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がゃっこう。
安静挖坑,安静作死。
头像pid=53214216_5

【冥王Day-05-】蝶(半架空,未完)

《往者》系列第二篇,姓氏的捏他都是KOG给的……嗯。


前篇:《她》





要追溯艾拉•韩的过去,不得不提的便是她的家族,那个历史悠久的退魔世家,同时也是远近闻名的武术世家,世世代代都镇守着老祖宗所制服的九尾白狐的封印。那场倾尽大半个韩家的战役,两位老祖宗一死一伤,活下来的那位祖宗在封印九尾白狐不久,就陷入了长时间的闭关,就呆在封印旁边,度过了上千年的时光。同时,为了避免九尾的势力卷土重来,给韩家再次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祖宗在闭关前夕带领着剩下的族人们,在家宅里设下了大大小小的防护结界以及退魔、困魔阵,时间一长,甚至有些阵法都被族人们所淡忘。

艾拉•韩便出生于这样一个和平的时期。那个时期韩家上上下下除了她哥哥以外就没有与她年纪相仿的孩子了,自然,她是倍受呵护和关爱的,甚至是韩家的老祖宗帝天•韩都出关了——虽然她的出关还有别的什么原因,但是并不影响老祖宗喜爱这个孩子。

但是老祖宗的忧患意识毕竟是强,出关后除了带着小艾拉,同时还开始着手修复一些有剥落和损坏迹象的阵法,还时不时能放出一些误闯韩家的凶兽。每到这个时候,艾拉就会孤身一人,在韩家种满珍稀植物的后花园里玩耍。似乎永远数不完的植物品种牢牢地抓住了她的注意力,另外还加上一个花园深处的博学的魔法师。

 

很多年后,艾拉•韩踏上她的旅途,总会有意无意地想起第一次踏进那片风信子丛,见到那位逗弄着奇异的紫色蝴蝶的魔法师的遥远的午后。

 

 

魔法师自称爱莎•亚梅,来自韩家之外、帕尔曼之外、波鲁安之外的广袤沙漠,那是当时的艾拉一生都无法想象的景象。魔法师穿梭于各个时空中,做着一场漫长得似乎永无止境的旅行。这次稍有失误地掉落在了韩家的花园里,十分不幸地启动了花园中的某个阵法。阵法对魔法师的魔力有着极大的限制,使得魔法师无法脱出,只能躲在紫色风信子丛中的阵法之中啃着她为数不多的储备粮。直到韩家的小姑娘追逐着她的灵蝶,满脸惊诧地来到她面前,魔法师理了理蓬乱的头发,以十分轻快的语调做了自我介绍,并厚着脸皮问能否给她点食物。

艾拉跑出去好一会儿,才蹭了一头灰带着些许食物跑回来。随后她静静地看着饥饿的魔法师狼吞虎咽,直到魔法师毫无形象地咽下最后一口,她才开始询问魔法师掉进她家花园的来龙去脉。她倒是知道家宅各处都有阵法的事情,但是她还无法解开这些阵法。她能做的,也只有给魔法师带点吃的,以及坐在花丛边陪着魔法师说说话。

魔法师作为一个半吊子的时间旅行者,去过的地方大概连她自己都数不清,讲起来也算是绘声绘色,很快便填满了艾拉零零碎碎的闲暇时光——这些都是她所向往的“外面”的世界,从小只被允许在家宅外面的那个小村庄范围内活动的她,尽管对于家里人的这一决定并没有什么怨言,但是向往着更远大的天空的心情,还是会有那么一点点的。

魔法师对于小女孩的这点小心思了如指掌,但使不出任何魔法她也只能做到尽力将那些故事讲得更加生动。想想曾几何时,自诩天才魔法少女的她也是这样,带着满怀的憧憬,离开了沙漠,跟随着师父到处去,随后面对了各种各样的凶险,看着师父死在自己面前,才开始这样漫无目的的旅行。

只是她的憧憬得以实现,想要的东西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得以如愿。而面前这个年幼的韩家幺子,被本不该束缚她的东西束缚着,或许连付出代价的机会都没有。

 

艾拉并不知道给她讲着故事的魔法师想着这样的事情。她每日早起,做每日的功课,吃过中饭睡过午觉后来到后花园听故事,再吃晚饭做晚课,在柔和的月光之下听着魔法师给她讲了睡前故事,再迷迷糊糊地走出花园,被老祖宗带回房间,安然入睡——这样平静而充实地度过每一天,她仅仅只是这样想着。

 

 

 

 

老祖宗修复完那些大阵法之后,魔法师已经在后花园的阵中困了有半年。艾拉也只是在老祖宗着手修复后花园的阵法时,才战战兢兢地向老祖宗讲了后花园里那位来客的事情。老祖宗倒是没有生气,解开阵法将魔法师放了出来,并感谢她在自己忙碌的时候帮忙照顾艾拉。魔法师又在韩家呆了几天,就打算收拾行囊,继续去旅行。老祖宗并未作出挽留,而艾拉纵是很不舍得,也没有说什么——魔法师早已摸清了这个小丫头的性格,知道这姑娘懂事得不像话,多说几句反而还可能让她难办。

临行前的那天晚上,魔法师在韩家的客房里等到艾拉熟睡,才溜出客房,接着很轻易地就在艾拉的房前遇到了徘徊着的老祖宗。修得驻颜之术的帝天•韩看起来像是艾拉的姐姐,唯有那双和艾拉一样澄澈的琥珀色瞳孔里能看出岁月的痕迹——含有久经悲伤的眼瞳,怕是和某个时期的自己一模一样。

两人沉默了好一会儿,魔法师才望向帝天,说:“我听说过那个故事。你……和你的姐姐的故事。”

帝天说了一声“是吗”,别开了视线:“过去很多年了呢——亚梅小姐,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

“那么我直说了——为什么,要把那个东西留在艾拉身上。”爱莎•亚梅说着,看着帝天带着严肃的神情缓缓地回头看向她,“以毒攻毒么?”

“……您知道多少?”

“两方的‘毒’,我都知道。”

“那您也应该明白,”帝天的神色稍微缓和,却带着些许无奈的意味,“除此之外,别无他法。至少我想让艾拉好好活着,剩下的就全靠她自己了。”

“本来给她多少天?”

 

“七天。”

帝天最终是将四散的目光定在天上的圆月上,坚定地吐出了这个数字。

 

 

 

 

艾拉•韩早早地醒来,看着天还未亮,松了一口气,却是急急忙忙地下床换好了衣服,往韩家家宅门口跑去。魔法师昨晚说要踏着晨光而行,她想目送着魔法师离去——哪怕是一眼。

魔法师却早就候在家宅门前了,看着还思索着藏身地点的艾拉跑过来,然后看见女孩惊讶的神情。她笑着拍拍女孩的头,说:

“我可是魔法师啊,嗯哼。”

女孩认真地嗯了一声,接着郑重其事地向她道了别。魔法师轻轻一挥手,掌心里就这么飞出一只女孩所熟悉的紫色蝴蝶,蝴蝶绕着女孩飞了两三圈,最终停在她的肩头,化为光点消散。

 

“当蝴蝶再次出现的时候,你就会再次遇到我啦。”

魔法师说着,擦了擦女孩眼角浅浅的眼泪,同样郑重地向女孩说了声再见,就这样往微曦的晨光里走去,女孩目送着她,直到她消失在道路的尽头。

 

 

 

 

再次旅行的魔法师爱莎•亚梅并不知道,在她走后的不久,名为艾拉•韩的少女的人生,会发生怎样翻天覆地的变化——

 

 

 

 

END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