分冷静,谈吐之间也显得十分理智,问了半天,有关于未来的半句话她都没有提。

另一头研究着事故原因的爱莎问了慌慌张张的这边的艾拉半天,终于是得出了结论:十七岁的艾拉在念咒的时候多喊了一声自己的名字,因此触发了某种言灵,唤来了未来的自己。至于送未来的艾拉回去的方法,还需要天才魔法少女研究研究。

也就是说,二十二岁的艾拉•韩,一时半会儿是回不去了。

得知这一消息的未来的艾拉脸上仍然带着浅浅的笑意,说道:“那么——就麻烦诸位收留我一段时间啦。”

十七岁的艾拉看着她的未来,感觉有些陌生。她从人堆里探出头,表示可以和未来的自己一起住一段时间。

 

 

到了饭点,围坐在饭桌上的众人仍然没有停止对于未来的好奇,只是未来的艾拉仍然只字未提,众人也只好揶揄起现在的伙伴们——比如说若是来的不是未来的艾拉而是未来的谁谁谁会怎么样。未来的艾拉和现在的艾拉一样,有着认真的性格,不过倒是比现在的艾拉镇定多了,也圆滑多了。

饭桌上艾索德又和爱莎因为某人的胸部问题吵了起来,被艾丽希斯和蕾娜拽开之后,未来的艾拉才笑咪咪地透露出来自未来的第一条讯息。她说在未来这两个人的关系也还是这样,仍然需要其他人劝那么一下。

众人像是看到了希望一般,想着继续从这位未来来客这里再套出点什么。等到晚饭时间差不多要结束了,未来的艾拉才面带笑容,对着在座的搜查队队员们说:“可都是黑历史来着,你们真的要听吗?” 
艾索德和爱莎迅速地闭上了嘴,有兴趣但是知不知道没什么所谓的雷文和澄看着红发少年和紫发少女笑了笑,艾丽希斯和蕾娜打着哈哈过去了,一直提不起兴趣的艾迪和面瘫着静坐着的伊芙始终一言不发,刚带着露散步回来的希尔凑过来望了一眼,也只有十七岁的艾拉表示说出来并没有什么关系。 
二十二岁的艾拉•韩放下了碗筷,捧起了装有清茶的茶杯,说:“未来的事,还是交给未来吧,”

 

“过去的我……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我……嗯,回想起了你的疑惑。”

二十二岁的艾拉•韩说这番话的前一刻刚刚关上了窗,阻隔了贝斯马带着凉意的夜风,然后又回到了房间里那张临时铺上的凉席上,看着正背对着她装睡着的十七岁的艾拉•韩,这样说道。

“那是不是也能知道我的问题呢……”十七岁的艾拉并没有翻身,声音显得闷闷的。

“这倒没有。现在我每跟你说一句话,只会取代我原先的那段记忆——我并不知道你要问什么。”

“那么——”十七岁的艾拉翻身坐起,看着未来的自己,“我想你应该能猜得到……我想问的是,你有没有找到哥哥呢。”

“嗯,的确是猜得到。”二十二岁的艾拉说罢,避开了过去的自己的视线,“我找到了你和我的哥哥,在哈梅尔。”

“那就可以了,我安心了。”

“这样的话,轮到我问你一个问题吧。”

“嗯?”

“你会救回我们的哥哥吗?”

“当然!无论有多么难,我都会找回哥哥原来的模样。”

“那么——我也安心了。不早了,睡觉吧。”

十七岁的艾拉•韩向自己的未来道了声晚安,没有问她究竟有没有救回自己的哥哥。

 

 

“艾拉?艾拉——”

念着天才魔法少女所给的咒语的二十二岁的艾拉•韩睁开眼睛,就看见了她所熟悉的那位绿发的精灵,扎起马尾的精灵正坐在她床边担忧地看着她从床上缓缓地坐起来,接着松下一口气:“太好了,终于醒过来了。”

“……伊芙呢?”

“去看雷文了。她说你要是醒了就和我过去找她——你可以走吗?”

“没有问题。”

“你在墓园里突然昏过去了,是不是太累了?要休息的话就再睡会儿,不要勉强。”

“我没事的。”

冲精灵笑了笑,二十二岁的艾拉•韩才真真切切地感觉到她自己回到了原本的时空。这个时空里红色骑士团团长和她已经成为一名出色的骑士的弟弟在与魔族军团长波尔德的战斗中离世,前去支援“红毛笨蛋”的紫发魔导也在赶往前线的路上被黑暗精灵吉菲娜所伏击,当场去世;奋勇杀敌的别扭少年在战争之中将大波敌人引入了时空裂缝再也没有出来,留起长发、手持重炮的金发少年与失去本心的哈梅尔伯爵同归于尽。最后幸存下来的,仅有身为魔族的露和希尔,以及身为精灵的蕾娜和身为纳斯德的伊芙和雷文,还有拥有银狐庇护的艾拉。露和希尔告别了他们,往波鲁安大陆的深处继续追寻着逃走的克里斯,伊芙则留在战后的哈梅尔照顾重伤的雷文。蕾娜本来打算在拜祭完同伴之后就回到她的森林之中,只不过艾拉突然昏迷,使得她留了下来。

这才是二十二岁的艾拉•韩所存在的,真实而残酷的世界。

 

“说起来,艾拉你为什么会晕过去呢?有什么困难也讲出来吧。”前往医院的途中,精灵这样问。

“我真的没事,不必担心我……”

或许只是做了一场梦,然后她醒来了——仅此而已。

艾拉•韩看着战后重新恢复成湛蓝色的天空,记忆里的那个十七岁的艾拉•韩又回到了正常的生活轨迹,那场因一个奇妙的言灵而与她相遇的那个艾拉•韩又停留在原地,和笑着对她告别的十七岁的艾拉•韩的伙伴们一起。

 

 

——致十七岁的艾拉•韩。

希望你能有比我更好的选择,以及更好的未来。

毕竟未来,还是需要交付给未来去实现。

 

这又是一条新的言灵了。

 

 

 

 

END

 

 

 

 

 

 

 

 

于是十七岁的艾拉毅然转了SD,成功地痴回了自己的哥哥,取得了战争的胜利。

冥:(笑)所以说怪我咯?[大二逼地狱.gif]

 

 

 

 

真•END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