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がゃっこう。
安静挖坑,安静作死。
头像pid=53214216_5

【冥王Day-04-】夜莺与蝴蝶 下(YRGA无差,现代AU,END)

CP:YRGA无差

首先本文OOC!!非常OOC!!!

其次本文结局神展开!!神展开!!!【有时间我再详细写写orz

消极罢工总算是撸完了……【你好意思说


上部分走这





有的时候人类就是这样的生物,对于未知又比自已强大的物种,就视为异端,将其消灭。精灵在这上千年来,就是这样,成为人类这一规则的牺牲品。 
夜莺的族群毁灭于几百年前的一次“捕猎”中,当时夜莺尚年幼,跑到森林外玩耍,躲过了这么一劫,同时也目睹了那些自称“审判骑士”的黑衣人们带着火把,毫不留情地投向森林——这些火焰像是带着某种诅咒,绿叶一沾,就迅速失去了光泽,成为引燃的火种,直到化为焦黑的灰烬。精灵们在诅咒的火焰之中嚎哭着,连同绿叶一起,失去了引以为傲的生之活力。夜莺回到森林之时,已经看不见丝毫绿意了。审判骑士们静静地站在火光冲天的森林前,在领头的女人的示意下,看着夜莺冲进了燃烧的森林之中。

那个女人,带着一双无论如何都不能称之为吉兆的金色眼瞳,在七八岁的时候,误入了尚且繁华的森林。精灵们称她为哈拉娜,黑发的孤儿在精灵们的庇护之下,度过了两三年的时光。十五年后她成为了审判骑士团的团长,带着她的部队,毁掉了森林。

 

 

自那天夜莺在化妆室里流下眼泪,蝴蝶便对她发誓再也不会和任何人提起这件事情。往后几天夜莺都处在一种消极的状态,和蝴蝶他们也有些疏远。好在导演看不出来——这几天的戏是整部剧的第四幕,这一幕剧中的夜莺正对女伯爵的冥顽不灵而感到忧愁,剧外的夜莺无论怎样,都于他没有什么损失。

这天夜莺披着颜色有些灰败的戏服,呆在了第二只笼子里——剧团里一共有三只笼子,分别是夜莺刚到女伯爵城堡时那个镀金的笼子,再是过了那么一段时间变得有些陈旧的金漆剥落的笼子,再接着是全剧的最后一幕里,夜莺感化女伯爵时所在的腐朽得一触就碎的笼子。这场戏是女伯爵深夜在鸟笼前的独白,夜莺听着女伯爵时而哭诉,时而愤怒,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倚着笼子等着女伯爵离去,唱起《月光》——就是夜莺试戏时唱的那首。

纵观整部剧,这场戏无疑是对蝴蝶负担最大的一场戏。接连几天的训练,表面看起来没对蝴蝶造成什么负担。夜莺也暂时放下的心事,关切地试探了一下。蝴蝶和往常没什么两样,温和地笑着,却是在躲着夜莺的目光。

很快穿着一袭黑裙的蝴蝶站在了指定的位置上。这身衣服和平常的礼服不同,款式相当简单,是伯爵的“睡衣”。对了两三句台词,蝴蝶就十分入戏地垂下眼眸,唱起了讲述她身世的《致天真无邪的夜莺》。

 

——夜莺!你可晓得?

弃婴篮里是我的童年,

繁星都不曾为我哀惦!

 

夜莺看着蝴蝶——公演和彩排的时候才会有灯效,现在仅有几盏白炽灯照在蝴蝶身上。夜莺并没有留心去听着蝴蝶的话,她难得走了神,想着别的事。

 

哈拉娜。

除了那双灿烂的金瞳,和蝴蝶那张温柔的脸几乎没有差别。

 

哈拉娜是森林旁边的那个村子里唯一的孤儿,居住在凶恶的姨妈家里,自然是不受什么待见。七岁那年自她误入森林开始,族群的长老们都她关爱有加。其中便有夜莺的母亲,那位有着比任何人都鲜艳的绿发的长老,对着某种意义上和哈拉娜年纪相仿的夜莺说:

“那个孩子因为她的眼睛,想必是饱受歧视。去用森林般的心去带给她温暖吧,我的孩子。”

无论是母亲的请求,亦或是别的什么,夜莺都和哈拉娜成为了好朋友。和哈拉娜相处的几年尽管在精灵的一生中那么微不足道,但夜莺还是把一切全都牢牢地记在心里。

 

以至于当长大的拉哈娜站在那片烈火前,夜莺的惊诧和悲伤被狠狠地放大,至今还撕扯着她内心的伤口——族群覆灭的仇恨都已经有了被时间消磨的迹象,而金瞳女人的一切却仍然这么鲜活地出现在记忆之中。

 

 

很快到了终幕的排练,公演日期也推进了。夜莺时不时的走神也终于是被导演察觉,导演训了那么一通,就被蝴蝶拦下,以疲劳为由,给了夜莺以及全剧团一个短暂的休息时间。终幕主要是女伯爵和夜莺的对峙,过度歌唱的夜莺毁掉了女伯爵的晚宴,盛怒之下的女伯爵意图杀掉夜莺泄愤,夜莺和着血泪,声嘶力竭地唱出一曲《救赎》,最终打动了女伯爵。

休息时间一过又是紧张的排练,然而夜莺却怎么都进入不了状态——尤其是最后的那曲《救赎》,无论如何都唱不出那种感觉来。夜莺明白导演的焦急,也看见了狐狸的不爽,也只有蝴蝶一如既往地耐心帮助她。

最后狐狸做了主。又一次勉勉强强过得去的排练,狐狸一拍大腿,拽着身旁的导演说道:“快快改剧本,改成我原来那个。再拖下去别演了。”

“但是那样改……”

“就这样!她能补那个新人的缺。”狐狸这样说着,看向了舞台上安慰着夜莺的蝴蝶,一边信誓旦旦地说道:

 

“夜莺也只有用死才能点醒女伯爵了。”

 

新剧本仅是改了终幕,据说是狐狸一开始的版本,被导演因为各种特殊原因否决掉了。这个版本中夜莺并没有唱出《救赎》,而是直接被愤怒的女伯爵杀死在牢笼之中。女伯爵杀死夜莺之后,推开了牢笼生锈的门,抱着夜莺的尸体,唱出一首带着忏悔意味的《笼》,然后下令连同笼子一起焚化夜莺的尸体。佣人在焚烧的过程中不小心点燃了备用的木柴,导致整个城堡燃烧起来。女伯爵孤身一人在书房里哼唱着夜莺给她唱的第一首歌《晨曦》,直到被烈火吞没。这个剧本删掉了后面夜莺的戏份,留下蝴蝶独当大任。

夜莺深知自己的不足,接受了这样的安排。她只担心着工作量增多的蝴蝶,本想着和蝴蝶再谈谈关于她身份的事情,这样的计划都被搁置在一旁。至于狐狸更是没空管这些事,每天神龙不见摆尾,仅是时不时会带着些蝴蝶嫌弃的慰问品出现。

公演前的最后一次普通排练,夜莺在台下看着蝴蝶坐在特制的高脚椅上,轻轻地哼唱着《晨曦》。这倒是有点像台下的她,也像是数年前那个她所熟知的哈拉娜。随后蝴蝶坐着的高脚椅缓缓地转了过去,背对着观众席。蝴蝶从后面的旋梯上下来的时候,灯效会把她吞没,就像是沉入地狱一般。蝴蝶的声音还在整个大厅里回响着,渐渐地小了下去,直到只剩下风的声音。

掌声之中蝴蝶从后台绕了一圈,很快出现在了观众席。带着啤酒的狐狸拉着她说什么都要和她来一杯,随即理所当然地被她嫌弃了。蝴蝶看向坐在稍后方的夜莺,对她轻轻地眨眨眼。

夜莺也同样朝她眨眨眼,然后看着她的视线移到了别的地方。随着她些许记忆的复出,她最近没那么频繁地想起哈拉娜了。

她记起她背对着哈拉娜冲进燃烧的森林,直奔她的家的方向。母亲早已在烈火之中奄奄一息,残喘着指着家中那副悬挂在墙上的、有着精美花纹的木制弓箭。她拿起那副弓箭,看着母亲缓缓地闭了眼。

大概是上天于心不忍,降下了一场大雨,使得她勉强地逃出了火海,在雨中奔驰着,寻找那么一处藏身的地方。待到天放晴,她握着弓,发挥起精灵的本能,很快就追踪到了哈拉娜一行人的行踪。

 

她挽弓撘箭,瞄准了童年好友的头颅,毫不犹豫地射了出去。

 

 

公演轰轰烈烈地展开了,先是在巴黎,然后是世界各地,忙得夜莺根本没有任何机会和蝴蝶商量她的事情。

巴黎公演的终幕,夜莺被女伯爵从猎枪中射出的子弹所杀,蝴蝶抱着假死的夜莺唱完了《笼》,在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之后,夜莺就下了台,走到了舞台边的狐狸身边。台上的蝴蝶已经坐到高脚椅上了,舞台的另一端是佣人们操纵着焚化炉。很快,这部剧的首映就要落下帷幕了。

蝴蝶开口哼唱,透过麦克风,轻轻地传到大厅的各个角落去。台边的狐狸和夜莺却惊讶地望向对方——蝴蝶唱的不是《晨曦》,而是夜莺的另一首歌《摘星的夜晚》。

 

——夜空中,轻快地闪耀,

小星星,大星星。

对月亮,深深的思念,

闪闪亮,亮晶晶。

大地上,摘星者,

沉默着,泪光盈。

夜光虫,围绕着你,

一闪一闪,铃叮铃。

 

随后又是夜莺的歌,一首又一首,就这样轻快地唱出来,还能见到蝴蝶脸上带着些许的笑意。狐狸倒是反应很快,迅速打了电话给控制光效和配乐的工作人员,让他们保持不动,以原定计划中的《晨曦》为信号。

终于蝴蝶是唱到了《晨曦》,很快按照原计划,舞台上的光效四射,烈火慢慢地“包裹”住了蝴蝶,随即配乐也响了起来,直到蝴蝶“消失”在烈火之中。

狐狸眯起眼睛,捅了捅旁边的夜莺,十分随意地问出一句:

 

“蕾娜,你还记得哈拉娜吗?”

 

夜莺一愣,过了好一会儿才讪讪地说出半截银小姐来。狐狸狡黠地笑了笑,对夜莺说:“她是艾拉的某个前世。”顿了顿,她又带着这样的微笑继续说道,“这次你可要和艾拉好好过了……朋友也好,还是别的什么,总之好好过就是了。”

说罢狐狸眨眨眼,看着特别真诚,特别无辜。

 

 

 

 

END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