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がゃっこう。
安静挖坑,安静作死。
头像pid=53214216_5

【冥王Day-03-】夜莺与蝴蝶 上(YRGA,现代AU)

CP:YRxGA(or无差,没写完实在不确定……)

GA是精灵前提下的现代AU,涉及(我没怎么看过的)歌剧内容,语死早OOC自然而然……

另外如果觉得剧情像魔戒的同人,请不要惊慌……毕竟有个精灵在嘛【狡辩脸

往后现代AU冥冥的瞳色都会是黑……

上半部分也就交代一下内容,下半部分才是正经的……练级去了码字太懈怠只好拆成上下了……【你

 

 

 

 

夜莺第一次见到蝴蝶,其实是在电视上。那时她还死守着她的森林,偶尔会跑到守林人的窝边,趴在窗口上偷偷地看看那个装着世界的黑色盒子。某时某刻那个盒子圈住了那只蝴蝶——那只一扇翅膀,就在世界各地卷起旋风的蝴蝶,所到之处,都会有人愿意花一笔钱,去看蝴蝶化身为天真烂漫地苦等着丈夫归来的女人。

那时蝴蝶十七岁,演的那部剧叫《蝴蝶夫人》。自此以后,「蝴蝶」之名响彻了全世界。

夜莺在她的林子里唱了半截晨歌,就看见了二十七岁的蝴蝶在她面前说着你好,平静的黑眸里映着巴黎午后的阳光。小眼睛的导演推着夜莺去和蝴蝶握手,说了一通有的没的,剩下她尴尬地看着面前的黑衣女人。蝴蝶淡淡地笑着,适时地打断了喋喋不休的导演,商量起编剧和剧本的事情。夜莺这时才知道,面前这个恬静的、尚还看着很年轻的女人,是这部剧的出资人之一。

但是这不妨碍蝴蝶给夜莺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夜莺承认,她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女人,彼刻的那一眼还是此刻的那一眼,都没办法让她发自心底地厌恶这个黑发黑瞳的女人。或许蝴蝶就是有着这样的魅力,无论她演着什么样的角色,都会有人喜欢她。至于她平静得犹如一潭死水的私生活,也为人所津津乐道。

蝴蝶和导演把夜莺晾在一边商量了片刻,最终蝴蝶转向夜莺,仍是挂着浅浅的笑,问夜莺愿不愿意去巴士底剧院看看。幽深的黑眸里,同样带着浅浅的笑意。

 

蝴蝶和夜莺很快便熟络起来,而在巴黎暂时居住下来的夜莺也拿到了剧本。这个名为《夜莺》的剧本据说是出自一位和蝴蝶熟识的著名编剧之手,讲述着一只被阴郁的女伯爵囚禁的夜莺努力打开女伯爵心扉的故事。夜莺正是由夜莺饰演,而女伯爵则是蝴蝶的角色。夜莺正是因此而被发掘出来,而蝴蝶早在很久之前就确认参演了。

唱歌这事本身就已经铭刻在夜莺的灵魂中,剧中那些赞颂森林与自由的歌更是夜莺所擅长的。无需什么刻意的练习,夜莺只需披上戏服,呆在舞台上那个定制的大鸟笼里即可。当她第一次进到那个笼子里,和着剧院里闭塞的风,清唱出一曲夜莺对着月亮诉说她和女伯爵的不幸的《月光》,台下的导演激动地握住了身旁套着一身红色戏服的蝴蝶的手,语无伦次地说了很多。

蝴蝶只是笑笑——不上台的时候她并不多话,以便于她能以良好的状态在舞台上打开她的嗓音。这次蝴蝶是个女中音,她沉静的嗓音在舞台上透过麦克风会多出几分女伯爵的阴沉与疯狂。若说夜莺是真情流露而演得如此动人心弦,则蝴蝶就是全凭借演技了。至今未婚的蝴蝶能在舞台上把早年丧夫的女伯爵那种孑然一身的孤独和痛苦单凭几个动作和眼神就能体现出来,和面对夜莺的劝说表现出来的那种咄咄逼人的凌厉感,也依据剧本的意思带着惹人同情的味道。

整个剧院响起只对蝴蝶的掌声时,就会有个穿着随意甚至能算得上衣冠不整的女人跳出来喊着好好好,或者是别的赞美之词。这个时不时在剧团里到处乱窜的女人就是《夜莺》的编剧,人们都喊她狐狸。和蝴蝶长得有几分相似的狐狸和蝴蝶的交情的确是不少,每当狐狸蹦蹦跳跳地从某个地方跑出来,台上做着准备的蝴蝶就会轻轻地皱起细眉,一副拿她没辙的神情。

夜莺看在眼里,包括每次排练的时候,狐狸看向鸟笼中的她,病态的红瞳里还有些别的什么。

 

夜莺怀疑她的身份狐狸也已经知晓。先是导演,再是蝴蝶,然后是狐狸,再然后,是尘世。

她想她已经足够失格了,作为一个孤独的守墓人。

 

 

夜莺生于森林,也会死于森林。她何时诞生于这个世界,怕是她自己也记不清了。总之她就是这样神话般的生物,同时也是种族里最后的幸存者——其他人毁于多年前那场焚毁森林的大火,往后她就守着荒芜的森林,直到前几年人类跑到森林里将那些墓碑连根拔起,建起高楼大厦,她才被迫离开。

时不时她会回去,在大厦间的绿地公园里徘徊,像是人类给森林建起的毫无诚意的纪念碑。某天深夜她蹲在公园的长椅上寂寥地唱着一些零零碎碎的歌,尚未融入人类社会的精灵露着两只尖尖的耳朵,日渐衰弱的魔力也使得她空有漫长的生命。所以当那个胡子拉碴的导演在公园的某处醉醺醺地冲出来,循着歌声来到她面前的时候,那对耳朵吃惊地抖了抖,就这样被人察觉了身份。

她本想消除这个人类的记忆,可那些符文没有了森林的支持,早就失去了它本来的效应。她正忧虑着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人类导演眯起小小的眼睛,对她说:

“你来演一出我的歌剧,我就不把你的身份告诉任何人。”

精灵权衡利弊,答应了人类的要求。她明白若是她的身份公之于众,后果将会严重得难以预料——人类是那么疯狂的种族,什么事都有可能干得出来。精灵费尽心思,把她的耳朵藏了起来。然而不久的将来,当她化身为夜莺,又会戴上那两片和她的耳朵形状无异的人造物。

 

蝴蝶察觉夜莺身份之后的某一天,她们在通向化妆室的走廊里相遇了。那是一天工作的结尾,她们还都套着没有卸下的戏服。夜莺的戏服在和蝴蝶有对戏的时候几乎都是那一身,蝴蝶倒是有很多套。那天蝴蝶全身黑,头上的黑纱摘下来搭在了手上。她向夜莺问好,随意地说了几句关于今天夜莺表现的看法。夜莺看着她烫了几个卷的黑发垂在双肩,黑色的眼影在走廊昏暗的灯光下和她温和的表情十分不相称。

但是夜莺还是对于蝴蝶中肯的评价表示了感谢,专业演员的建议会给予她很大的帮助。虽然她的初衷并非如此,不过她正在渐渐地爱上这个剧团。随后她们安安静静地走到了化妆室,偌大的化妆室就只剩她们两个人。逐渐习惯于人类生活的夜莺倒是有着天生优势并未化多少妆,很快她就卸完妆,换下戏服,坐在一旁看着蝴蝶。

蝴蝶卸妆时的神态相当认真,手上的功夫也相当细致。蝴蝶和狐狸长得虽然越看越像,但是蝴蝶的皮肤没有狐狸那种病态的白色,对比之下还显得十分健康。据说蝴蝶和狐狸没有任何血缘关系,这说不定就是两人孽缘的开始。在剧团里和其他人相处融洽的夜莺对于这些八卦还有着不少了解。

一时间化妆间里陷入了一片寂静,只散发着人类捣鼓出来的化工香气。夜莺喜欢这个时刻,时不时能让她回想起过去在森林中的静谧时光。镜中倒映出了卸去黑色点缀的蝴蝶的脸庞,又是夜莺所熟悉的了。

夜莺看得入迷——她喜欢蝴蝶,各个方面,没有什么特殊的理由,仅是喜欢。

就在这个时候,蝴蝶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亦或是同样映在镜中的夜莺。她沉默了很久,最终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转向了夜莺。

“无意冒犯……”她先这样说着,然后做出了很大的努力,去直视夜莺那双碧绿色的眼瞳。

“我想你并不是人类……对吗。”

夜莺愣住了,表情和遇到导演时的惊慌不同,更多的是错愕。

同时她不知怎地,回想起了森林被赤红色浸染的那一天,那个黑衣黑发的女人站在烈火前头,漠然地看着精灵冲进炼狱般的森林,面无表情地将手中的火把投向烈火之中,转身而去。

 

不知怎地,她流下了眼泪。

 

 

 

 

TBC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