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がゃっこう。
安静挖坑,安静作死。
头像pid=53214216_5

【冥王Day-09-】当我们掐掉通讯器之后我们会谈什么 下(RFYR,王男paro)

CP:RFYR(以及别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半架空,工口之光世界观下的王的男人paro,大概是欢乐逗比向。

加拉哈德=RF,梅林=YR,亚瑟=CN,高文=GM,加荷里斯=RS,摩根(私设的另一个军需官)=MM,贝狄威尔=WS,兰斯洛特=RG,桂妮薇儿(众人的一个浑称)=NB。

代号会看出我王男里的cp观但还是拒绝谈人生【x
总之有什么精神洁癖的千万慎…… 


520忙着烧情侣,并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上】  【中】




艾索德•赛格特花了点时间思索了一下,仍然没有想明白明明是「Kingsman」全员的集体休假开开心心地坐着大巴跑到度假村去,怎么突然就一个比一个严肃地站在了某个不大的墓园里,就连总是笑眯眯的澄•塞克先生都难得地收起了笑容,套着黑西装撑着黑伞站在亚瑟身边。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问问题的时候。已经在这个神奇的特工组织呆了有一年的加荷里斯看向那块众人凝视着的墓碑,第一眼就看见了那张黑白照片。照片中的女人乍一看和绿发的精灵蕾娜•贝狄威尔几乎一模一样,只是没有那对尖尖的耳朵。照片下面是女人的名字:Seris,还有出生和死亡的时间——女人是十年前去世的,那时大概才二十几岁,十分年轻。若是活到现在的话,和站在最前面的加拉哈德以及梅林的年纪差不多。

加荷里斯站在后排,看不见两人的表情。他想两人应该是最为悲伤的,可能是在那位塞莉丝小姐在世的时候,可能也是一位「Kingsman」,和他们俩是很好的朋友或是拍档吧。

在下着雨的墓园里站了好一会儿,梅林放下了怀中那束沾着些许雨水的白玫瑰,亚瑟则淡淡地开口说道:

“致我们的朋友及伙伴……塞莉丝。”

 

 

塞莉丝的死其实是一次事故。时任贝狄威尔替补的塞莉丝和上任不到四年的加拉哈德前往厄泰拉的一个矿洞里执行任务,在离开的时候苟延残喘的目标扔出了一枚手雷,炸毁了矿洞,将自己连同塞莉丝一起埋在了矿洞下,而逃出来的加拉哈德也失去了一条手臂。等到亚瑟亲自前来处理现场、找到塞莉丝时,年轻的替补已经没有了呼吸。

在此之后整个「Kingsman」消沉了一段时间。本来想要归隐山林的贝狄威尔没有再提过替补的事;身为塞莉丝的未婚夫的加拉哈德在病院里昏迷了好长一段时间,使得亚瑟和梅林来不及询问他的意思,就这样给他截肢的左臂装上一条纳斯德手臂。醒过来之后,则是每天都坐在病房里看着他的新手臂,如果有人走进来和他搭话,则会马上点起他的火药桶。

不过最为消沉的,还是当时在总部控制室里指挥着两人的梅林。那时梅林还没有像现在这样冷静,在爆炸声响起、通讯切断的一刹那,她还没能像现在这样快速地做出反应。在得知塞莉丝的死讯之后,她失手打碎了她哥哥送给她的马克杯都没有将那些碎片捡起来,只是愣愣地坐在控制室里,突然捧着脸哭了起来。

她想没有察觉那个目标还剩那么一口气,是她的过错。她就这样想着直到今时今日,每天勤恳工作的同时,也抱着这份自责,不敢有一丝疏忽地保证着骑士们的安全。

 

或许正是因此,修炼成处事不惊的大魔法师梅林对于总是“任性妄为”的加拉哈德总会十年如一日地感到生气。

 

不过等众人坐着大巴翻山越岭终于到了某个位于山顶的度假村之时,先前沉闷的气息也在不知不觉之中扫了个白茫茫真干净。除了艾丽希斯•高文•赛格特给她的弟弟解释了那么一两句以外,没有人再提起塞莉丝来,梅林也自己一个人蹲在大巴最后一排玩着掌机以及冷淡地给前来调戏她的加拉哈德几句回应。

这次的度假村据说是很多政要都爱来的度假村,这其中也包括了梅林的哥哥,塞纳斯公国的总统阿炼•L•韩。这次「Kingsman」全员出动的其实是个“顺带休假”的任务。从一开始的围剿班德斯,再到几个月前加拉哈德色诱克里斯,Mr.Seiker及其手下逐渐发现了一些指向一个官商勾结意图灭国的庞大阴谋的线索。一旦这件事被曝光出来,对于整个政府机关将会是一个很大的打击——据称那位白发的总统阁下或多或少地有参与其中。

碍于「Kingsman」里还有总统的妹妹,Mr.Seiker本想是用自己手头上的特工出动的,只是梅林的速度和往常一样可信赖,在他向亚瑟提议之前就已经把该查的东西查完了。

“我知道组织一直对我哥哥抱有怀疑,但如果我哥哥真的是那样的人的话,我会通过组织的手来制止他的。”「Kingsman」的军需官十分理智地对她的上司这样说。亚瑟见梅林决心已定,也没有再说什么,喊齐人就跟着Mr.Seiker往度假村赶,顺路拜祭一下塞莉丝。

这次的任务主要是盯紧名单上的目标,尽管就那么几个人,但无不是非富即贵,还有像总统那样的当官的。总统先生正好在度假村里招待远道而来的拜德国王,不仅护卫有很多,并未清场的度假村还有许许多多的闲杂人等,盯人的任务也没那么好做。「Kingsman」一行人除了亚瑟和窝在房间里负责监视监听的梅林,其他的甚至是摩根都要都扮作是Mr.Seiker手下,光明正大地在度假村里到处乱逛。

归根结底梅林的工作量才是最大的,在度假村的几天她就一直缩在房里,三餐就靠其他人来送,几乎任何时段的频道里又能听见她的声音——不过除了某次和加拉哈德不知原因而大吵了一架,其他时候就没有再说过与工作无关的事,包括她那个每天都能在高尔夫球场等等地方见到的哥哥。

魔法师勤劳地挥舞着魔杖,夜以继日地工作着,最终疲倦地倒在了显示器前,没有回应加拉哈德的呼喊。

 

 

“前辈梅林她醒了吗?”

“嘘,小点声,睡着呢。”

“BOSS说晚饭的时候梅林要是醒了就告诉她——虽然频道一直开着并没有什么必要。”

“……她要干嘛?”

“我也不知道。”

「Kingsman」的军需官听着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的小新人和蠢前辈的对话逐渐地向她的耳朵靠近,终于睁开了眼睛,发了好一会儿呆才意识到眼前不是那几块移到她房间里来的显示屏,而是白花花的天花板。接着她意识到自己躺在床上,随后就听到了那个和她同期的蠢前辈的声音:

“醒了?”纳斯德手臂在她眼前晃了晃。

梅林默默地闭上了眼,感觉自己的起床方式不大对。

“喂你怎么这样……算了你要睡就睡吧。”

她感觉加拉哈德坐在了她床边,摘了眼镜,掐了通讯器——这声音她实在是太过熟悉,闭着眼睛都能想得出来。加拉哈德把眼镜放在了床头柜上,对着门或者墙的方向。然后他俩一言不发一动不动地僵持了好一会儿,加拉哈德才打破了沉默:

“你睡了没?”

“……没。你太重了把床给坐凹了你知道么。”

“我不知道。”

“现在知道了吧?快下去。”

加拉哈德没有动。

“……上次说得太重了,抱歉。”又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这样说道。

“……没关系。”

梅林知道他讲的是上次他送饭的那次吵架——那次加拉哈德用了错误的方式劝梅林休息,结果就是理所当然地吵了一架,再理所当然地被赶出去。

 

“其实我是知道的……你在自责。”加拉哈德又自顾自地说了起来,“但是这并不是你的错……只是个事故,谁也料不到那个老东西最后会爬起来……”

“所以呢?”

“你不需要自责。”

“说完了?”

“你也不需要把什么事情都一个人担下来。「Kingsman」里还有这么多人。”

“说完就出去。”梅林睁开眼睛瞪了加拉哈德一眼,又迅速地闭上了眼。

“梅林。”

“出去。”

“艾拉。”

“叫你出去。”

“艾拉。”

 

“我喜欢你。”

轻轻一吻,落于艾拉•韩的发鬓。

 

 

 

 

 

 

 

 

 

“但是你还是要滚出去。”

“……”

“让我静静。”

雷文•克劳尔认命地走出了军需官的房间,合上门,但是没有离开,只是靠在门边。

过了那么一会儿才听见军需官的声音从房门的那头传出来。

“雷文。”

“我在呢。”

“我想了想。”

“然后呢?”

“我还是喜欢我哥。”

 

 

从拐角处一个接一个冒出来的气喘吁吁的「Kingsman」一行人大老远地就看见他们的加拉哈德干脆利落地拔了枪再干脆利落地套上消音器对着门锁就是一下,然后一脚踹开门冲了进去,似乎还没忘记拖张椅子来把门给顶住。

 

“谈人生呢,我们回吧。”面瘫依旧的亚瑟小姐淡定地说道。

 

 

 

 

END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