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がゃっこう。
安静挖坑,安静作死。
头像pid=53214216_5

【冥王Day-07-】当我们掐掉通讯器之后我们会谈什么 上(RFYR,王男paro)

CP:RFYR(以及别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半架空,工口之光世界观下的王的男人paro,大概是欢乐逗比向。

加拉哈德=RF,梅林=YR,亚瑟=CN,高文=GM,加荷里斯=RS,摩根(私设的另一个军需官)=MM,贝狄威尔=WS,兰斯洛特=RG,桂妮薇儿(众人的一个浑称)=NB。

代号会看出我王男里的cp观但还是拒绝谈人生【x
总之有什么精神洁癖的千万慎…… 




二十二岁的艾索德•赛格特看着他憧憬的前辈潇洒地把通讯器扯了下来,随后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就这样上窜下跳地冲进面前的人堆里去了。至于他自己那个尚且幸存的通讯器里传来另一个前辈平静得可怕的声音,大意就是“看好你前辈反正不报销你们慢慢玩我去打游戏”。然而年轻的加荷里斯还没来得及把这番话转告给这边这位前辈,就眼睁睁地看着这位前辈伸出手来把他自己的通讯器也掐掉了,身后躺着一地尸体。 
“前面一条路通到死我们一路杀过去就行了。”前辈关爱地拍了拍后辈的肩,“说吧少年,亚瑟、梅林、桂妮薇尔、贝狄威尔,你想泡谁——说来听听?” 
“加拉哈德前辈,我们正在工作呢。” 
“是啊,工作中的闲谈,梅林不会知道的。艾索德,你放心说。”前辈顺手换了个弹匣,迈开腿大大咧咧地朝前走去。后辈连忙跟上,试图解释什么。 
“难道是兰斯洛特?摩根?……我?”抬手崩掉前面的拐角冲出来的某某反动组织的弱鸡,三十老几的加拉哈德看着他的后辈一脸惊恐地望着自己,“很遗憾,我不搞基,兰斯洛特也不搞。至于摩根……鬼知道。” 
“前辈,我只是想问你为什么要问我这个?” 
“关心后辈的幸福生活啊。”如此义正词严,“你姐很忙的,你要体谅她。” 
“但是为什么要掐通讯器?” 
“不能让梅林知道嘛。以前她刚进来那会儿,我和兰斯洛特在任务中开了几个玩笑,回去她就气哭了——以前她可真的会哭着喊我不干了哦。” 
“前辈你这样讲真的好吗……还有前辈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加荷里斯一边无奈地说着,端起了冲锋枪站到前辈身边,“我真的没有看上谁……还有摩根,他其实是基佬。” 
“怀念一下嘛,现在根本就看不到她半滴眼泪——话说你怎么知道的?” 
“他亲口告诉我的。” 
“哇哦!那你呢,什么取向?” 
“……前辈,没路了。”加荷里斯指着面前沾着血的白墙,自以为十分机智地岔开了话题。 
“炸掉。快说你是直的还是弯的,还是说能屈能伸?”加拉哈德抬起他的左臂,轰掉了面前的白墙,又把话题强行拉了回来。 
“……好吧,我是弯的。”加荷里斯看着白墙后头的又一堵白墙,认命地说着,一边拿出了一枚手雷。 
又一堵白墙炸开,露出了一群端着枪穿着傻不拉几的制服的某某反动组织成员们,加拉哈德又随手补上一爪,转头对着后辈说:“那一定是摩根了。” 
“都说我没……” 
“前路多舛啊,后辈你自己努力吧我帮不了你——尽早告诉你姐姐吧,有时候她看起来就像是和梅林组了队一样不肯吃药。”说完加拉哈德又一次冲进了人堆里,霎时间血雨腥风,加荷里斯都默默地捂了脸。 


这就是艾里奥斯大陆上最神秘的间谍组织「Kingsman」,为了解决一些政府不能出面解决的问题而在暗处活动的特工组织。据说是在遥远的战争时期,人类与少数魔族和少数精灵以及一名高等纳斯德一起建立起来的特殊部队,战争结束之后,才成为这样帮政府扫街的机构。艾索德•赛格特半年以前被常年失踪的姐姐艾丽希斯•赛格特骗到了训练基地,在经过一轮又一轮人性泯灭道德沦丧的测试之后成为了新任的加荷里斯,并和前辈一起开始了打砸抢烧的奇妙冒险……不,是执行任务。 
这个组织人并不多,艾索德在艾德的总部看来看去也就那么几个人。但是这个组织就有一个科技发展的最高境界——纳斯德坐镇,并且有着很多特工组织都要甘拜下风的技术力量。尽管技术部也就两个人,还是一个会消极罢工的兄控和一个报复心很强的基佬,但这倒是并不影响两人的智商甩出情商几里远,发明出一堆惹人喜爱的小玩意。至于剩下的那些技术部以外的特工们,放到黑白两道也是响当当的人物。甚至这个组织还有所谓的物种多样性:人类、纳斯德、魔族、精灵,还有某个半纳斯德,以及一只已经离任的九尾妖狐——在艾索德所不知道的历史里,估计还会有更多。 
一开始尚未到梦想破灭的年龄的艾索德•赛格特满怀憧憬,以为这是个和00O一样逼格甚高的组织。然而当他过完五关斩完六将之后,站在面瘫的最高领导人伊芙•亚瑟面前大眼瞪小眼了那么一会儿之后,他听见面瘫淡淡地说道: 
“让我笑了你就能通过测试了。” 
正当艾索德愣在原地无语凝噎之时,亚瑟的办公室外传来了有节奏的敲门声,随后身着白色西装吸着天蓝色领带的男人慢悠悠地晃了进来,骚气的金发像是什么时候都自带一层柔光滤镜一般闪闪发亮着。他踱到亚瑟身边两人嘀咕了什么,很快两人就一起望向了艾索德,一黑一白有如无常双煞。 
“再加一条吧,让我哭了你就能通过测试……如何?”自称政府与「Kingsman」的联络人的澄•塞克笑眯眯地说着。 
事后艾索德满脸悲伤地走出亚瑟的办公室,对他姐姐说他想静静的时候,测试完他竞争对手的艾拉•梅林•韩捧着文件夹和他说恭喜通过测试,正式成为了新任的加荷里斯,和前几场测试一样十分友善地对他说了恭喜。

黑色西装暗橙色领带的最强后勤给了他一个暖心的微笑,以至于那时他根本想不到这位军需官有多么宅,有多么兄癌。

 

 

费了半天劲向前辈解释了一遍又一遍,两位特工终于在前辈惋惜的唏嘘之中和后辈莫名的心虚中来到了GPS上显示了这个聚集着一个反动组织的小岛的中心。这个处在罗兰西亚大陆南端的热死人的小岛,几个月前被某个资料上显示“永远十八”但怎么看都是个大叔的某个不怎么闻名的反动组织头目班德斯所占领。本来政府派点人过去就碾过去完事,但恰好这个岛离首都哈梅尔的军事基地蛮近,大概游过去都不需要一天。就是这样的巧合让似乎是哈梅尔的特工头头的澄•塞克的手下注意到了,艾索德测试的时候溜达进来捣乱的Mr.Seiker原本的目的也是为了这事,给上任后的艾索德的第一个任务,就是跟随前辈偷偷地跑到岛上偷偷地把这群人一锅端掉,以便政府的人可以详细地勘察这个地方。

这个中心是某个小学的操场,加拉哈德在踏进操场的瞬间就察觉到了四面八方以不怎么高明的手段躲藏着的班德斯的小喽啰们,而班德斯本人则穿着条花花绿绿的沙滩裤踩着一双人字拖,散发出一种浓浓地街头斗殴的气氛来。

“敢不敢光明正大的来干一架!”班德斯十分幼稚地挑衅道。

“你老子我可是街边干架干大的!”加拉哈德也十分幼稚地回答道。

正当加荷里斯想要捂脸之时,身旁耸立着的水泥柱上方的喇叭里传来了嘶嘶的电流音,随即是一个熟悉的声音:

“别随便认儿子,人家还比你大几岁呢。”可以想象出那头的军需官带着优雅的嘲讽脸,“这么老,好意思填永远十八吗?”

“什么时候装的窃听器?”

“你猜?你的装备都是我给的你慢慢猜去。”

“啧。”

“啧啥?不服回来打我啊?”

“好,等我解决掉眼前的大叔就回去打你,你等着。”

艾索德•赛格特终究还是捂上了脸。

 

这两个人在粗暴简单这点上,某种意义上来说并没有什么差别。


“话说前辈,我们怎么联系梅林带我们回去?” 
“Elsbook。说实话真的一点都不想看她的主页,一点开全是那个白毛总统,简直精神污染。” 
雷文•加拉哈德•克劳尔淡定地站在满地尸体之间,掏出了手机,噼里啪啦地打起字来。身旁扒拉着尸体的后辈艾索德•加荷里斯•赛格特想了想哈梅尔总统阿炼•L•韩那头披散的白发,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给那个兄控属性的军需官点了个赞。

 

 

 

 

TBC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