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がゃっこう。
安静挖坑,安静作死。
头像pid=53214216_5

【冥王Day-01-】她(半架空,未完)

某个似乎会构思三十天的半(si)架(she)空(dui)系列,定名为《往者》。cp涉及剧透先不说,可以先透露下是GL,不喜慎入。  

文中露=NB,希尔=RG,设定有点变动……

分段我真的跪了……乱七八糟_(:з」∠)_









我想是最近太过太平,以至于我闲得泡在图书馆里做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为此还专门把希尔支到拉诺克斯去,并启用了比希尔差得太多的皇室秘密机构人员(虽然这样人数优势能勉强比得上希尔就是了)。  
现在派出去调查的基本上都反馈了信息回来,堆在皇室图书馆那张被我打发走的管理员的专用桌上。我看得差不多了,无聊而千篇一律的信息都已经挑了出去,而希尔也差不多是要回来了。  
身旁的呼叫铃响了起来,是那个代替希尔来照顾我的日常起居的女孩送饭来了。我踏过地上那些散落的废纸,轻车熟路地绕过几个书架,来到图书馆厚重的大门前。这几天一直没让这个怯生生的女孩踏进图书馆半步,也没让她知道我在做什么。 
女孩站在门口紧张地提着餐盒,低着头,生怕我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然而这个瘦小的女孩却有着极为强大的实力和希尔的信任,以至于这几个月偶尔能看着这个女孩和一队强壮的魔族士兵都带着惊恐的表情互相行礼而过。 


她也是这样,只是她处世的手段更加老辣,把所有的獠牙都好好地藏在温和的外表下。 


我接过餐盒,看着低头的女孩思考片刻,让她等希尔回来,就让他来图书馆找我。看着女孩远去,我想:是该结束了,无论是这场调查,还是我心底关于她的疑问。 



她叫艾拉•韩,代替希尔照顾我的人之一,同时也是高挂于人类和魔族的通缉榜之上的、那个著名的暗杀者。 





我想历史必定会牢牢记住她——无论是以何种姿态。而魔族漫长的生命,也足够用来看到她的人生终结,甚至还能听到世人对她的评价,根本无需浪费时间来做这些没什么意义的事情。而且她也仅是我人生中一个小小的点上所停留的人,理应让她永远停在那个点上。 


然而,我还是时不时会想起她。 


那时我还没有回到我的王位之上,和希尔到处乱窜了一段时间,最后停留在我那个遗失上百年的废弃家宅。带着重振索克西姆之名的决心,我和希尔在那里度过了最后的安宁,并在那里筹划了杀回王宫的计划。记忆中希尔在那段时间变得十分忙碌,隔三差五就会往外地跑,少则三五天,多则一两个月。

艾拉•韩——艾拉,就是在这个时候来我这儿的。她隐去姓氏,隐去一身“荣光”,仅留下这个简短的名字。希尔不在的时候她就会出现——从家宅某个隐秘的角落里,等到希尔回来,她又会很快地缩回去。有时希尔在夜间匆匆离开,第二天早上就能见到她捧着茶壶、带着希尔留的字条站在我床前——有的时候甚至连字条都没有。

她很出色,无论哪方面。我有和她聊过那么几句,相当精明的应答,套不出什么话,但又不会让人觉得是在敷衍。做事也很勤快,除了饭是希尔早早做好用魔法储藏起来的以外,其他事情都挑不出什么毛病(我想她应该也照顾过什么人,但应该不是希尔)。护卫的工作自然不用说,那是长期锻炼而来的本事,屠杀过后的清晨,一丝腥味都闻不到。

希尔相当信任她,甚过往后所有代替他来照顾我的人,可能还甚过我。我猜他们认识很久了,而且她还是希尔的长辈——那种信任,是基于一种尊敬的。

还有那些为了夺回王位而做的缜密部署,那其中应该有很大一部分她的功劳。

某个睡不着的晚上,我躲在书房门口偷听(或许并不成功)房里研究着王宫地图的两人的谈话。希尔刚回来不久,带着些许惫态指着地图跟身边套着不怎么合身的女仆制服的她解释着什么。

“这边不行。”她指着地图上的一点说,“旁边有炮塔,巡逻路线也到这边。”

“这边呢?”希尔指着地图的另一边。

“也不行。”她摇摇头,“怕是又要另寻出路了。”

两人商量了一会儿,似乎又找到了一个新的方法。她对魔族的了解很多甚至我都没有察觉到,而她就凭着这样的了解,可以制定出非常可怕的计划来。

而希尔同时也察觉到了她这点,赞叹地说了那么几句。她听罢只是笑笑:

“仇恨驱使罢了。因为魔族,我离开了家,离开了我最重要的两个人。”

 

仇恨。

 

希尔看着地图,一言不发。而门外的我亦是如此。她恨的魔族,包括我和希尔(尽管在认识我之前的、她认识的那个希尔还不是)。

“那你为什么要帮我和露……?”希尔露出有些难过的神情这样说着,抬头望向她。她看起来很平静,然而又像是被一层淡淡的忧愁笼罩:

“我不是艾丽希斯……至少我做不到像她那样。我想……露会是个好的君王,而你会好好辅佐她。”

 

“我相信你……相信你们。”

她看着希尔,这样说道。

 

 

她相信我们——所以我能回到这个王位之上,坐在这空荡荡的图书馆里,寻找她的过去。

 

 

 

 

指向她更远的、遇到希尔之前的过去,仅有和她名字一样简短的她的姓氏。在我的记忆里,之前这个词只出现在那个已经被我丢上刑架的小魔女克里斯的供词里。很多年前小魔女还在搜刮艾尔的时候,在月之艾尔的所在地、帕尔曼那个小小的村庄里,她带走了一个名为“阿炼•韩”的少年,把他变为魔族,并灭掉了他的家族。

我处死克里斯的时候,改了名的“阿炼•韩”早已死在了和人类的战争之中,他的尸体被希尔找到,并带回了帕尔曼,葬在他先祖的墓旁。

 

几百年光阴,她就这么孤独地修缮着父辈的坟塚,然后继续孤独地向前。

 

希尔从帕尔曼回来之后,对我这样讲。

 

我处死了所有参与那件事的魔族,很多都已经死在了战争中,大概是被她亲手报了仇。她参与的那场大战,有关她的记载也只剩下战争后期她作为暗杀者的那段了。至于她如何参军、又如何离开,都不得而知了。

唯一可以确证的,是她那异于普通人类的寿命,无疑是在战争中拥有的——可能,还是她离开军队的原因。

 

 

九尾,又称九尾白狐,是个很危险的神祗——是个恶魔。

 

正是这样的恶魔,伴随着艾拉•韩度过了漫长的岁月,甚至是在我身边的时候,我都丝毫没有察觉——何等强大,而又同等地危险。她会不会像那个死去的魔族君王的继任者一般——披上铠甲的那一刻,当即就被诅咒拥有漫长的生命,同时还有永久的痛苦——随即迫不得已,而离开军队呢?

如果是她的话,一定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吧。

我看着古籍上的插图:盘踞着天空的白狐舞动着九条尾巴,睥睨着它面前弱小而惊慌的人类。另一面是源于上古封印妖狐的传说,白衣黑发的女子张开双臂挡在白狐面前,脚下是遍地的尸体和破损的武器,显得是那么悲壮。

 

而艾拉•韩,仅是孑然一身,孤身一人。



我用力合上书,把这本厚重的古籍推到一边。呼叫铃又响了起来,然后是图书馆的大门被推开而发出的沉闷的响声,然后我远远地望见了从大门外泄露进来的细碎的星光。

我站在原地等了一会儿,就看见希尔从面前的书架后面转了出来。

 

 

“露?”

“……希尔。”

“嗯?”

“给我讲讲艾拉的故事吧。”

 

 

 

 

命运多舛的少女的故事,还要追溯到那最根本的不幸——

 

 

 

 

本章END


评论(4)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