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がゃっこう。
安静挖坑,安静作死。
头像pid=53214216_5

【冥王Day-06-】远行(半架空,未完)

《往者》第三篇。 

韩家人的名字都来自艾拉的笔记,有个并不是姓韩的,我擅自加了姓氏……



前篇:《她》 《蝶》



韩家的老祖宗帝天•韩,在走廊上喊住了现任家主刘真•韩。年逾古稀的家主也和老祖宗一样有着年轻的外表,实则他已经是艾拉•韩曾爷爷那辈的了。刘真对这位传说式的祖宗抱有着极大的尊敬,自老祖宗出关以来,这种尊敬更是上了不止一个台阶。刘真想老祖宗应该是要和他讲阵法的事情,不然就是家族中的幺子艾拉的事情。

帝天对于艾拉的喜爱,的确是十分地明显。先不说帝天给艾拉的亲身教导,就单看看韩家上下还有哪个活人能享受她老人家守夜的待遇——艾拉绝对是唯一一个。

尽管老祖宗并不是仅仅因此就出了闭了上千年的关。艾拉•韩的出生,引来了不知从何处来的那么一股邪恶的力量,在婴儿啼哭的瞬间,就缠上了这个稚子,私自给她订下了短暂的七天寿命,审判了她的命运。如果不是老祖宗及时出面相救,这个孩子怕是就这样七天早夭,也得不到老祖宗这样的呵护了。

帝天静静地看着刘真,问他可曾有在家宅里增加什么暗道。

“有那么几条,我指给您看——怎么了?”

“艾拉不见了。”她说着,有那么一刹那像是在失神想着什么,“……这孩子不会乱跑,我怕是掉进某条暗道里去了。”

 

 

最终帝天真的在某条暗道的尽头找到了抱着膝盖坐在原地的艾拉。那像是个连着水坝的出口,可以见到阳光透过水、再透过阻拦水的气力障壁照进来,照在艾拉的半边肩膀上。帝天走上前揽住了艾拉,安慰了怀中的孩子几句。艾拉倒是很坚强,没有哭泣,只是吸了吸鼻子,说着我没事。带着水色的阳光像是给帝天琥珀色的眼瞳覆上一层薄薄的冰,但眼底带着仍然是化开的暖意。她想着一些零零碎碎的往事——比她长那么几分钟姐姐也是这样,在家宅附近的山洞,亦或是别的什么隐蔽的地方,找到蹲在角落里偷偷哭泣的她,抱着她,任凭她埋怨课业有多难,导师有多严。等她哭得差不多了,就把她往家宅里牵,给她讲讲功课,或是别的什么趣事。

艾拉仅有一个哥哥,虽然关系也不错,但无论如何都比不上同样身为女性的老祖宗,况且他已经通过了甄选,将要前往首都参军去了。至于艾拉的父母,则是一直远离家乡,被家族派往一些人迹罕至的地方,发掘着古代的遗迹,好几年都不曾回一次家。艾拉所背负的那份邪恶的力量,大概就是来源于她的父母的某次任务。

很快帝天便和她姐姐一样,牵着艾拉的手离开了那个布满水色的小空间。暗道里一片昏暗,隔了很远才能见到那个一小簇灯火。老祖宗倒是不担心艾拉没有解决照明问题的方法,只是这样的环境怕是都会大概令孩子感到害怕,佩服小家伙的勇气之余,帝天暗自握紧了艾拉的手。

她并不知道,她给这个孩子的“守护神”没有听从她的劝告,偷偷摸摸地溜了出来,和年幼的女孩交上了朋友。一向听话的艾拉•韩像是受到了蛊惑一般,难得没有听话地将这件事告诉她的老祖宗听。

 

 

 

 

那只(艾拉认为)在家宅暗道里发现的“守护神”自称为“银”,在艾拉的脑海里仅是一束听起来和帝天有些相似的女性的声音。她算是艾拉的第二个朋友,也和第一个朋友那样博学多闻——尤其是对韩家的了解,对于那些韩家的武术和气功,银说起来得心应手,甚至还能挑一挑授课老师的错。艾拉的授课老师有很多,既有家族的长老,也有和她年龄差别不是很大的叔伯辈,甚至有的时候她的哥哥阿炼•韩在离开家之前都会给予她一些指点。然而在艾拉看来,这些老师怕是都比不上银的知识渊博。

这天银在艾拉的意识里说着刚刚授课内容的补充,艾拉时不时回上那么一两句,一边往家宅的议事厅走去。老祖宗清晨就下了命令,要求所有韩家人正午时分在议事厅集合,其中包括了艾拉连夜赶回家的父母。银猜测是要讲最近帕尔曼上空阴云的事情,据说那是魔族入侵的前兆。韩家家宅所在的这个村庄虽然很小,但是却有一块很大的艾尔之石,被村里的人们称之为月之艾尔,银说这大概就是魔族的目标。从遥远的首都飘过来的谣言说首都已经沦陷,她哥哥阿炼•韩也已经有两三个月没有消息了。

艾拉赶到议事厅时,距离正午还有那么一点时间。她站在昨晚才回到家的父母身边,十分拘谨。议事厅的前头悬挂着绘有韩家家徽的画卷,四面八方的柱子上钉着韩家的家训牌匾。她远远地望见韩家老祖宗帝天•韩站在家徽下面,身旁是当代族长刘真•韩以及其他三位习得驻颜术的长老们:主要传授艾拉武术的梅新•韩和传授气功的火狐•韩和始流•韩。每当提及这几位长老,银就会半开玩笑地对艾拉说:

 

“你要是答应接受我的力量,可就能直接获得驻颜术哦?”

 

潜意识感到银的力量并不是什么好东西的艾拉起初还会认真地回绝,后来也就把银的话当成了玩笑。

 

 

很快族内的会议便开始了。果真如银所说,族长刘真•韩先带头说起目前村庄正逐渐被魔族缩小包围圈的现状,并证实了首都沦陷、阿炼•韩下落不明的消息。随后其余三位长老也对这些消息进行了补充,并提了一些举措,给族中人们下达了一些任务。艾拉并未听到她的任务,站在族长身边站着的老祖宗始终没有发话,意识里银也一言不发。

散会后,艾拉的父母仅是安慰了她两句,就被叫走了。艾拉孤零零地站在原地——自始至终没有给她任何任务,她不知道该往何处去。老祖宗还在橙色的家徽之下跟族长他们说着什么,意识里的银自进入议事厅以来就没有出现过了。艾拉慢慢地从人群之中穿过,再跟着一部分离开议事厅的人缓缓地走了出去。这时银突然在意识里喊了她的名字,语气难得正经:“艾拉•韩,你认真回答我。”

 

“若是韩家因此而覆灭——你愿不愿意接受我的力量,去给家族复仇?”

 

 

那间充满着水色的房间,渐渐地灌入了黑色的水。气力障壁被一团黑影轻轻一碰,很快就碎成了细小的光点,随风而逝。赤瞳紫肤的魔族提着剑,使用着韩家每个人都无比熟悉的气力控制着水流。他的身后,是笑得猖狂的魔族大军,就这样通过这一条暗道,轻而易举地进入了韩家家宅。

 

 

 

 

乌云遮蔽住月亮的夜晚,艾拉•韩奉老祖宗之命,待在她的房间里。银在没有收到艾拉的回答之前,像是不会再开口了。房外传来的声音预示着战况激烈,身为韩家的一员,艾拉实在是无法静下心来坐在房间里避难。她拿起身旁的长矛,咬了咬牙,打算推开门冲出去,无论遇到什么样的东西,都用她的长矛来斩杀。

房门却先她一步打开了——准确的说是被剑所劈开的。艾拉看着剑锋从眼前闪过,连忙架起长矛挡在她身前。意识里银像是发出了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随后艾拉就看清楚了那个破门而入的敌人。

 

“阿炼……哥哥……?”

 

没有等满头白发、满脸疑惑的魔族发话,一杆长矛就像怒龙一般破风而来,直冲魔族的颈脖。白衣的老祖宗的身影挡在了还在发愣的艾拉面前,架起长矛指向了被震退数米的魔族。

 

“艾拉,快走,越远越好。”帝天的声音传来,语气还是和平常一样,但却多出几分不可抗拒的威严。

“此世再无阿炼•韩——面对现实,好好活下去吧。”

 

还有啊,银。答应我,别动她。

帝天提着长矛冲向面前的魔族的时刻,听到了一串熟悉的笑声——远古的九尾妖狐和她的孪生姐姐修罗•韩的笑声重叠在一起,轻快地给了她一个回答。

帝天勾了勾嘴角,不知是笑还是别的什么,她长矛一抖,化身为龙,冲向了她死去的后代。

 

 

 

 

少女离开了她万分不舍的家,带着宿命的厄运,踏上了远行之路——

 

 

 

 

END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