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がゃっこう。
安静挖坑,安静作死。
头像pid=53214216_5

【无间双龙】一期一会

无cp,纯捏他,等打脸。 


他收了伞,站在铺着一层细雪的台阶上,头顶的红色塑料棚照得他红光满面。他看着刚才还趴在桌子上打哈欠的老板娘噌地站起,回过头来的同时还捋了捋了围裙。


“欢迎……” 


老板娘怔怔地看着他的脸,而他无动于衷,把伞往门前的伞架上面挂,径直往空荡荡的室内走去。


“还是不欢迎我吗?老板娘。”


段野龙哉笑着推了推眼镜,找了张靠料理台的椅子拉开就一屁股往上面坐。 


老板娘慢吞吞地挪进料理台,仍然一言不发地盯着慢条斯理的段野龙哉。她留着着干净利落的三七分短发,围裙下面看起来是居家款式的衣服。她盯着对面坐着的人,盯着那双躲在价值不菲的眼镜后面摸不清底细的眼睛。 


“我还想你会不会一拳打过来。”段野龙哉摘下眼镜,扯了张纸巾擦拭,光滑的镜面上映出老板娘把手伸向菜刀的身影。


“我说笑的。”他笑着,一脸真诚。


“路口杂货店的老板娘说你一个人就追着小偷跑了三条街,不减当年啊。”他见老板娘没有倒茶的意思,兀自拿了料理台边的茶杯茶壶自己来,“说了很多呢,说你一个人过来这边开店啊,自己一个人很辛苦之类的……还说你年纪不小了该嫁人了这样的话。”


“……话唠路线?很烦啊。”老板娘拿过茶壶,往里面加开水。


“准确地说,毒舌路线。”段野龙哉摩挲着茶杯,“郁夫跟你讲的吧?”


老板娘举着热水壶的手顿了顿,想说什么,终究该是放下热水壶,把茶壶放到他面前。


短暂的沉默之下,他环顾四周,发现这家店比从外面看起来还大很多,除了摆放整齐的桌椅以外,还有一排排书架,摆着一些书店清仓的书的样子。


“说起来,”他笑了笑,“那个好心的阿姨还告诉我这里有很多吃的。我从札幌那边过来,午饭都没吃呢。做点什么果腹呗,还是说让我把门口的棉花糖吃了?好甜的……”


“你想吃什么?”老板娘不耐烦地打断了他,“蛋包饭?”


“嗯,蛋包饭。”他仍然笑着,却不知道在看什么地方。


蛋包饭的香气很快就弥漫在店里,老板娘用力地摇了摇快要见底的番茄酱瓶,然后打开盖子往蛋包饭中间挤了很宽的一坨。


“啊,郁夫式挤法。”段野龙哉接过蛋包饭,“这样子味道很魔性的啊。”


“吃吧你。”老板娘瞪了他一眼把番茄酱瓶摔在他身边。


他嘴上在嫌弃,却从番茄酱处开始吃。一勺下去基本上是满口的番茄酱,然后才是蛋皮和炒饭。


“……魔性。”他一边嚼着饭里面的香菇,一边如此评价,“都这么做吗?客人会跑光的吧?”


“给你特别优惠。”老板娘擦拭着煎锅,面无表情。


段野龙哉挑眉,继续一勺一勺地吃,脸上甚至没有任何不悦的情绪。


“郁夫现在怎么样。”


像是饭桌上随口说出的家常话一般,段野龙哉一边吃着饭,一边以平淡的口气说着。


老板娘擦着盛用料的碗,说:“你怎么不自己去看。”


“我死了啊。”他抬头看了老板娘一眼,很快又低下头专注于蛋包饭。


“你死那么久了,就不去看一下吗?”老板娘瞪他,“你刚死的时候,龙崎每天都阿龙这儿阿龙那儿。现在偶尔还会提到你。”


“你倒是没有陪在他身边。”段野龙哉说着,“是他不爱你还是你不爱他?”


“他不爱我。”老板娘手中的器皿擦得锃亮,“我不能爱他。”


“为什么不能?你就这样躲得远远的,在这个偏僻的地方当老板娘?”说罢他拿过放在一旁的番茄酱又挤了一团。


老板娘一言不发,把手中的器皿放回橱柜,拿了抹布来擦料理台。


段野龙哉也没有继续说下去,吃着的蛋包饭没剩几口了。


“龙崎的话,现在是一署的,据蝶野先生说属于那种并不是十分重要的职务。”老板娘看着段野龙哉放下勺子,这样说道。


“那个人的事被翻出来了,郁夫还能混成这样,不错的样子。”


“龙崎……是受害者啊。”老板娘接过他递来的盘子,“蝶野先生和橘小姐很照顾他,也不至于惹来什么事。”


“是吗。”他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嘴,“还有什么吃的吗?棉花糖以外的。”


“鲷鱼烧,大福有一点。”老板娘洗着盘子,“龙崎现在还是一个人住,似乎……不打算结婚了。”


“喔。鲷鱼烧来一份。”


“你知道了龙崎的现状是为了什么?”老板娘拧上水龙头,“你会去看他吗?还是说你只是问着玩?”


“有去看他的必要吗?”段野龙哉从口袋里摸出烟盒,“我该去看他的时候没去,现在他应该把我的事情淡忘得差不多了。”


“不见,才是最好。”他取了一支烟夹在指间,没有点火。


老板娘看了看他,又低头看了看映在盘子上那个模糊的自己——眼前这个人孰生孰死,或许都是没那么重要的事情了。十年前那件事因幕后黑手和眼前这个人的双双死亡而落下帷幕之时,可能他早就想到了今时今日。


只是自己还在某些地方过意不去。


“鲷鱼烧。”老板娘把热气腾腾的纸袋递给站在窗口外的段野龙哉,“一共是……”


“钱放桌子上了。”段野龙哉打断她,接过鲷鱼烧,冲她笑了笑,“再见了,老板娘。”


老板娘看着他撑伞而去,黑衣黑伞很快就消失在视线的尽头。她熄了火,踱到料理台前,桌上放着一张崭新的野口英世,压在见底的茶杯下面。


段野龙哉怎么活下来的,亦或是他现在在做什么,她没问,也不会去问。


暖气充足的小店,空荡荡地只剩下老板娘一个人。她拿起桌上的番茄酱瓶,老样子已经是用完的了。她随手往垃圾桶里一丢,想着这会不会只是一场梦。


她想,她不会再见到段野龙哉了。




END



注:


札幌:日本北部城市,北海道省会【南方人可能写出bug求指正_(:3」∠)_


野口英世:也就是1000円,折合人民币50块左右的样子……【会不会便宜了




官方再打我一次!【滚


评论(6)
热度(12)