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がゃっこう。
安静挖坑,安静作死。
头像pid=53214216_5

【冥王Day-08-】当我们掐掉通讯器之后我们会谈什么 中(RFYR,王男paro)

CP:RFYR(以及别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半架空,工口之光世界观下的王的男人paro,大概是欢乐逗比向。

加拉哈德=RF,梅林=YR,亚瑟=CN,高文=GM,加荷里斯=RS,摩根(私设的另一个军需官)=MM,贝狄威尔=WS,兰斯洛特=RG,桂妮薇儿(众人的一个浑称)=NB。

代号会看出我王男里的cp观但还是拒绝谈人生【x
总之有什么精神洁癖的千万慎…… 

本章所有的技术含量都是我掰的……勿当真【x



←走这

 

 

 

艾索德•赛格特溜进了军需官们的办公室,打算趁着梅林向摩根诉苦的时候把报账单偷偷地放下,然后再偷偷地溜出去。不过很不幸的,他放下账单转身之时,就被摩根拽住了,摩根用脚勾过来一张转椅就把他往上面摁:

“你别想跑。”艾迪•摩根•勒•菲用看起来十分危险但又相当苦逼的眼神看着加荷里斯,“我才不要一个人给这个该死的兄控煲心灵鸡汤。”

“你这样说梅林会伤心的。”

“她才不会。让她伤心的只有她哥哥,或许还有加拉哈德。”

“所以她说啥呢。”

“她嫌弃加拉哈德总把通讯器搞坏。”

“……Young Boys,我听着呢。”

仍然带着友善的表情的梅林今天穿着一条暗橙色和黑色相间的菱格纹针织背心,款式看着特别像前不久网络上流传的哈梅尔总统的家庭生活照里面白毛总统穿的那件。她捧着一个杯壁写着“I AM YOUR SISTER”的马克杯,带着「Kingsman」标配的黑框眼镜,看起来就像是首都那边的高等学府里能看到的普通学生一般——梅林的年龄据说是和加拉哈德相差无几,但是单从外表上来看则是完全看不出真实年龄。

加荷里斯老老实实地闭了嘴,摩根却哼哼两声,在加荷里斯惊恐的注视下拿过了那张报账单。年轻的加荷里斯大概是向他的破坏狂前辈学坏了,随着单独出任务的次数增多,他的报账单也越来越长。梅林拿过来快速地扫了一眼,很顺手地丢回了桌上那叠报账单里。

“至少没有弄坏通讯器——你这报账单对于十年前的加拉哈德来说弱得太无法直视,要是他的话到现在还能递长出这么多的报账单来——虽然我在说过不报销之后他就不递了。”梅林比划着,满脸恨铁不成钢,“你可知道「Kingsman」特制的通讯器制造起来有多麻烦,更何况这混蛋还有双远视眼!还当不要钱似的每次都随便乱扔!眼镜也就算了,每次都把通讯器挑出来丢掉,根本打不死他一点办法都没有……”梅林巴拉巴拉中。

加荷里斯这倒是安心了,顺便给身旁的摩根投去一个同情的眼神。摩根翻了翻白眼,心想:下次任务有你小子好看。

 

“一说起她哥和加拉哈德就根本停不下来,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不大明白她在加拉哈德面前那个高贵冷艳的样子是怎么装出来的。”

“我怎么知道?反正等加拉哈德不在她开始诉苦的时候就会变成那样。那天我和她联机打游戏的时候她就在我耳边唠叨了大半天,吓得我连上下左右BA都摁不直了。”

“你真不容易。”

“呵呵。”

趁着梅林诉苦的间隙眼疾手快地把摩根拖出控制室的加荷里斯无奈地叹了口气,再次向年纪相仿同为基佬的军需官二号表示了深切的同情,再次收到白眼之后一抬头,就看见了带着某种散发着猥琐气氛的表情的加拉哈德前辈站在他面前。

“前辈不是你想的那样……”

“然而我还什么都没说。”

摩根扶额片刻,指了指控制室的门对加拉哈德说:“梅林在等你。”

“我知道。”雷文•加拉哈德•克劳尔冲着两个年轻人笑了笑,“你们慢慢玩,不过最好离远点——我要去揍她,别拦我。”

 

 

最终加拉哈德在控制室里和梅林大吵了一架,顺便结束了自围剿班德斯以来就展开的关于该不该在他的装备上额外增加窃听器这一问题上的讨论,终于满脸不爽地带着梅林给的新眼镜收拾东西准备出任务。这次的任务对象正是他不爽的原因所在:照片上的少女有着一头鲜艳的红发,站在一群壮汉之间显得尤为明显。名为克里斯的少女年纪轻轻就当上了一家大型军工企业的总裁,看履历似乎是凭着真才实学。在政府工作人员的详细勘察下,那个班德斯等人盘踞的小岛上找到的证据都表明了这座小岛与这个年轻的企业家手下的企业的某种不可告人的关系。这次加拉哈德的任务就是扮作某个据说可以很好地吸引克里斯的退伍军医以及科学家,参加她的晚宴并接近她,获取那个装有企业机密并被她随身携带着的U盘——坦白来说就是色诱。

看起来很放荡不羁爱自由的加拉哈德意外地正直,对于色诱这种事虽然很拿手也很容易得手,却不怎么喜欢。对于这次的目标他就以“很难搞的女人”来评价,一边这样嫌弃地说着,一边在亚瑟和梅林的帮助下拆下了左边的纳斯德手臂,并装上了没什么用的普通假肢。虽然现在纳斯德义肢已经很普遍了,但是加拉哈德这只凶器性质的手臂实在不适合他身份中和平爱好者的设定。

负责接应他的司机希尔•兰斯洛特一边一脸提不起劲地想着要给他的桂妮薇儿发的短信内容,一边开着一辆名贵的跑车飞驰在公路上。克里斯小姐的晚宴不仅需要下午就入场并住进她的庄园里,还要在这个庄园里呆上那么一两天。庄园门口的检查被梅林以粗暴的技术手段解决,兰斯洛特送他到宴会厅门口,将他的行李放到侍者手上就开着车出去庄园附近巡查并待机去了。

加拉哈德拿了房卡,将要孤身一人地冲向敌阵。通讯器的频道里除了接应他的兰斯洛特和两个技术人员,还有观摩学习为由的加荷里斯及看着弟弟观摩学习为由的高文和一直在频道里的很闲的亚瑟。加拉哈德往宴会厅内走去,门边的两个侍者向他鞠躬行礼之时,频道内就传来了梅林的声音:

“大厅里有不少人,目标处在中心位置,被一群人围着。建议你先四处逛逛看看情况——哦不当我没说,她看见你了,正向你走过来。”

“那我上去握个手探探情况。”加拉哈德扯了扯手套,上面有着先进的探测技术,在握手的同时就能采集到目标的指纹汗液等等数据。远处一袭黑裙的克里斯小姐正朝着他缓缓走来,他站在原地,看着克里斯小姐来到他跟前,伸出手说道:“你一定就是Mr.Peter——很高兴见到你。”

加拉哈德礼貌地笑了笑,伸出手和克里斯相握。克里斯嘀咕着“戴着手套握手可不是绅士的行为”的时候,梅林已经分析完了加拉哈德那头传来的数据。

“坏消息,目标是个魔族。应该让兰斯洛特上比较合适的。”

加拉哈德给梅林这番话点了个赞,内心腹诽起把妹心切忘记工作的兰斯洛特来。仍然面带着微笑向克里斯搬出自己军医的身份来,还装模作样地挥了挥他那条“在战争中受伤而被迫截肢装上义肢”的左臂。

面前的克里斯十分感兴趣的样子,笑吟吟地对他说道:

“反正离晚宴开始还有点时间——”她说着说着,凑到了加拉哈德的耳边,吓得频道里的众人短暂地失了声,同时也清清楚楚地听到了克里斯接下来的话。

也只有梅林迅速地反应过来,冷静地说:“东西应该在她身上,你得把她弄上床。”

加拉哈德却三言两语婉拒了克里斯小姐的请求,躲进人堆里小声地说:

“这发展太快了,看起来像是陷阱。”

“就算是陷阱你也不得去——你的房卡刚刚被她摸走了,她一定会去你房间的。”

“有没有可能在其他地方?我回房间搞完她就得跑路了。”

“有——她的房间。我看她离开大厅往后面的住宅区去了,你等一会儿再过去,我给你指路。”

 

 

“房间里没有。”走出克里斯屋外的加拉哈德一边说着,一边脱下了他的手套,卸下了插在大衣枪套里的枪和裤腰上系着的匕首,一股脑地丢进了身边的大型盆栽里。

频道里的梅林沉默了片刻,问:“对魔族的药带了吗?”

“有,不过不知道能不能用。”

“那祝你好运。”

“好。”

说完加拉哈德摘下了眼镜,也丢在了盆栽里。眼镜对着他离去的方向,清晰地将他的背影传到大洋彼岸的总部控制室的大屏幕上。控制室里的摩根见梅林看着加拉哈德消失在过道的尽头,才放下手中的马克杯。今天这只马克杯上写着的是“Lucky Cup”,每当加拉哈德出任务的时候,梅林就会用上这只杯子。

 

 

“亚瑟,雷文前辈和梅林的关系和我想的有点不一样。”

“什么不一样。”

“我以为梅林会像摩根一样,会故意给雷文前辈指错路使点绊之类的……”

“梅林从不会干这种事,她对工作很上心。至于加拉哈德,他很信任梅林,就算是掐掉通讯器,他也会相信梅林做出他所想的安排。”

看着新人偷偷摸摸地给自己发着信息的高等纳斯德端坐于办公室的电脑前,屏幕上还是加拉哈德的眼镜那里传来的画面。「Kingsman」的最高领导人伊芙•亚瑟静静地说:

 

“工作上,无关私人恩怨,他们俩永远是最好的拍档。”

 

 

 

 

TBC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